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核血機心在線閱讀 - 第二章 地下車間的男孩

第二章 地下車間的男孩

        機場地下室的一間機車維修車間。

        十來個沒有仿真皮膚的金屬智能機器人,正沉默地操作著幾臺造型夸張的大型精密機床,它們在維修或者改裝著操作臺上的華麗機車。

        角落里有一個區域顯得有些凌亂,一個山羊胡子的白小老頭,穿著一身白凈的長褂,一只手上把玩著自己的圓形單鏡,騎坐在一個懸浮的代步機器上頗為有興致的看著地上坐著的一個年輕人。

        這孩子十二三歲的樣子,留著讓人忍俊不禁的老式中分頭,梢如同狗啃過一般缺缺歪歪的,明顯是自己剪的,一臉的油污的工作服夾雜著不停滴落的汗水。

        從臉上汗水流過的地方看得出皮膚還是十分的白凈和稚嫩的。

        此時這孩子正坐在地上,右手套著一個機械操作臂、左手快的為操作臂換裝著頂端處各種工具,偶爾站起跑到旁邊翻找一些需要的零件,那里散落著兩輛被撞毀的車輛殘肢,還被他拆得七零八落的,不過這個孩子的眼瞳很是奇怪,他看事物的時候,仿佛眼瞳會顫動一樣,轉動的度快得似乎有些夸張了。

        看起來他這會兒似乎是在組裝著一個略顯復雜和……丑陋的半自動機械操作臂,不過,看情形,他所想安裝的機械臂和他面前投射的一個機械臂影像真的是大相徑庭、相差甚遠。

        年輕人的表情略顯猙獰,嘴還反復咕噥著什么,時不時能聽見一些關于某些祖先的代名詞,混雜著各國的語言的粗話。

        他叫侯飛,是個四歲時走失的男孩。

        不可思議的是:竟然是走失在這間安保十分嚴密的操作車間里的,從攝像頭看是從樓上的汽車改裝客戶接待中心走下來的,并且還分別在兩個門禁處正確輸入了不同的七位數門禁密碼。

        事后確認了,確實是碰巧輸入的。因為馬上讓他重新去摁密碼都是錯誤的。

        山羊胡子老頭曾經在人口大數據系統里邊沒有找到相對的dna記錄。

        沒有身份識別!

        從他小時候的只言片語中,感覺他應該有個父親,不過很長時間沒在一起生活了,他母親應該是一個生活型智能機器人。因為走失后為了找媽媽他也哭鬧過一陣,直到后來看見山羊胡子老頭起居室里的智能保姆機器人時,他就興奮的抱著叫它媽媽,這種機器人是統一外貌的,因此推斷他口中的媽媽曾經也是一個同款的智能生活型機器人而已。

        侯飛走失后沒有任何人或者地方布過尋人啟事、告示。而且,這里不比市區里,有警局、收養中心、孤兒院。

        在這個區域,只要把這種落單的孩子往街上一放,不出兩天就會在陰暗的后街垃圾堆里翻到他殘破的尸體。

        也許因為他嘴巴甜,一直管山羊胡子老頭叫爺爺,后來,也不知老頭到底出于什么原因,當時只是升級了門禁系統,在查看了有沒有相關尋人啟事等事宜以后,竟然就把孩子留在自己身邊了,也沒有告知任何人。

        這個區域當然沒有學校一類的東西,所以,別的小孩開始上初級教育學校的時候他就騎在各種改裝車間的智能操作機器人脖子上開始成為這里的非法童工了。

        現在侯飛十四歲了,比看起來大了一兩歲。從小到大,根據他身份權限,能自由進出的最遠的地方就是旁邊的俱樂部餐廳廚房了,當然在老頭特許的情況下還能進入餐廳隔壁的搏擊俱樂部大廳。

        他所認知的世界,也就這樣大一塊區域了。

        他能用的電腦,甚至是不能訪問公開網絡的,唯一幾部電影還是幾十年前的老古董了。

        之所以他能說很多國家的語言,這還得感謝隔壁的廚房,那里的廚子們來自各個國家,而且大多性格孤僻,除了跟這個半大孩子能多交流幾句,還真的沒地兒說話的,誠然,這些大廚大多有著不可告人的歷史的。

        這會兒侯飛正在限時完成一個作業:用兩部毀壞的賽車,拼裝一個中型機械臂,然后再用這個機械臂盡量多的拆解、維修、兩部報廢賽車的零件,最后將這些零件全部放到廢品回收系統評估價值。

        如果價值大于原價值兩倍,就可以獲得75華幣零用錢,可以達到餐廳旁地下搏擊俱樂部的最低消費標準了:一杯白水!

        然后就可以看一場拳賽了。

        他沒有會員標識和顧客標識,甚至沒有身份識別號,它在這里的身份識別系統是從一臺智能維修機器人身上拔下來掛在脖子上的,一旦走出酒吧門口,就會被防暴機器人高壓電擊暈并且帶回車間的,這個,他十歲時就親自感受過很多回了。

        山羊胡子老頭叫胡月,這里的人都叫他月老。

        月老在這里工作了很多很多年了,是個怪咖,除了跟侯飛以及樓上的客戶經理說話以外,幾乎不和這里的任何人交談。

        他所有的助手、操作員都是昂貴的工業級智能機器人,除了偶爾去搏擊俱樂部喝幾杯,幾乎也從不離開這個改裝修理城車間。

        “叮”侯飛身旁投影計時器的時間到了。

        侯飛有些煩躁的扔下手里的中型機械臂,拿起對講機,招呼幾個機器搬運車把身邊的一堆零件、廢鐵都搬上操作臺,有些不情愿的看著老頭:“老頭,評估吧。”

        月老臉上掛著一絲笑意,驅使著代步器來到機床旁邊,打開掃描儀讓廢品回收系統評估這些亂七八糟的一大堆東西。結果是原來廢鐵價值的1.5倍。

        侯飛哀嚎一聲:“爺爺,上周末還是四個小時啊,這周末怎么就變成三個半小時了啊,如果我把磁浮平衡儀修復了,起碼能是這堆廢鐵的五倍啊!這周可是泰虎巴迪潘和東哥的決賽啊,求求你行行好……”

        月老不屑的瞥了侯飛一眼:“給你說過多少遍了,那些打斗對你好好修車沒有任何意義,話說,之前讓你把那些舉牌兔女郎的影片給我拍回來,你上周全拍歪了。所以扣罰你半小時,嘿嘿,看來你是去不了了”

        說完手一揮,大堆的廢品就被一個運輸機送了出去。

        侯飛哭喪著臉,嘟囔著:法克,爺爺,我現在已經比你還高了,你要的那些偷拍角度,我沒法再像小時候那么容易完成了啊,上個月牙差點被打掉啊。”

        正抱怨間,操作臺上又運回來一輛紅色的后翼懸浮跑車。

        月老指了指這輛跑車:“吶,別說不給你機會,客戶要求增加離子液壓噴射7個量,資料庫里邊沒有這個改裝程序,今晚就要,我沒時間編寫這個改裝程序,你如果完成了呢,就獎勵你2oo華幣,完不成呢,下周都不用想去看了。”

        說完一轉身,徑直去了工作室。嘴里還碎碎的念叨:“小屁孩,長得高不得了啊,進步真特么慢……要是我年輕的時候動手,三個小時的成果就比你現在高得多了,不不不,肯定兩個半小時就……”

        侯飛撇著嘴,拉著掃描器,開始仔細的掃描檢查這輛新到的跑車了。

        賽車為了比賽時獲得更大摩擦力,便于彎道操作,一般很少有汽車會像普通磁浮車一樣全磁浮化,而是僅僅后半部懸浮,前半部依然使用特質的輪胎。

        而在直線行駛的時候為了極大的增,會使用氮氣注入動機或者使用更先進的肼燃料噴射推動。

        不過最奢華的還是使用液體離子噴射,但加裝液體離子噴射是十分的危險,這樣初太大,對汽車結構和駕駛員的身體保護要求十分高,極易出現意外。

        檢查完車況的侯飛罵罵咧咧的:“你特么不要命是吧,哼,七個量,我勒個去,數據庫里最大也就五個量的極限安裝啊,而且是安裝在鈦鋼車架的啊,你特么一個保時捷7x,這種車架加裝離子噴射,還七個量!這會瞬間解體的啊……”

        雖然碎碎念,但是為了晚上能看一場比賽的75華幣,依舊坐在操作臺旁苦苦冥思。

        這要是被車主知道,他在支付了一百四十萬定金以后,他的愛車正在被一個十四歲的孩子為了2oo華幣努力思考如何裝配,一定會立即和樓上吹得天花亂墜的經理玩兒命的。

        兩個小時過去了,原本雖然不算夸張但絕對華麗的一輛車已經被拆成了一大片,剛弄完,侯飛通過系統訂購的新的大堆設備就已經被傳送到車間了。

        又是三個小時過去,通過幾臺輔助機器人及侯飛傳花蝴蝶一般的忙碌,汽車又被重新組裝好了。

        從外形看,賽車和之前完全沒有任何區別,但侯飛卻顯得有些得意,不過他已經餓得兩眼冒金星,正抱著一大塊高熱量食物在猛啃。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