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核血機心在線閱讀 - 第十九章 同學會

第十九章 同學會

        第二天午飯后,三個人收拾停當,就離開了宿舍,出校門不遠,米陽居然跑到地下停車場開了一輛嶄新的磁浮車出來,這可讓候斐陳丸兩人激動了好久。

        法律規定十六歲后可以考取駕照,但在大學進修的學生真沒幾個開車的。

        米陽將車小心的并入磁浮導軌車道后,打開自動巡航模式,又十分嘚瑟的將這輛豐田“激進2125款”黑色轎跑仔細給兩人介紹了一番,這輛車是他通過“特殊關系”考取駕照后,用自己從小到大壓歲錢買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嘚瑟,可滬城大學嚴禁所有在校學生駕駛磁浮車,這規定讓米陽郁悶了整整一學期,這會兒是準備去同學會顯擺的。

        陳丸從小生活條件優渥,但即便父母沒舍得購買這么炫的磁浮車啊,一時間兩眼全是小星星,不停的摸這摸那,問東問西,終于還是暴露了他未成年的心性。

        相比陳丸的激動,候斐就顯得好很多了,他對這車這種“簡易駕駛艙”、花里胡哨的儀表盤、華麗舒適的座艙感覺十分新奇,不過在了解到最高時和瞬時加等一系列數據后就顯得有些興趣索然了,他內心的評價就是“馬屎皮面光”。

        不過這些數據卻讓陳丸都快抽搐了,在車里一直大呼小叫……“什么!我的媽!最高時36o!?”“我的天!百公里加3秒9!!!?”

        磁浮車是在一個非常豪華的購物中心停下來的,候斐和陳丸都是一臉驚訝:“我靠,你們同學會在這里的餐廳,真夠奢侈的!”米陽嘚瑟的哈哈笑了一下:“哈哈,奢侈個屁啊,我們同學很多都是所謂富豪家庭的,他們不會選這種地方的,我是來這里買禮服的,順便你們也買兩套吧,人靠衣裝,懂不,看你兩這校服,那些人見了,你的優雅就是裝逼,你的堅持就是頑固、你的操守就是迂腐、你的風流就是放浪形骸、你的樸素就是老土、你的豪爽就是打腫臉充胖子了!”

        兩人聽這大套理論,都似懂非懂的點點頭,一臉嚴肅的看著米陽那胖胖的臉。

        米陽笑罵一句:“靠,老子這是真胖!”陳丸和候斐又都苦著臉,一個說沒帶那么多錢,一個說沒錢!米陽又嘚瑟的摸出一張卡:“嘿嘿,這是我媽的購物卡,我先幫你們刷了,以后你們有錢再還我!”

        陳丸立即眉開眼笑,候斐卻是一臉嚴肅的:“要還的話,還是算了吧。我有幾套校服就夠了。”

        米陽苦著臉:“哎,算了算了,當我送你的新年禮物了。”說話間,幾人已經走進了一個裝修十分豪華的男士正裝店。這店里人很少,不過米陽一行人一進門,就有一個穿著燕尾服的中年人迎了上來:“喲,小米總今天來了啊!里邊請,今天想買什么?您先去選購屏那邊看款式吧?”米陽隨意的點點頭,指著候斐兩人:“嗯,除了我還要給我兩個朋友選兩套禮服,隨意點就好,不要太正式了。”

        “燕尾服”非常有禮貌的把三人帶到一個沙座上,用一個小儀器掃描了一下三個人身體,就讓三人坐好,然后把一個電腦屏搬過來,讓三人選,三個人每選一套衣服,電腦屏幕里就出現三個人穿著衣服的樣子,但凡有比較喜歡的,那個人就會去找周圍的衣柜出那件衣服,讓幾個人看面料、感覺觸感,后來三個人選好了包括鞋子在內的衣服又付費以后,那個穿禮服的人就讓米陽三個人一個小時以后來取。

        三個人無聊的又出去逛了會兒,走到一個型設計會所的時候,候斐被兩個人硬托進去,在造型設計師的苦口婆心下,候斐終于還是被摁在了理機里邊,當再次把那個大鼓一樣的機器收上去的時候,卻是讓人耳目一新,現在候斐的型是把兩鬢的頭推平,整個頭上的頭向后梳過去,就是一個十分常見的子彈莫西干,但卻讓兩個即便是熟悉他的同學也是感覺眼前一亮:這貨長得原來是很帥的。

        候斐雖然也覺得很好看,自己帥氣了不少,但是如果不是因為頭上有定型水,他還是會堅持把頭撥弄下來弄個中分的。

        又是兩個小時以后,三個人西裝革履的來到了一個郊區會所。

        會所由一大片中式建筑群構成,這種低矮的庭院建筑,這在滬城區的西郊可算寸地尺金的地方,本身就是一種極盡的奢侈了,更何況這雕梁龍盤、仙女蝶衣的梁頂彩繪;古紅而莊嚴的紅墻;金耀奪目的金色琉璃瓦。讓人錯覺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幾百年前的皇家庭院。

        最然人咋舌的是,自打跨進這露天的庭院,竟然感受不到一絲的寒冬凌冽,到處都是春意盎然的融暖,那庭院中白橋下的水塘里竟然還綻放著夏末的荷花,幾個身著古代朱袍粱冠的侍者正在為一群鮮衣華服的年輕人準備著各式點心酒水。

        幾個年輕人看見米陽一行人來了,連忙跑來熱情的打著招呼,米陽也是拉著候斐、陳丸兩人落座,認識了一些熟絡的同學。

        十六七歲的男孩,最是尷尬,大多都是唇上一撮絨毛、身形略顯單薄的年紀、即便是禮服包裹、也一眼就能看出言談舉止間的稚嫩,反觀女孩子,卻是大多“鄰家有女初長成”的亭亭玉立,正是一個女人最美麗年齡的開始,所以大多女孩子在這情竇初開的年齡都會到大學里去尋找比自己大幾歲的學長開始一分青澀的愛情,而男孩子只好努力鍛煉身體,以便過幾年再去搶學弟們的菜。

        能在十七歲身材和候斐一樣厚實有力的年輕人是鳳毛麟角的,畢竟候斐從小生活規律得和機器人差不多了,吃的又是隔壁廚子們的特別小灶,各國稀奇古怪的山珍海味,即便比之米陽這樣的家庭也有過之而無不及,加之各種修理機車的行為其實都是強度極大的體力活,所以現在候斐這一米七五的身高和較為壯實的身材站在胖胖的米陽和顯得單薄稚嫩的陳丸當中,就顯得十分惹眼了。

        不時有些穿花蝴蝶的女生接著各種借口過來認識和聊天。現在的學校,除了一些比如軍事院校一類的特殊學校、很多都不再強迫學生一定到校學習了,所謂一個班級,在很多時候都有學生只是通過網絡學習,只是在最終升學考試的時候可能會出現,所以雖然在中計學院同學四年,很多同學彼此并不認識,所以畢業后,才會有些有心之人會召集那些家庭比較好或者大學比較好的學生每年聚會,以求在將來進入社會以后有更好的人脈關系,又或顯擺自己目前的成就。

        特別是米陽曾經所在的這種貴族學校,這種同學會更是盛行。不過因此也沒有誰在意候斐和陳丸的加入。畢竟這種聚會的目的,本來就是熟絡人脈的。

        米陽在中級學院的時期,屬于那種經常被人瞧不起的差生,現在居然能在頂級的滬城大學上學,自然很享受那種轉變的感覺。

        米陽這會兒大大咧咧的把車鑰匙放在桌前,十分嘚瑟的享受著同學們那種轉變很多的問候。不過他其實最在意的是今天的聚會起者徐靜瞳,這可是他們當時的女神一般的人物。

        這會兒幾個和徐靜瞳要好的女孩子過來問詢候斐的名字的時候,米陽刻意把自己型又整理了一番,插嘴道:“嘿嘿,張佳、劉玉倩,嘿嘿,你們好,哦,這個是我好朋友,也是我同學候斐,嘿嘿,那個……那個……徐靜瞳咋還沒來呢?”

        名叫張佳的女孩子正在問候斐要聯系方式,聽見米陽打斷,有些沒好氣的道:“哎呀,米陽,不要以為去了滬大就可以讓我們徐靜瞳看得上了,別人現在可是京城區聯邦影視學院的預備明星了,別人喜歡成熟的男人,你個小屁孩兒就別想了,別人現在有男朋友了,聽說還是很有錢的男朋友,今晚的所有費用都是別人男朋友出的呢。這種地方的會員卡可不是你個小屁孩兒能有的。”

        旁邊第一次被女孩子要聯系方式的候斐又是臉紅又想幫兄弟辯解的道:“嘿嘿……嘿嘿……張……佳,你聽我說,我們米陽也很有錢的,而且那個身體……也是經過那個什么進化改造過的呢!”

        一聽此言,明顯周圍幾個同學都更加炙熱的看著米陽:“真的嗎?”:“哇!米陽,你這么有錢啊!”也有幾個穿著明顯很考究的男孩子也過來,多摸摸西摸摸:“喂,可以啊,米胖子,做了哪一級的基因進化改造工程?我做了甲等三級的,你呢?”

        米陽聽說徐靜瞳已經有男朋友的時候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默默的只是點了點頭:“哦,我做的甲等一級的。”說完就不再言語,而同學們的目光也就理所當然的投向了剛才那個甲等三級的同學。

        陳丸候斐都看出米陽有些失落,給他倒了一杯紅酒過來,三個人一飲而盡,候斐:“米陽,別這樣啊,我們學校美女也很多啊,不要吊死在一棵樹上不是?”陳丸也是一番安慰。可胖子米陽忽然一下子站了起來:“有錢是吧?”又招呼過來旁邊一個服務員:“你,去把你們王經理叫過來,就說我米陽在這里。”旁邊一撥同學也就當米陽有些喝多了,紛紛又過來勸慰。

        不一會兒,一個穿著西裝、滿臉堆笑的中年人就過來了,看見米陽正在生悶氣:“喲,你看,米少爺,好久不見,今天有空光臨我們金荷坊啊,給哥說說,有什么不滿意的地方嗎?”米陽斜瞥一眼這個中年人,大聲的說道:“哼,今天,這里的所有開銷,記我賬上。誰他媽也不許搶!”

        中年人的臉上顯出一絲為難,又十分為難:“這……已經……您……這樣不好吧?”米陽黑著一張臉:“誰他媽面子也不給,就記我賬上,聽見沒有?”那個叫王經理的中年人見這小胖子就要飆,立即點頭哈腰的賠笑:“行,您說了算!”然后就退開了。

        一時間,聽見米陽說話的一群同學都是鼓掌稱贊,大聲吆喝米陽的豪爽。米陽正準備表幾句感言的時候,門外走進來兩個女生,一個穿著紅色的露背晚禮裙,巧笑嫣然,在她身邊的是一個穿著白色旗袍、肩批粉色裘皮裹肩的一個十分漂亮的女孩子,婀娜多姿,如出水芙蓉一般,只是稍許淡妝就已經感覺是這里最美麗最惹眼的女神了,特別是那隱約可見的修長的美腿和胸前那過早育的傲人竹筍,這哪是一般同齡人可以抵御的。

        米陽這會兒也不管候斐兩人了,急忙起身上去迎接,那憨呆的模樣讓候斐陳丸一看就明白,這個穿旗袍的女孩子就是米陽心中的女神徐靜瞳了。

        徐靜瞳并沒有怎么搭理米陽,只是跟著另外一個女孩子款款走到眾人面前,一一打著招呼,猶如女主人一般對各地能趕回來的同學噓寒問暖。

        米陽終于還是忍不住,找到一個機會插嘴道:“嘿嘿,徐靜瞳,我也是這里的鉆石會員哦,這里的單,我包了,嘿嘿,嘿嘿,就當是今晚的見面禮了……”

        徐靜瞳輕輕皺眉,看了一眼米陽,低聲道:“米胖子,你就別想了,我已經有男朋友了,而且我男朋友是這里的股東之一,你能大得過他?哼,以后不要再每天給我消息,我怕我男朋友看見了誤會,知道了嗎?”

        米陽心中最后的那一絲希望也煙消云散,如被雷劈,木然的轉身坐在候斐兩個人身旁,一杯接一杯的開始灌自己紅酒。

        最終來參加同學會的同學大約有二十多個,分坐了聯排的兩桌。

        米陽有些醉意,有些失落。也就沒有坐倒徐靜瞳的那張主桌。陪著候斐和陳丸在另外一桌坐下。

        這桌大多是以往比較不起眼的一些同學,理所當然的就對能“考上”滬大的米陽尊敬得多,礙于幾年同學的情面,米陽也沒有一直沉默不語,依然偶爾和在桌的同學干上一杯。

        候斐和陳丸并不懂這種初戀和失戀的感覺,但依舊能明白米陽這會兒很難受,沒怎么喝酒,只是默默的陪著,特別是候斐,使了很大勁才忍住不去吃那些桌上的菜肴,這對于半年來大多數時間在吃包子稀飯的他來說,就算最大的兄弟情義了。

        酒過三巡,米陽聽見背后一桌來了人,也沒去理會,只是陪著陳丸有一杯沒一杯的喝著。

        候斐向后打量了一眼,看見來的是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人,油光滿面,腆著肚腩,一身名貴的西服似乎都不能收殮起他那一身富貴肉。我靠,這年齡看起來都可以當在座的伯父了,不禁心里邊有些鄙視。本想轉過身給米陽調笑幾句,還沒開口,就聽背后一桌開始一起站著敬酒了,十分熱鬧。

        不一會兒候斐就瞟見那個叫徐靜瞳的女孩子牽著那個中年人的手有意無意間站在了米陽身后,臉有得色:“各位同學,半年不見,很想念大家。”又指著身旁的中年男子:“這是我男朋友,大家就叫他東哥吧!他可是這里的股東,大家有啥事就找他吧,大家同學,甭客氣。”說完又故意提高些音量:“今晚的所有消費都算我親愛的頭上,大家隨便吃……”

        話沒說完,米陽帶著酒勁,一股無名怒火沖上頭,刷的一下站起身來,猛然轉身就像破口大罵,整個亭坊一下子靜了下來,有想看好戲的,也有被嚇到的。不過米陽只罵了一句“我x你……”也就定住了:“爸?!!!!!”

        :“噗……”那中年人也是一口酒噴了米陽一頭一臉。居然就這么轉身奪門而出了……

        一場本是熱鬧的同學會,也就這么尷尬的收場了,本來準備的什么游戲、唱歌也都不了了之。

        陳丸叫了一輛出租車也就回家了。只有候斐駕著不知道是裝醉還是真醉的米陽,像拖尸體一樣帶回了寢室。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