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核血機心在線閱讀 - 第二十三章 訓練營 1

第二十三章 訓練營 1

        轉眼就到了開學的時間,二月十一日,星期一,開學的第一天,候斐等每個班級的前三名就被通知去銀輝教學樓做一個測評。

        候斐、陳丸、張俊被分在了不同的組,分別被帶到一間教室,沒人告訴他們原因和理由,就被要求一個一個的到一個小房間去做什么測評。

        候斐是這個組最后被叫到的人,進入房間后,房間不大,和他的臥室差不多,里邊有站著一男一女兩個像老師一樣的人,房間中間還放著一駕像模擬駕駛艙一樣的東西。

        候斐被要求斜躺在這個儀器的中間,然后在頭部、胸部、手上都戴上很多繁瑣的帶子,然后一個老師端著一個電腦屏做記錄,另一個老師翻看一些資料文件,說是要進行一些心理測試,要求如實回答一系列問題,然后就問了候斐很多莫名其妙的問題,諸如:

        “是否是自由共和國的公民?”

        “是否愿意加入聯邦軍隊就職?”

        甚至會問:“是否覺得銀輝教學樓很丑、有沒有女朋友、心目中的偶像”等一系列完全沒有頭緒沒有關聯的問題,最后也沒有什么評語,就直接讓候斐從房間另一個門出去了。

        丈二和尚般的候斐也是問了苗子立才知道,原來是武研專業在招收新生前的測謊測試,是防止一些別有用心的人混進武研。

        得知是武研專業的測謊測試,而不是心理測試,候斐頓時頭大,因為之前的測試里,有一個問題他撒謊了,就是關于是否曾經在未被允許的情況下進入機甲學院十樓模擬操控室,他的回答當然是否定的。可侯斐能騙過測謊儀嗎?

        果然,沒多一會兒,單鏡里就收到一條消息,“請立即到機甲學院七樓7o7院長辦公室”。

        候斐期期艾艾的磨蹭了很久,最終還是極不情愿的敲響了7o7院長辦公室的大門。

        門打開了,候斐進去以后,看見辦公室里邊只有兩個人:一個是齊若舉院長正襟危坐在他寬大的銀色辦公桌后,一個是一頭銀的胖老頭隨意的坐在一個沙上。

        嚴肅……

        侯斐有些做賊心虛的向齊院長點點頭,努力裝出一副茫然的樣子。

        齊院長:“候斐,機甲2125級11班,對嗎?”

        候斐繼續點點頭。

        :“你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錯嗎?”

        候斐繼續努力裝作一臉無辜,茫然的搖頭。

        齊院長臉色更加嚴厲:“你覺得“6戰”5型的單兵輕型機甲好用還是6海“宋”級中型軍用機甲好用?”

        候斐一聽就知道,終于該來的還是來了。低下頭:“我……”

        齊院長:“我問你“6戰”5型的單兵輕型機甲好用還是6海“宋”級中型軍用機甲好用?”

        候斐只好順口答:“當然是中型軍用機甲好用。我錯了……對不起”

        齊院長嘿嘿的冷笑了一下:“嘿嘿,對不起?大一新生就敢冒用他人身份識別,進入涉密教室,我還是頭一回見識,你,知道后果嗎?”

        候斐抬起頭:“我……”

        齊院長拿起一份辦公桌面上的文件,繼續道:“這個是關于你的退學通告。”

        候斐一下子腿肚子都嚇得軟了,連忙道:“齊院長,我錯了,我以后不會了……給個機會吧?”

        齊院長語氣依然嚴肅:“那你告訴我,是誰給你的身份識別,這么大的安全事故,總要開除一個人吧?”

        候斐愣住了,這半年,其實他最熟悉的,生活學習里給他幫助最大的人就是苗子立了,他更清楚,苗子立有多么在乎這個學習機會,苗子立是承受了多么大的期望壓力在這里努力學習的。

        長長呼了一口氣:“是……我自己趁別人不注意,復制的,沒……沒誰給我。”他說這句話的時候聲音都是越來越小。說完也就知道,自己可能是沒法再留在學校學習了。

        正在沉默的時候,那個一直不做聲的銀老者站起身,到候斐身旁,拍了拍候斐的肩膀:“嘿,年輕人,不錯,不錯,很不錯……”說完對齊院長笑了笑:“你們繼續,我先走了。”轉身便出了門。

        過了良久,候斐見沒有下文,緩緩抬起頭看了看齊院長,只見他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剛才那位是李廷空校長,他說有個朋友幫你爭取了一個機會,你想聽聽嗎?”

        候斐聽見還有可能是死緩,連忙點頭,哪里管的上誰是李校長誰又是李校長的朋友了。

        齊院長放下手中文件,

        :“我們上學期就查到是你違規去了模擬訓練室,于是我們又仔細查了下你的家庭情況,

        “嘿嘿,有趣啊,家庭關系乎想象的簡單嘛,簡單得連你腦袋差點被打碎了都沒有任何家里人能聯系的上,鑒于你的情況,我們專門向軍方申請調查了你的歷來和家庭背景,也做了些跟蹤測試。

        :“一直到你贏了佘山的那場賽車以后,我們才確認你應該是清白的,如果當時那個自稱是自由共和國的人叫你停下來了,你的麻煩可不是一般的大!

        :“現在我也不管你是黑泥俱樂部里邊哪個廚子的私生子還是養子,李校長和我打了一個賭,只要你不出賣苗子立,我就同意給你這個機會。”

        候斐又是驚出了一身汗,原來,供出苗子立才是真的完了。忙不迭的問:“是不……不用開除了嗎?”

        齊若舉搖搖頭:“開除通告已經了,是肯定開除了,不過鑒于你這半年的表現,我們給你一個機會,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

        候斐:“啊?開……開除……了還有什么機會?”

        齊若舉:“想必苗子立也給你說了武研專業的事情了,我們每年從大一新生里邊挑選十二個學生可以到武研專業學習。不過,他不知道的是其實每年這十二個人里邊有最優秀的三個人有機會直接被聯邦軍錄用,會被派送去參加一個特殊的集訓考核,而今年我們的三個人選里邊有一個是比較特殊的情況,所以多了一個預選名額。如果通過考核,這個人會以交換生的身份到另外一所大學去上學,并且畢業以后,聽說軍方會特許給予基因進化改造的機會。”

        說完頓了頓:“嗯,這可比市面上可以買到的那些基因改造進化工程高級得多哦!你想去試試嗎?”

        候斐反而冷靜了下來,想了一會兒:“那,要是我不能通過考核呢?”

        齊院長聳聳肩:“不能通過,其它人的話就回來繼續上課,你嘛,嘿嘿,就真的被開除了。”說完又拿出一份文件:“這是一份保密協議,如果你愿意接受考核,那么就簽了吧?”

        候斐仔細想了一會兒,最后上前拿過那份保密協議,也沒怎么仔細看,就簽署了自己的名字,心想,反正就是死馬當活馬醫嘛,萬一還有得到基因進化的機會那不是賺了?簽完字又繼續問:“那,一般通過考核的機會有多大?”

        齊院長笑了笑,接過簽署好的保密協議,笑了笑:“嘿,這個協議呢,大概內容就是如果你泄露了任何關于本次考核的內容的話,聯邦最高法院會以叛國罪判處終身監禁以上處罰的,你沒問題嗎?”

        候斐點點頭,心想,自己本就有很多秘密了,多一個不多,繼續追問:“我有多大機會通過考核?”

        齊院長:“嗯……反正要很努力了,我只能告訴你參加這個考核的人不只你一個,也不止我們學校的幾個學生,具體通過率我也不知道,不過,以我們學校的經驗而言,一般幾年會有一個學生通過考核。”

        候斐頓感無言,你特么要開除就明說嘛!幾年才一個!。

        候斐回到宿舍,簡單的跟剛熟悉的一群同學加朋友簡單告了別,不想陳丸和米陽竟然都紅了眼睛,特別是米陽,甚至給家里人打了電話,讓他父親幫忙說情。不過結果當然是沒有意義的。候斐背著自己僅有的一個包袱,微笑的勸慰了眾人很久,并保證會經常聯系后,跟著早就等在門外的一個聯邦軍官走了。

        候斐坐上了一個全封閉的面包車,那個穿著聯邦軍服的人給了候斐一副新的單鏡,沒收了候斐包括項鏈在內的所有私人物品和單鏡,甚至讓候斐換上了一套沒有肩章的軍服,還在脖子上帶了一個金屬圈,金屬圈被那個軍人啟動了以后,候斐從眼睛的余光可以感覺到自己的外貌出現了變化,甚至說話的聲音都變了。

        經過兩次轉車,還搭乘了一個球形的飛行器,候斐來到了一個島嶼上,下了飛行器,候斐看見身后是一片一望無垠的藍色……海,這應該是海吧?那么大!

        不過腳下并不是他最近在視訊上看見過的那種白細的沙灘,而是有些黑硬的礁石,夾雜著黑色的粗砂,離海岸一兩百米起竟然全部是深色的堅硬水泥構筑的寬闊路面。

        再遠處就是蔥翠的樹林,綿延起伏一直延綿到遠處的一座高山,憑著自己感覺,他所處位置應該是一座很大的海島。

        四下張望,他身邊不遠處還有一些和他一樣茫然四顧的人,遠處還不停有圓形的飛行器6續往島上趕來。因為單鏡里一直顯示著“原地靜默等待”的提示,所以并沒有任何人走近了相互詢問,只是靜靜的站在原地等待。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