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核血機心在線閱讀 - 第二十九章 俘虜

第二十九章 俘虜

        人,從一個男孩子蛻化成一個男人,總要經歷很多才會有了自己的性格、個性以及人生觀。

        小時候的性格就像是一個沒有棱角的橡皮泥一樣,只有經歷了風霜洗禮、遇到了正確的人的諄諄教導,通過自己的思索琢磨,這塊橡皮泥就會漸漸有了棱角,塑型,打磨。

        然后或許變就成了一個光耀大地的瑰寶也或許變成一坨臭的爛泥。

        第二個月的考核內容除了第一個月的強化體能以外,最主要的訓練內容就是反測謊和心理素質考核了。

        之前的一個月,其實候斐就已經開始反感這門課程了,因為會注射很多“吐真藥”,這種藥物的主要功能其實就是讓人在無意識狀態下說出真話。比如:“東莨菪堿”、“替-馬-西-泮”和“巴比妥”類藥物,如:硫噴妥鈉、靜胺敏這些藥物,這種對抗這種藥物的唯一辦法就是讓身體產生相應的抗體。

        候斐大腦明顯比一般人更加敏感,所以對這類藥物的反應更加強烈,之后還會有很多身體的不適,比如惡心、嗜睡等反應。

        不過候斐也現了,或許是他之前注射一些稀釋的阿爾法能量劑身體開始變強一些,又或者是注射了很多增加抗性的藥劑,他慢慢開始對這些藥物的抵抗能力也隨之增加,最近一段時間他是看明白了,訓練營里的那五六個一二班之前經過基因進化改造的學員明顯就對這個吐真藥沒多大反應。

        特別是那個女的,每次課程結束后根本沒什么反應,像個沒事兒人一樣直接就走掉了。

        這種藥物對身體的傷害也是明顯的,除了麻木和惡心以外,每次過量注射都會讓人覺得就像大病一場一樣。

        果然,有四個覺得獲獎無望又愛惜自己身體的學員在開課第二天就商量好一起去敲響了恥辱鐘,不過更多的學員還是留了下來,因為他們都很清楚的記得雷鳴教官的話,即便是不能取得前三的獎勵,在通過考核以后也有很大的驚喜,大家都相信這種驚喜至少也應該不低于前三獎勵的吧?

        測謊藥劑課的內容還包括配置、區別和使用測謊藥劑。雖然這門課程候斐成績并不理想,特別是藥劑使用抗性上,幾乎就是墊底的成績,但是候斐并不氣餒,因為這門考核除了藥劑以外還有反測謊和心里素質,反測謊就是使用一切辦法讓人相信自己說的是真話,而心里素質就是不管在什么場景、場合下不會怯場。

        這方面候斐可是強項,不僅是因為他大腦反應快,最重要的是候斐從小的生活環境造成的,開玩笑,見慣了各種賽車場激烈的候斐可是每天都會潛入隔壁廚房偷食的,在和隔壁“紅胡子”大叔不熟悉的時候,偷食期間來了人的話,要么必須保持鎮靜通過謊話掩飾自己的行為,要么就必須躲在角落,連心跳呼吸都必須保持穩定,不然一旦被抓住的話,那往往就不是胖揍一頓那么簡單了。

        什么被拎到酒吧百般羞辱、被人栓著小丁丁掛在廚房里這些都是家常便飯了。

        候斐也總結過,撒謊要成功必須保證三個要素

        :第一,臉皮厚。

        第二,不要怕。

        最重要的就是,先成功欺騙自己!候斐在這方面可是身經百戰了,如今學習了一些反測謊理論知識,更是如虎添翼了。

        比如:撒謊的時候一定不要眼珠子向右撇,一定要盯著對方的眼睛,不要過于強調“我”或者一些事情!

        要保證自己的面部肌肉自然,對于反復提問時出現的錯誤被人指出后一定不要慍怒等等……大家也經常看一些政治家的講話,觀看一些撒謊高手的表演,現在候斐即便是說聯邦總統是自己爸爸,也會十分真誠了。

        同時,候斐也學會絕對不相信任何政治家說的話了。

        經過特訓以后,訓練營真的是處處充滿了謊言,學員們就像專業演員一樣戲弄著彼此,不過最經典的是居然有一個學員被糊弄得去敲響了恥辱鐘,等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被押送上了飛行器了。

        聯邦至從進入智能機械化時代以后,科技的展度就已經到達一個令人咋舌的地步,特別是軍事化科技。

        這不,主持反測謊課程的教官就宣布今天的反測謊課程引進了一批新的藥物測試設備:一個個大的金屬蘑菇一樣的設備展示在36個學員面前。看起來十分的酷,蘑菇有一張床那么大,蘑菇展開后是一個能包裹人體的金屬外套,按照教官指示所有學員要進入蘑菇,穿戴好設備進行最后一次抗測謊藥物注射和身體修復,候斐也按照指示穿戴好盔甲一樣的設備。

        躺在蘑菇里邊,蘑菇合上,里邊一片漆黑,聽見耳機里邊傳來教官的指示:“核對設備……核對完畢,保持放松,注射將通過脊髓注射和身體皮膚連接……準備完成,注射時間25分鐘,請各位學員保持身體穩定,數據接收,藥物準備完成,注射開始……

        候斐只感覺皮膚上傳來一陣麻癢,就像電流一樣,緊接著頸椎位置傳來一股劇痛,感覺脊椎里邊被插入了一根很大的針管。

        茲……

        接著感暗的蘑菇里邊想起了更大的電流聲。

        幾分鐘沉寂以后只聽見教官傳來一陣慌亂的指示:“所有學員脫離設備,快!隱蔽逃匿!……草泥馬這不是演習……快……”

        緊接著聽見了一聲轟鳴,震得耳膜幾乎聽不見聲音,然后傳來幾個陌生的聲音:“作訓室清理完畢,安全!”

        ……又是遠處一陣轟鳴聲……幾分鐘后,候斐的蘑菇設備被打開了,候斐起身,只見周圍一片煙塵,原本的封閉式教室被炸了一個很大的窟窿,作訓教官和另外兩個士兵模樣的人躺在地上,背上幾個窟窿,身下已經是一片血污。

        教室透著強烈陽光的大洞有些刺眼,門口站了幾個身穿單兵外骨骼裝甲的士兵,可是樣式和軍服都不是聯邦制式軍服,透過窟窿還能看見幾個巨型的機甲在訓練營地里巡邏,一個穿著高級軍官制服的人伴隨著“奇奇咔咔”的外骨骼機甲聲音跨過窟窿走進教室。

        門口兩個全幅武裝的戰士立正敬禮

        :“報告少校,敵人作訓教室清理完畢,俘獲受訓學員36人,請指示!”

        少校點點頭:“這些就是亞太聯邦魚雷訓練營受訓的這屆質子學員了嗎?”

        旁邊一個士兵:“根據情報所示,是的,請指示!”

        那名少校軍官點點頭,望向候斐等一眾學員

        :“諸位,我是自由共和國特遣師第三營營長,李和少校,各位請脫掉設備,隊列。我的時間不多,各位有什么疑問嗎?”

        候斐身后一個大個頭學員哈哈大笑:“哈哈哈哈,這個就是你們的考核嗎?我已經看穿了,真是老橋段啊!!”

        話還沒說完,就聽見“砰”的一聲巨響,候斐甚至沒有看見這個李少校怎么拔槍的,只感覺到身后耳朵上沾了一些熱乎乎的東西。

        候斐順著李少校黑洞洞正在冒煙的槍管看向身后,只見剛才說話的那個學員以及這個學員之后的另外一個學員的腦袋和肩膀都被轟碎了,腦漿鮮血灑了一地,一些還沾在他的耳朵上了,看見那直挺挺倒下的尸體還在蠕動,血漿伴隨著破碎的眼珠子從脖子上泊泊的流出來。

        候斐感覺胃里邊一陣蠕動,“哇”的一聲就吐了出來,旁邊不少學員都哇的一聲吐了出來,甚至有嚇哭的。

        不過候斐身旁的一個學員就是那個魯智深一樣的女漢子78o3o呼的一聲從蘑菇里直接撲了出去:“草你……”

        :“砰”!

        那個媽字還沒罵出口,候斐就看見3o的腦袋被凌空轟碎了,子彈力量之大,帶著尸體飛退一段后還將教室的天花板轟了一個洞,碎屑掉落下來砸在3o還在顫動的尸體上,迅和血肉混成了一片泥漿……

        候斐又是哇的一聲吐了出來

        感覺眼睛都快掉出去了,嘴巴里全是酸水。

        他以及所有學員都明白過來,這真不是演習,也不是測試,是真的!因為測試不可能擊殺學員的。

        李少校繼續陰測測的笑了笑:“再說一次,這不是演習,請各位列隊,我時間不多!”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