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核血機心在線閱讀 - 第七十章 沖冠一怒

第七十章 沖冠一怒

        候飛在平復了半天以后憋出這么一句話來,馬科一邊將桌面上一個押注的投影電腦點開,一邊十分熱情的介紹著各種賠率。

        聽見候飛這樣說,只是撇撇嘴,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哎呀,兄弟啊,那邊是高級會員才能去的地方,不要說我們過去了,就算是只蒼蠅都沒可能。”

        :“看這邊,嘿,劉珉勝的賠率是一賠一點三,科蒙多的賠率是一賠一點七,除此以外,還有賭第幾分鐘勝,是否有人骨折,嘿嘿,還有掉幾顆牙,這些小概率賭注,雖然賠率高得離譜,但是我們也不要碰了,不穩妥,我建議……”

        候飛根本就沒聽見去馬科的說辭,問道:“這家綠寶石的老板是什么來頭啊?”

        馬科訝然的看著候飛:“大哥,不會吧?你連“鐵頭齊棟才”都沒聽過?齊爺可是曾經拳壇地下霸主,在這簋瑰街可是一號人物,聽說他小舅子就是我們自由城的議員之一!”

        候飛轉頭道:“議員么?呵呵,現在都軍事管理了,議員……”

        馬科見候飛不以為然的樣子,連忙道:“哎,別人家保鏢沒有一百也有八十的,大哥,聽說齊爺的貼身保鏢里還有波塞冬退役的人呢!你就別想著上去了!”

        候飛點點頭,不再言語,只是又將目光移到了宋月雪伊那邊,剛好看見宋月雪伊眼神迷離的將一支粉紅色的東西貼在自己雪白的脖頸上,仿佛是在注射似的。

        馬科連忙湊過來道:“嘿,兄弟,那就是幻天堂,當下最嗨的****,嘖嘖嘖,那么大一支,得多少錢啊……哎。”

        候飛皺眉道:“毒品?”

        馬科:“哎,多俗氣啊,還毒品毒品的,說得真是外行。嘿嘿,不過,一會兒會有好戲看哦?快,快看看,我建議買劉珉贏,這家伙可是……”

        候飛沒有理會馬科的言語,一直盯著那個叫齊二少的人和宋月雪伊,只見宋月雪伊在注射了幻天堂以后,臉上出現了癡癡呆呆的笑容,竟然將桌上的一杯酒水都打翻了,另一只手還主動的去攬齊二少的脖子。

        不過他旁邊的齊二少并沒有什么不軌的動作,甚至還將宋月雪伊的手慢慢放回去,又將一旁的一條絨毯搭在了宋月雪伊身上,只是嘴上露出了一絲冷笑。

        候飛不知道宋月雪伊為什么會這樣,心里邊依舊在想:

        應該是什么特別的任務吧?

        我們都經歷過幻藥、麻醉類藥物抗敏訓練的,嗯,宋月雪伊應該是清醒的,嗯!那種劑量,應該是沒問題的。

        候飛已經有些心亂如麻了,對于這個昔日的同學、戰友,他真不希望看見她真的這樣墮落了。

        又過了一會兒,伴隨著馬科介紹拳手的語變快,今晚的兩位拳手也進場亮相了,在兩名選手分別亮相以后,被一臺懸浮機送進了懸浮在場中的那個巨大鐵籠里。

        主持人的聲音也是高亢激動起來:“各位,我們的鐵血戰士劉珉和怪獸科蒙多,究竟誰能獲勝呢?下注的時間還剩最后三分鐘!不要猶豫,和我們一起沐浴鮮血,一起瘋狂吧!!”

        候飛身旁的馬科也是指著桌面上的投注選項,大聲的朝候飛叫到:“快!大哥!授權啊!!買劉珉勝,快啊!!”

        候飛不耐其煩的將自己的貢獻分授權輸入了,正待馬科準備押注三千積分劉珉最終獲勝的時候。

        啪……

        候飛一掌打在選項欄目上,酒水灑了一地,只聽嗶嗶的一聲響聲,選項變成了一分鐘劉珉勝,押注三千積分,賠率一比一百二!

        馬科一把將即將暴走的候飛拉住,指著屏幕連忙道:“大哥,這……你……這……不管我的事哦!”

        眾人紛紛朝候飛這邊看過來,連包間里的齊二少都察覺了這邊的動靜,向候飛這邊看過來,他見候飛臉紅脖子粗的模樣,鄙夷的嗤笑了一下,便轉身坐了回去。

        原來,這氣得渾身抖的候飛,剛才看見,那兩個魁梧得有些畸形的選手在面向包間行禮的時候,齊二少將自己包間的玻璃罩子打開了,對著兩個選手比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然后指著一旁已經神志不清的宋月雪伊,用嘴型對兩個拳手道:誰殺死對方,今晚,這個女人就是誰的!

        所以候飛一怒之下拍在了顯示器上,出現了錯誤的下注選擇一幕。

        馬科在弄明白原因以后,幾乎是將自己整個身體吊在了候飛身上:“大哥,別,別啊,別激動,那只是說著玩兒的,別激動!”

        齊二少在十二歲那年,被一個想勒索他父親的拳手綁架了。

        他帶到一間密室囚禁了一周。

        各種令人指的虐待、毒打以及令人難以啟齒的行為,讓這個曾經陽還算光的少年,最終淪為了一個嗜血變態的人。

        不過隨著他**的嗜好被越來越多的人知道以后,這幾年已經很少能夠找到如同宋月雪伊這樣的完美獵物了。

        他已經觀察宋月雪伊很久了,甚至最近幾天幾乎是鞍前馬后的伺候著。

        這個女孩除了仿佛有用不完的錢以外,竟然沒有任何家里人在自由城,想來應該是個繼承了龐大家產的二代,家里人可能早已經不在了,那兩個礙手礙腳的保鏢昨天也被自己廢掉了。

        現在,這個有著驚人容貌的美女對于他來說,已經是一只栓好了放在餐桌上的羔羊一般了,自己是有多久沒有遇到這樣的女人了?

        虐殺那些仿生的機器人,早已不能滿足自己內心那種摧殘血腥的**了,看著一旁已經只知道傻笑迷惘的宋月雪伊,那吹彈可破的肌膚,那幾近完美的修長**……

        齊二少不禁更加激動了,最重要的是,最近幾天的觀察,他可以肯定,這個女人竟然還是個處女!

        想到等會兒就可以觀賞這樣完美女人被摧殘和折磨的樣子,想到鮮血流過那如玉勝雪的皮膚,齊二少就激動得渾身顫抖,特別的是剛才樓下還有一個也很激動憤怒的少年,那種兩眼噴火的激憤,更是能激起齊二少內心的**。

        包間的隔離罩已經被他剛才打開,一聲清脆的鈴響,表示比賽已經開始了,場內那撕心裂肺的狂吼和嗜血的狂呼,仿佛也引爆了他內心最陰暗的興奮點一樣。

        齊二少站起身,微瞇雙眼,享受著這種感覺,抬手又拿出一只高濃度的幻天堂,終于開始暴露出陰狠的表情,嘴里喃喃道:“嘿嘿嘿,就讓你在至高點化為殷紅吧……哈哈哈哈……”

        邊笑邊將這只毒品又注入了宋月雪伊蝤蠐一般的粉頸之中。

        他斜眼看向剛才大廳角落里那個激動的少年,果然,那個年輕人又打翻了身旁其它桌上的酒水,那憤怒的眼神,他是如此的熟悉,不過穿著這樣廉價著裝,站在那樣一個角落的少年,除了憤怒,還能對他做什么呢?

        看見他被身旁幾個人拽住,眼睛都已經充血的模樣,齊二少很是享受,他喜歡這種無能為力的憤怒眼神。

        不過,他覺得還不夠,他又將有些抽搐的宋月雪伊一把摟在懷里,對著候飛獰笑,然后一只手就這樣緩緩的從她的腿上向裙子里邊摸去。

        大廳里很多人都看見了這一幕,不禁也是口哨連連,淫笑和****的聲響甚至過了對擂臺上的歡呼。

        齊二少只覺興奮得大腦都開始充血了,一把將宋月雪伊身上的紫色長裙掀起,其實他本來是想將裙子一把撕裂的,可惜裙子的材質太好,竟然沒有撕破,只是將裙子揚了起來,即便如此,他也聽見了大廳里驚呼聲一片……

        怎么是驚呼聲呢?不應該是淫笑聲嗎?

        當揚起的裙擺落下的時候,他聽見身旁的桌子砰的一聲倒了。

        抬眼一看,在這個離地十米高的私人包間里,離他兩米不到的位置,竟然多了一個人,這個人正是剛才還站在大廳里的那個少年,只不過,這會兒他的眼珠子已經血紅一片了,高階“進化者”!

        這個可怕的念頭只讓齊二少如墜冰窟,正想轉身呼喊門外的保鏢時,感覺手里一輕,然后雙腿間就傳來一股噬骨裂心的劇痛,耳里出來一聲令人牙酸的骨碎之音,頓時撞在墻上暈死過去。

        只不過這個骨碎的聲音并不是齊二少身上傳來的,而是囚籠擂臺里科蒙多頭骨碎裂的聲音。

        整個俱樂部里這時除了馬科一個人在放聲大笑以外,所有人的呆住了,他們看見一個年輕人一下子蹦了三四米高,踩著一根鐵鏈又跑到了擂臺的頂部,再從頂部狠狠的躍進了一個包間里,那度閃電一般還沒什么。

        最精彩的是,囚籠擂臺里只有科蒙多看見了這個年輕人的動作,正一呆的時候,拳手劉珉一腳踩斷了對方的膝蓋……

        這個影響比賽的人正是候飛,在兩秒的沉靜以后,整個俱樂部炸開了,有買了科蒙多贏鬧著取消押注的,有買了劉珉勝歡呼雀躍的,還有大聲呼叫安保人員的,候飛卻是一秒都沒停留,往齊二少胯下踢了一腳以后,直接拎了宋月雪伊就往俱樂部大門沖去。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