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核血機心在線閱讀 - 第七十一章 伊伊的秘密

第七十一章 伊伊的秘密

        在砸翻幾個趕來的安保人員以后,候飛終于是沖了出去,只留下身后馬科的急呼:“喂!分錢!!!”

        從簋瑰街到候飛的家距離并不遠。

        候飛這時看著斜躺在沙上的宋月雪伊愣神,自己仿佛忽然變厲害了很多?

        剛才生了什么?

        自己怎么做到的???怎么一下子可以跳那么高?

        剛才的度是怎么回事?昏迷了三天,怎么力量度變大了那么多?

        不過沙上宋月雪伊抽搐式的呢喃,很快打斷了候飛的思緒:“嗯……我不是假的!呵呵呵呵……我不是……!嗯……操……你大爺!!啊哈哈哈哈”

        聽見宋月雪伊有些瘋癲的咒罵啼笑,候飛自內心深處的可憐和同情這個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女孩子,最終還是將兜里的一支阿爾法能量液注射給了她。

        這種給予肌體大量活力能量的液體,至少對于這類精神類毒品,的確也是十分好的緩解劑了。

        不多時,宋月雪伊呆滯的眼神就逐漸變得清明起來。

        她揉了揉似乎還在疼的太陽穴。

        終于緩緩坐直了身體,宋月雪伊蹙眉掃視了一下四周。

        最終望向候飛,看了半晌,似乎有些疑惑的道:

        “你……是誰?我在哪里?”

        候飛見對方不認識自己,反而有些開心起來:

        “哦?你不認識我?你不是宋月雪伊?”

        那女孩的眼瞳又渙散了一陣,過了很久才仿佛想起什么,自嘲的笑了笑:“呵呵,對啊,我是宋月雪伊……雪伊……”

        然后似乎又想起什么,忽然抬頭看著候飛:

        “候……飛?我回滬城了嗎?”

        候飛嘆了口氣,果然,她的確是宋月雪伊,不答反問道:

        “哎,你還記得我啊,你怎么……”

        宋月雪伊神色又是一黯,抬頭對候飛慘然的笑了一下:

        “呵呵,死之前,能見到一個記憶里的熟人,也是不錯呢,有……水嗎?”

        候飛邊拿過一杯早準備好的溫水,表情有些詫異:

        “死之前?你怎么了?能告訴我嗎?”

        宋月雪伊一口將杯里的水喝完,毫無形象的用手將嘴抹了一把:

        “哈,看來我還在自由城啊,原來你不是來抓我的人啊?”

        長長了嘆了口氣,又搖了搖頭:

        “我記憶有些亂了,呵呵……

        :“我不是索菲亞公主嗎?

        :“我應該是精靈公主吧?我的父王呢?哈哈哈哈!”

        一陣摸不著頭腦的自言自語后,宋月雪伊竟然嗚嗚的哭了……

        看著宋月雪伊又哭又笑的樣子,候飛心里邊也是一陣莫名其妙的難過,只覺很是同情。

        他也知道,這應該是宋月雪伊使用了很多“虛擬記憶”以后的后遺癥。

        他今天在簋瑰街也有看見過這種玩意兒,就是通過一套完全欺騙感官神經的設備給予人一段虛擬的記憶,而且這段記憶可以無比真實:

        你可以妻妾成群;也可以君臨天下。

        在那短短的幾個小時里,你可以成為任何你想成為的人,可以做到任何你想做到的事情。

        唯一的后遺癥就是:記憶混淆。

        大腦會因為過多過亂的記憶而生混亂,甚至有人分不清哪一段記憶才是真實的,甚至因此瘋掉。

        這種設備和東西是全世界都禁止的,但在黑市卻是趨之若鶩的好東西,只不過,記憶模擬越真實,感官模擬想要越到位,那價格也是越夸張的。

        在一段很長時間的沉默以后,宋月雪伊終于還是完全清醒過來了,妖冶的妝容這時也因為淚水有些亂七八糟,不過她并沒有察覺,低著頭,又嘆了口氣:

        “我……其實不是宋月雪伊,我……是她的一個克隆復制罷了,我的壽命可能只有四五年,也許是十幾二十年,呵呵,我的記憶也只是模擬的,所以我知道你……

        :“啊?!”

        候飛的確是嚇了一跳,真個結果太過匪夷所思了,克隆復制人?咋沒聽過呢?

        只聽伊伊繼續自言自語一般說道:“我都知道了……她都告訴我了……因為其基因的進化端混亂以及端粒酶活性降低,所以壽命一般都很短。

        :“目前最長的克隆人也就活了二十幾年罷了。”

        宋月雪伊又凝視了一會兒自己修長白嫩的手臂,自嘲的笑了笑:“不過,我可是一個進化者,這樣完美的基因排序,或許能多活幾年也不一定呢?反正我還有很多錢啊!”

        候飛問道:“這是……怎么回事啊?”

        宋月雪伊又問了候飛一句:“我們還在自由城嗎?”

        候飛點點頭,宋月雪伊仿佛開心了一些:“呵呵,候飛同學,看來,我們真還不是第一次見面了,78o29,是你吧?”

        候飛很是震驚,這姑娘的確是聰明得有些可怕了,竟然僅憑一個地點,就能推斷這樣多事情出來!的確,真正的候飛不可能來到自由城,如果能到這里,只可能是質子!如果她已猜到自己是質子……

        只見宋月雪伊毫無顧忌的反手將裙子背后的拉鏈拉開,露出玉脂一般背上兩個月牙形的傷痕:“這個紀念品,是你的杰作吧?!”

        候飛頓時臉紅起來,有些不好意思道:“啊……這……啊,對不起!宋月雪伊同學!”

        女孩起身將衣服弄好,忽然從墻上的鏡子里看見了自己已經花得一塌糊涂的妝容。

        “啊……”

        一聲尖叫,宋月雪伊就像個沒頭蒼蠅一樣,開始在房間里打轉,最后竟然是沖到了廚房,啪的一聲關上了門,留下候飛一個人在客廳里長大了嘴,沒弄明白生了什么。

        不一會兒,還有些頭濕漉漉的宋月雪伊從新回到客廳,恢復了他清新靚麗的素顏容貌。

        她撇撇嘴:“切,你家可真夠寒磣的,還有啊,別再叫我宋月雪伊了,我不喜歡,你就叫我……伊伊吧!”

        候飛點點頭,宋月雪伊重新大馬金刀的坐回沙,這口氣、動作卻沒有一絲宋月雪伊那種大家閨秀的樣子,伊伊看了一臉詫異的候飛一眼:“我就是我,我不是她!!!”

        說到這里又多了一分傷感。她想起眼前這個傻小子可能真是自己唯一的朋友了,緩緩道:“哎,告訴你也沒什么,如果不是她讓人帶給我了一段消息,我至今可能還以為我就是真正的宋月雪伊呢。”

        說到這里,去下手上的單鏡腕帶,拋給了候飛:“你看看就明白了。”

        候飛結果腕帶,選擇了程序里唯一一段視頻播放,視屏里正是宋月雪伊,那嬌俏溫柔的樣子,兩眼有些紅,似乎是哭過一場,她對著視頻,依然是微微一頷:

        “對不起,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他們克隆復制了我,將另一個自己送到了自由共和國那邊代替我完成使命。

        :“這是一個陰謀!他們會讓我父親成為RIo的集團總裁,然后再將你刺殺掉,為的是徹底決裂RIo和自由共和國的關系!”

        :“嗚嗚嗚嗚……你……一定要小心啊,千萬不要回來!千萬不要聯系我們,你一定要躲好!!不然,你會有危險的!”

        候飛看了視頻以后,皺眉道:“宋月……伊伊,你怎么確定你是克隆復制人呢?萬一……視頻里那個女孩子才是克隆人呢?”

        伊伊慘然的搖搖頭:“我身上所有以前小時候不小心留下的疤痕都不見了,而且,我……我……哎,如果我是真的宋……父親是不會把我送過來的!”

        :“那天結束考核以后,我就被送過來了,呵呵,我是被迫來到這里的,來了以后就再也聯系不上家里人了……”

        候飛插嘴道:“但是,克隆人可以克隆大腦記憶嗎?我看書上說的只能從胚胎克隆啊!十幾年的生長期呢!完全不合邏輯啊!而且,作為質子的我,派過來的目的是保護你的!怎么可能是刺殺你呢?”

        伊伊有些哀傷的看了候飛一眼:“我查過,我這種情況,屬于鏡像復制,準確的說,我叫復制人。

        :“而且,四五個月以前,聯邦在自由城的大多數質子和諜報人員都被捕了。

        說到這里,伊伊表情變得有些冰冷:“我也被帶到了警局,招供的人承認是來暗殺我的,而且,他們給了我電話讓我聯系我父親,那天,我父……他的聲音好冷,他說,對不起,我女兒不是你,你搞錯了!我給母親打電話,她一聽我聲音就掛了……哎,我也看開了,誰在乎呢?!嘿!”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