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核血機心在線閱讀 - 第七十四章 警局

第七十四章 警局

        年輕人道:“是的,博士,他現在十八歲,數據顯示,目前正常,沒有出現腦枯萎、腦癱等任何情況。在培植計劃終止以后,候選者四號被派到亞太聯邦執行任務了,他的孩子也跟他一起過去了……”

        說著,年輕人自己也有些疑惑:

        “在候選者四號犧牲以后,這個孩子就失蹤了……我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時候回到自由城的,這個身份信息還是昨天研究員在重新比對數據庫信息時偶然現的,在我們確定無誤以后,立即就來……”

        康斯但丁諾皺眉思考了一會兒,沉聲道:

        “立即聯系自由城,將他送過來……不,他的身份還需要進一步確認。”

        說道這里又仔細看了看候飛的信息資料,詫異道:“怎么會分配到工兵?他能力很差嗎?”

        年輕研究員聳聳肩:“他的能力并不突出,不過他對機械、槍械使用的能力很高,所以被分配成了工兵兵種。”

        聽見候飛并沒有什么突出的表現,康斯但丁諾也有些失望,嘆了口氣:“哎,消耗了那么多資源,浪費了那么多時間培養的候選者后代,唯一一個正常的,還是因為基因退化了嗎?”

        說到這里,搖搖頭:“還是跟國防部相關人員聯系一下,把這個孩子調配到高級戰斗兵種去吧,嗯,調配到王浩所在的那支部隊,畢竟是我們自己培養出來的人,知道怎么去掘潛力,通知王浩,進一步確認這孩子的能力水平和身份。

        說完又交代了一句:“將候選四號的備用**細胞提取出來,激活它,用中央智能進行窮舉法演算!我要看他的下一代**數據所有可能性。”

        :“我們需要九十個小時激活。”

        康斯但丁諾有些興奮:“好好好,很好,如果這孩子真的是候選四號的后代,那么將是個奇跡!!讓王浩在這期間確認他的身份,立即去!”

        :“是,博士!”

        ……

        候飛是被右手傳來的一股刺痛弄醒的。

        醒來一看,自己正被束縛在一張金屬操作臺上。

        一個穿著厚重防暴護甲的人,拿著一個切割器在切割他右手上的那個黑色腕帶,旁邊還有幾個穿著特警防暴護甲的人在一旁監視,那股刺痛正是切割的火花引起的。

        見到候飛醒來,那人停下手里的動作,對背后兩個警察搖搖頭:“不行,我們的設備切不下來。”

        一個特警上前幾步,看著候飛:“告訴我,你的姓名,年齡,職業。”

        候飛只感覺身體一股無力的虛弱,想了半天,沙啞著嗓子想說幾句什么,但是卻只能出赫赫的聲音。

        那個特警看了一眼手上的資料,說道:“候飛,18歲,自由共和國,波塞冬,第三師,獨立工兵連,上士,對嗎?”

        隨手又將一個有著液體的管子放到候飛的嘴里:“是水,喝點。”

        候飛猛嘬了幾口,心思也活絡起來,想起自己是怎么暈倒的。

        不過看了下四周,確定自己并不是被齊軒囚禁的,這些制服,周圍的設備的標識都顯示——自己的的確確是在警局里!

        正想問話,就聽那個特警繼續問道:“你為什么殺死那十個人?目的是什么?”

        候飛一驚,“殺死”?

        他茫然的搖了搖頭,聲音依舊有些沙啞的問:“我……是在哪里?我沒有殺人!”

        那個警察的面罩里出一聲不屑的嗤笑:“哼,你是不是想說你失憶了?”

        邊說邊將一個視頻播放出來。

        只見候飛蜷縮的躺在一個街道上,身旁橫七八豎的躺著幾個人,遠處站著那個包頭巾的黑人和齊軒。

        這正是候飛暈倒時的畫面。

        只見那個黑人轉頭向正在狂笑的齊軒說了句什么,地上一個核桃大的東西竟然自動飛回了那個黑人的手里。

        “二級進化者!?”候飛心里一跳。

        可正當那個黑人接近候飛的時候,只見候飛從猛地上彈了起來,眼睛雖然睜開,但是明顯有些無神。

        “唰”……“噗”“噗”“噗”……

        候飛手腕上突射出了些什么東西,天女散花一樣射到周圍。

        包括齊軒在內的所有人身上散出一陣血霧,然后就軟倒在地上。

        地面的那些身體也一陣抽搐后,那些東西又退回了候飛半舉的手腕上,正是那條黑色的腕帶!!!

        這一切,只是生在候飛從地面彈起的那一剎那!!!

        候飛落地后,又朝黑人那邊走了幾步,踢了踢黑人的身體,然后就一直站在那里……仿佛又失神了一般。大約幾分鐘以后,候飛再次仰面倒了下去。

        候飛看到這里時,已經是震驚的無以復加了,他自己對于再次彈起來的那段記憶是完全空白的,他甚至懷疑這個視頻是對方制作的了。

        候飛呆呆的看著手腕上纖細的黑色手鐲。

        這是咋回事兒?

        這玩意兒還可以射出去?!?

        這會兒那個特警似乎在追問候飛什么問題,可候飛這會兒哪還有心思管他。

        “砰”!!!

        審訊室的門被人一腳踢開了,只見蒜頭鼻已經氣得紅的張遇寶,帶著幾個穿著軍裝的老人近乎蠻橫的闖了進來。

        見到候飛被五花大綁在操作臺上,身旁還擺放著一堆駭人的切割工具,張遇寶飛起就是一腿將正面的一個特警踢飛,其它幾個人也沖了上來,仿佛是護犢的獅子一般,將警察們砸翻在地。

        地上一個特警大喊道:“這是警察局!你們要造反嗎?!”

        張遇寶抬腿就是一腳踢在那人頭盔上,出“咚”的一聲悶響。

        張遇寶也不理會是否踢出啥問題沒,沖到候飛身旁,邊手忙腳亂的解開束縛帶,邊問道:“小子,還好吧?他們沒對你做什么吧?”

        候飛又是驚喜又是感動,可惜嗓子還是很嘶啞,只是咿咿哦哦的點頭,就在地上另一個特警拼命想拔槍的時候,門外傳來一個氣喘吁吁的聲音:

        “都……都……住手!!哎,自……自己人!!哎呀,長,你快讓你的人住手啊……”

        隨著聲音,一個大腹便便的高級警監出現了,他又是著急又是討饒的拉著慢條斯理走過來的李忠恕,李忠恕詢問的看了眼張遇寶,見張遇寶點了點頭后,才有些抱歉的笑了笑:“嘿,你看,李局長,這么晚了還麻煩您親自跑一趟,真是抱歉了!”

        原來,這個大腹便便的高級警司,正是自由城三層的東區警察局長。

        他本來正抱著小秘親親我我的,忽然接到了總警務司司長的電話,要他立即前往某處警察分局配合一個叫李忠恕的波塞冬軍官辦事。

        還好他立即火趕到了。

        這位警司剛到門口,就看見四臺重型工程機甲、兩門沖擊炮正在警察局門口架設裝配!!!

        一看這陣勢,那是要夷平這所警局啊!

        忙不迭的上前交涉,才知道這個警局抓了一個他們部隊的人!

        以往這種部隊與警局的糾紛也有生過,一般也都得講個理啊!

        可眼前這伙人,甚至把趕來的幾個波塞冬憲兵弄到旁邊罰站去了……

        這是什么來頭?

        看這群人的年齡,難不成是總司令部的哪個長被他們逮捕了不成?

        最后才知道,竟然只是一個上士!!!

        而且還是一個當街襲殺了十個人的歹徒!!

        ……按照正常程序,如果是刑事案件,警察是有權逮捕正在犯罪的現役軍人的,可這群拎了他直接沖進警局的人——怎么看都不像是要講理,要按正規程序辦事的人。

        而且,現在也是軍管政府了……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