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核血機心在線閱讀 - 第七十五章 特種機甲營

第七十五章 特種機甲營

        最終這個胖胖的李局長賠了千萬個不是,說干了嘴,才好不容易讓這群悍匪一樣的人帶著那個年輕上士離開。

        被一群老人圍著噓寒問暖的候飛,這時也是有些感動的。

        他沒想過自己有如此的受到重視。

        看著身旁那些久未啟動過的機甲都有些步履蹣跚,竟然眼睛都有些濕了。

        這種惡性殺人事件,如果生在亞太聯邦,候飛很清楚,那可是一件大得過天的大事件了!肯定是司法刑事訴訟,逮捕,審判,最終還要被拉回軍事法庭再次審判。

        想不到,在這里,這個案件竟然只是在警局里就被很快定義為“正當防衛”然后無罪釋放了!!前后僅僅十幾分鐘的事情!!

        候飛第一次感覺到了惡少、官二代的感覺,不過,這種感覺,真的,有些感動人的。

        一群人有如打了勝仗的部隊一樣,趾高氣昂的回到了營區。

        看這群老頭的反應,似乎以前經常做這種事情一樣。除了調笑幾句,竟然就這樣急急忙忙的跑去看電影的看電影,睡覺的睡覺了……完全沒覺得私自動用大型、中型機甲出營地有多大問題。

        他們還真把軍營當他們家了!!

        唯獨李忠恕將候飛帶到了辦公室里。

        本來候飛還以為有一頓說教的,不想李忠恕在了解了事情始末以后,只是輕描淡寫的說了句:“以后下手輕點兒,那些壞人也是人……”就揭過了!!!

        自己很可能在無意識狀態下殺了十個人啊!!這還是候飛第一次殺人!!!想起那些人身體上噴出的血霧,候飛只感覺一陣翻江倒海的惡心。更不用說內心的負罪感!

        不過李忠恕似乎對于死幾個人并沒多大反應一般,對于這種經歷了尸山血海的人來說,只要殺的是壞人,是敵人,仿佛很無所謂一般。

        李忠恕這種人只關心一點:死的是自己的人還是別人!

        這個才是最重要的,這樣的價值觀也深深的震撼了候飛,雖然身體還有些顫,但內心卻是無比溫暖的。

        只聽李忠恕道:“對了,孩子,以后出去放風,記得六點以前歸隊,可不能晚,其它部隊和我們不一樣,要是回去晚了,可是要關禁閉的,畢竟,你明天就得去其它部隊服役一段時間了。”

        候飛驚訝的抬起頭:“啊?”

        只見李忠恕拿過一張文件紙,遞給候飛:“這是海航特種作戰司令部的借調文件,要你去第三師,特種團,特種機甲營,借調期限兩年,明天你就過去吧,聽說你另外兩個同期兵也在那里,不過他們還在作訓,呵呵,你已經是他們的長官了!”

        李忠恕見到一旁目瞪口呆的候飛,搖搖頭:“沒事,借調而已,我幫你打聽了,聽說還是個大人物特意讓你過去鍛煉的,去吧,又不是跟我們脫離關系了,你還是隸屬我們獨立工兵連,只是借調而已,你還年輕,一天跟著我們一群老頭兒也學不到個什么。空的時候就回來看看。”

        說完對候飛揮了揮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候飛尊敬的自內心的向李忠恕敬了一個標準的波塞冬軍禮以后,轉身出了辦公室。

        短短幾個月,這個獨立工兵連應該是候飛一生中最受溺愛和關注的時候了,也必須得感謝這個軍營,這個毫無約束的地方,也只有這里候飛才可能有這樣多時間去研究關于身體進化的事情,這群建造了整個自由城的老人,當然拆除了軍營里所有的監控設備!

        所以候飛才能這樣毫不引人注意的同化了手上的腕帶,也是因為這個腕帶,徹底改變了候飛的一生。

        回到日漸熟悉的單人宿舍,候飛有些悵然的坐在床上,今天殺人了,想起那段視頻的候飛,不自覺的依然顫抖著雙手。

        不自覺的,候飛又一次凝視著手腕上的黑色腕帶,仔細觀察下,這個腕帶依然是和以前項鏈里那顆黑色石頭一樣的材質,只不過這會兒看著只感覺有些陌生的恐怖感。

        “我同化了它了嗎?”

        同化了不是

        應該可以隨意的控制了嗎?

        候飛又努力的嘗試感知這根腕帶,他甚至忘了注射營養液,熟悉的事物放大的界面就又出現了。

        黑色腕帶里那特有的棱錐體結構再次出現,依然毫無頭緒,這些棱錐體里的符號依然毫無頭緒的變化著……

        忽然,心里一動,剛才的那些符號……

        候飛迅的打開單鏡里的記錄界面,開始記錄,當候飛憑記憶記錄到265個的時候,候飛現,這次的符號變化居然出現規律了,而這265個符號候飛思索了很久以后,現,他們竟然是一段加密的莫爾斯電碼!!

        想到這里,僅僅是十幾秒鐘,候飛就破譯了,這段電碼的內容是:“機體嚴重缺失,請求補齊機體,運算無法完成,請求授權使用主人cpu系統輔助運算!”

        候飛一下子呆愣當場,這是什么意思?

        “主人?”

        我去,怎么授權?

        難道是控制那些符號?

        候飛看了看時間,想起明天還要去其它部隊報到,可不想再出什么意外。如果再生類似上次“自殺”的事情,那可就不漂亮了。

        他的秘密太多,可不想被人關注,嘆了口氣,于是也就洗漱一番,爬上床睡了。

        或許是候飛今天經歷的事情太多了,神經已經極度疲憊,直到他睡去他都沒有察覺,今天不管他怎么使用大腦頻狀態,不管怎么蹦跶,依然沒有以前那種饑餓的感覺。

        特種團、特種機甲營辦公室。

        結束了一天備戰操練的營長王浩回到辦公室,有些疲憊和無奈的打開辦公桌上的手機和光頻電腦。

        王浩的眼睛里還帶著作戰電子瞳鏡,加上陰沉的臉,看起來著實有些詭異。

        電子信息里除了家里人的一些瑣事語音信息以外,王浩有些期待的打開了一條來自——海航特種作戰司令部的加密信息。

        當看清這個加密的文件竟然只是一個上士士兵的借調命令后,不禁又有些失望。

        他已經向上級打了很多次報告,想要退伍回家了。

        他的雙胞胎兒子因為出生時生意外,患有不可修復性腦癱,雖然借助機械設備勉強能生活自理,但是他深愛的妻子卻也因此換上了嚴重的憂郁癥。

        家里太需要一個男人了。

        年近五十的王浩幾年前還在火星服役,是曾經的進化者計劃里的候選二十九號,他本有著光明的前途,但是因為家里人的原因,毅然選擇回到了自由城。

        不過對康斯但丁諾博士,他還是十分尊敬的。

        看見這個即將新來的上士資料最下邊有一欄備注,寫著康斯但丁諾博士的幫助請求:請在正常作訓之余,向我匯報該名士兵的能力水平和身份確認,希望你家人安好——康斯但丁諾。

        因為博士的指示,王浩不得不又仔細看了一次“候飛”的個人資料。不過當他看見候飛資料里寫著大腦育度“6”的時候,不經意撇了撇嘴。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