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核血機心在線閱讀 - 第一百零三章 松動的外骨骼機甲

第一百零三章 松動的外骨骼機甲

        ……

        每天,這個地下二層都會有很多場賭斗,不過已經鮮有人跟安德魯打了,他那一身機甲甚至能和“繆斯”競技場里的中等機甲媲美,卻一直有些賴皮的蹲在這里,所以他每天想方設法的找人賭斗,以不斷獲取格斗數據,充盈骷髏幫的龐大機甲數據庫。

        這會兒的安德魯其實也有些無趣,曾經也夢想成為一個機甲格斗大師的他。無數的鍛煉、汗水……可最終呢,迫于幫派命令,他每天更像是個演員一樣,為了一堆毫無意義的數據——挑起事端、輕松獲勝……

        不過,場外那些觀眾的吶喊,總還是能夠喚醒他的激情,雖然,這些吶喊現在已經越來越像是看戲劇表演了……

        安德魯今天并沒有高聲吶喊、咆哮,他在很冷靜的觀察,因為今天的“小白”太異常了。

        以往,他見過憤怒的、哀求的,甚至屎尿齊流的,可從沒見過任何一個小白,上臺以后至始至終,完全把他當做空氣的!甚至還有興趣去研究擂臺邊上的一些修理工具……

        這個小白還有兩個同黨,那就更奇怪了,那個女的不但沒擔心,這會兒居然在一旁玩兒起了拉桿機,那個被吐了唾沫的跟班兒……那王八蛋對著自己淫笑是啥意思???

        安德魯不是沒見過扮豬吃老虎的……不過,那些王八蛋,一出場的機甲就都高級得一塌糊涂的了,眼前這家伙……真真切切的穿戴著自己人提供的——訓練用外骨骼機甲啊!戰力指數只有14的機甲,為啥那貨還那么沒心沒肺的笑著呢?

        安德魯最終只能給自己編了一個邏輯:這個“老大”有些傻氣,那個跟班兒想染指老大的女人,所以設計讓這個傻老大上臺來了……嗯,一定是這樣的,不然怎么都解釋不通了啊……

        正思索間。

        :“7號擂臺……截止投注,“鐵錘安德魯”對戰……227號選手……”一聲電子鳴叫音,比賽開始了。

        安德魯當然不會和表面看起來一般粗獷無腦,種種跡象,反而讓他這次格外的謹慎。

        一次試探……兩次試探……對方這個小白果然有些傻乎乎的挨了兩記。

        :“難道……這小子真是個傻子?”安德魯尋思著,小心的移位、嘗試。

        終于,安德魯決定“一擊制敵”!他退后了幾米,將腿部的引擎全開,向著候飛電閃而去,期間甚至還做了一個高難度的“半月旋轉”,一個貓腰回砍,雙拳狠狠擊中了對方后背的“制動系統”。

        看著這個六邊形的引擎系統碎裂,以及對手被砸飛,安德魯終于是放下了心,對方的確是個傻子,“贏了”,安德魯有些帥氣的半跪在地下,以減緩剛才的沖擊力。

        緩緩抬頭……望向了歡呼的觀眾……仿佛自己終于在“繆斯”賽場獲得了勝利一般,他喜歡這種感覺。

        ……電子讀數器開始倒數:“1o……9……”

        隨著計數器的倒數,觀眾們拿著投注牌,歡呼雀躍……

        歡呼……

        呼……

        呆滯……

        觀眾的表情怎么變成呆滯了呢?

        安德魯猛地回頭。

        只見那個王八蛋居然沒事人兒一樣,又站了起來,還在努力的將已經失去動力的機甲往身上綁……

        “不可能”這是安德魯的第一反應,他那拳的沖擊力至少三四噸以上,砸在一個年輕人背上,即便不是當場死亡,也該是脊柱粉碎,他怎么就站起來了?還特么試圖將那幾百斤的廢鐵綁在身上是啥意思?

        “他是機奴?”安德魯有些驚慌,隨即又摒棄了這個想法,為了防止賭博作弊,機奴是不允許進入這層樓的……

        候飛心中那個郁悶啊,尼瑪,一個不留神,外骨骼機甲打成這樣,這特么得陪多少錢啊?

        他本來只是想試試自己的抗擊打能力,誰特么知道對方忽然就像情的公牛一樣沖了過來?穿著機甲的對手果然厲害……候飛竟然沒躲開那一擊,當然,這也和候飛不熟悉身上的這套外骨骼機甲有關。

        候飛沒有理會重新開始蓄勢的安德魯,轉頭看向場外的那個紅色雞冠頭,只見那人也是目瞪口呆的看著候飛。候飛指了指身上的機甲,又指了指安德魯,嘴里地理咕嚕,大意是:不關我的事兒,對方打的,要陪找對方陪去……可那紅色雞冠頭這會兒已經朦了。

        投注點的那個胖子工作人員,連拍“鴨舌帽”的肩膀:“快看……快看……我靠,外骨骼機甲都打散了,這貨還能站起來!嘿!不會是你們幫的什么大人物來了吧?”

        一旁的鴨舌帽也是連續的將那段錄像重播,有些呆滯的搖搖頭:“不可能,怒海盟的高手,我都認識……”

        安德魯感覺對方的不在意,是一種莫大的羞辱,他一把抓掉了前胸的一個動力限制器,一瞬間,身上的機甲各處都有些顫動,出嗚嗚的低鳴,仿佛是一頭怒的雄獅一般……

        這次候飛可不會再大意了,剛才那一下,可真的有些疼的。

        安德魯一腳踏下,疾……甚至在地下濺起了一竄火花,機甲一聲低鳴,疾沖而出,空中的氣流甚至出現了屏障波……沒有任何的花樣,沒有任何的招式,憑借自己機甲極限的沖擊力……蓄拳,全力沖擊……

        “砰”……“嘭”……“嘭”“嘭”“嘭”“嘭”……

        高防護隔音罩里出了令人膽顫的金屬砸擊聲,而且頻率越來越快,伴隨著這個巨大的聲響和火花四濺,大廳里越來越多的人看了過來,然后都是呆滯……眼角抽搐……不忍。

        因為,安德魯……在他高沖過來的時候。機甲失去了動力的候飛,不知是如何動作,他居然將自己身上一整套外骨骼機……一下子扒拉了下來,然后就那么憑空用手掄圓了,就那么砸中了疾沖而來的安德魯,使得他一下子被砸爬在地上,那可是套幾百斤重的外骨骼機甲,就被那個年輕人拎小板凳一樣……掄圓了……只見零件亂飛……火花四射……最后,他們看見那個梳著中分的年輕人,在手上的機甲零散以后,居然試圖用手去掰開安德魯身上的重甲……而且肉眼可見的有幾處金屬拉傷出現在那套重甲上……

        所有人都松了口氣,還好骷髏幫的機甲夠實在,沒有被這個野蠻人掰開……最后,候飛十分不解氣的踢了安德魯一腳……早已失去意識的安德魯帶著他近兩噸重的機甲就那么在場上橫移了六七米……最后還是撞在防護罩上。眾人這才聽見倒數計時剛好結束……。

        機奴?!不不不,這里不可能有機奴!那是什么……是怪物!!!野蠻人!!!

        候飛從擂臺的門里走出來的時候,還在努力的整理他那凌亂的中分型,可他感覺到了有一絲異樣的氣氛,場地里除了游戲機的聲音,所有人都呆滯的看著他……

        候飛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快步走到了那個紅色雞冠頭的人跟前:“嘿,嘿,不好意思,你租給我的那套外骨骼機甲……它有些……松動,嗯,松動了……你看,需要扣錢么?”

        紅色雞冠頭,吞了一口唾沫,直勾勾了看了一眼擂臺上滿地散落的零件,去尼瑪的松動,這尼瑪叫松動么?!

        不過他嘴上可不敢這樣說,一邊眼角抽搐,一邊強做笑顏的答到:“嘿,朋……老……大,您說哪兒……去了……沒事兒,您忙……您忙您的……”

        作者留言:星期天祝大家周末快樂!!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