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核血機心在線閱讀 - 第127章 尷尬

第127章 尷尬

        謝爾曼的臉已經陰沉得快要變成一把砍刀,已經很少怒的他,咬牙切齒道

        :“黑蝶,這是什么情況?”

        黑蝶居然憋了半天,才扔出一句:“外場掃描器數據采集中……”

        :“讓“雷霆”七研究組組長過來一趟……現在!馬上……”謝爾曼說到最后已經有些聲嘶力竭的吼起來了。

        “雷霆”七倒地不起,但是比賽依然如火如荼的繼續著。

        一臺現場高攝影機器人在近距離拍攝了“雷霆”七的現場以后,迅的在頭頂的投影上打出一段文字:““雷霆”712怒海盟實驗室參賽編號:977機師:侍丸!已經受損出局”。然后它迅退回了墻邊,朝著下一個戰場極奔去。

        繆斯戰神大賽的初賽,會持續月余之久。

        比賽是隨機分組的,每場九名選手,奪冠者,就會進入下一階段。

        每臺參賽機甲的頭上,都會有投影說明,跑第一圈的時候,是綠色的介紹,跑第二圈的時候,是黃色的,第三圈的時候,頭上就會變成可怕的紅色介紹。

        所以,一般情況下,顏色更高的機甲,往往會變成眾矢之的。

        在繆斯戰場里,經常可以看到,兩三個黃色標志的機甲,上一秒還在你死我活的激戰,下一秒,因為一臺紅色標志的機甲出現,他們就變成了生死相依的“戰友”,再下一刻,利刃就會轉向再次捅進“戰友”的駕駛艙……

        所以說,跑得最快的,未必能得第一,看起來最強的,往往會第一個被合圍。

        有人說,每場繆斯比賽,都是一場生死的洗禮,都是一場原始人性的角逐,這話不無道理。

        這一場初賽,候飛運氣很好,選手都不是很強,算不上多血腥。

        但一定算得上詭異了。

        當一臺藍色的機甲,踏著其它選手殘破的機身,站在終點的時候。

        機師打開了機艙,興奮的哭喊著,淚水與汗水、血水混在一起……他扯開駕駛服,露出自己戀人的圖片,揮手吶喊著,仿佛是在哭訴,仿佛是在示愛。

        沒有山呼海嘯,沒有禮炮齊鳴,甚至連現場的高攝像機都沒有過多的來拍攝他……

        感覺到了詭異,他抬頭望向中央熒幕。

        機師努力的擦拭了眼睛,他覺得一定是看花眼了……

        第六屆繆斯戰神大賽,初賽第三場,晉級者:怒海盟實驗室參賽編號:977機師:侍丸!

        這樣的感覺不僅僅是他,觀看這場比賽的每個人都有這樣的感覺:嗯,一定是電腦出錯了……

        賽場里,十幾臺高攝像機器人,正圍著另一臺高攝像機器人猛拍亂照……代表勝利者的金色光柱,在這臺攝像機器人身上縈繞著。

        這些圍排的攝像機器人都還不知道,這將是他們職業生涯里,最后一次在繆斯賽場里服役……

        全世界,最不甘心的,是投注站那一大堆買了侍丸五分鐘內退場的賭徒。

        全世界,最開心的,就是伊伊和伊利亞了。伊伊大口的吃了一勺冰激凌,仿佛是在說:看,我就知道,這貨不可能就這樣完蛋的……

        全世界最尷尬的,是謝爾曼的辦公室了。

        謝爾曼才聲色俱厲的對著“雷霆”研究組的組長咆哮完,甚至罵了娘,這個“雷霆”研究組的組長也有六七十歲年紀了,竟然被謝爾曼硬是罵哭了。

        剛說完引咎辭職的話,就聽見一旁的現場播報里說,怒海盟實驗室,“雷霆”七獲得了冠軍。

        尷尬……尷尬……

        最終,黑蝶還原了“雷霆”七獲勝的過程:

        那個巨大鐵箱其實就是一個巨大的電磁干擾彈,外加一個巨大的煙霧彈。

        在那電光火閃之后,“雷霆”七,就裂開了,“雷霆”七的里邊蹦出來的,就是那個高拍攝機器人,它腦袋上依然頂著“侍丸……”的電子頭銜,但這貨又打開了另一個投影,在這段話后邊加上了一句“已經受損出局”,這就讓它看起來是一個播報了……

        開了數年的“雷霆”七,在這場比賽里,被候飛這廝直接改成了一個“外殼”……

        這種近乎作弊的行為,立即引起了軒然大波,賽場里,貼著場邊奔行的高拍攝機器人被小型飛行機器人代替了……

        侍丸一戰成名,成為了“作弊者”“小丑”的代名詞。

        黑蝶被派來找到候飛,對這個耍滑頭的人,進行了深刻的思想教育。

        候飛這個完全沒有什么是非觀念的人,在他從小到大的人生觀、世界觀和教育里,就只有一個概念:目的和手段是沒有任何關系的,只要達到目的就好了,至于過程是否漂亮,那確實沒在計算范疇內。

        這種級別的比賽,并未引起各國機師的注意,但怒海盟的機師,現在簡直覺得丟臉丟大了。

        黑蝶告訴候飛,現在連蝎尾林羅山都向黑蝶打聽了候飛的信息了。為了候飛的信息不被泄露,也為了不再生一次餐廳群毆案,黑蝶給候飛下了禁足令。

        最讓候飛沒想到的是,所有工作組都向謝爾曼打了報告,不要讓“侍丸”駕駛操作他們的機甲了。

        的確,在這些科研人員看來,這些機甲,無疑更像他們自己的孩子一樣,不管結果如何,看見別人把自己孩子的拆得亂七八糟,都會瘋的。

        繆斯戰神大賽,幾乎所有國際勢力都參與了。

        候飛必然會比較在意自由國的和亞太聯邦的比賽。

        所以他也看見了,一個讓他觸電般的機師代號“斑點”。

        他想起了武茜,一個單純的,有些靦腆的女孩,想起了很多往事:佳山基地的訓練,惶恐不安的相遇,還有那間小房子里單調而平和的生活,甚至想起了武茜走的時候那句話,我會來接你的。

        更讓候飛心跳的是,雖然機師照片顯示“未公布”,但機師的其它數據表明,這至少是一個女孩子。

        在一瞬間,候飛真的有股沖動,沖到亞太聯邦的駐地,確認這是不是武茜……

        ……

        個人賽的初賽第二階段,就會根據初賽和預賽的數據,將強弱對手分列了,每組12人,角逐出最后的9名決賽選手。這樣的安排,也是為了保證決賽的觀賞性。

        排名第一的種子選手,會和第1o、2o、3o名……進行半決賽,因此,第二場比賽,反而沒有了太多意義。

        即便連賭注盤口,都取消了除種子選手以外的人,買輸的選項。

        因此,候飛很榮幸的被編入了第三種子選手,北美區RIo智能重工代表,豪豬——弗蘭克所在組。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