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核血機心在線閱讀 - 第158章 侯飛的計劃

第158章 侯飛的計劃

        生意是雙方或者多方的一場腦力角逐,生意越小,也就越簡單,越單純。

        當生意的上升到了國家級,上升到了百億單位,上升到了“軍火和絕密科技”的時候,這場角逐,就變得深思熟慮,變得有些陰暗起來。

        狐貍們以為已經算無遺策,已經開始為這筆大單子彈冠相慶,而狐貍算漏了一樣,與狼做生意時,狼的目標,不是狐貍手上的那點食物,狼的目標,從一開始,就是狐貍本身。

        傳說中,布招標計劃的前一天。

        侯飛用加密線路,跟池田浩一幾人聯系了一下:我代表老張來參觀一下你們的庫存。可以的話,參觀線路盡量隱秘一些,參觀人員就主要負責人就可以,我們想看到貴部的誠意和實力!

        大多智能機械集團公司的兩個部門,一般是謝絕參觀的。

        一個是研部門,一個是成品倉庫。

        代表的一個是科技核心,對方有什么,有多少科技儲備。

        一個是商業核心,你跟誰做了多大的生意,交付給別人的產品有哪些細節訂制。特別是成品倉庫更是有聯邦軍方重兵把守。

        但這些,對于黑泥代表來說,已經不再是機密,池田浩一等人,巴不得侯飛花更多時間了解他們的產品,這樣,侯飛才能更好的說服總部的大佬,為什么購買RIo的產品。

        黑泥代表,本身就是技術合作商,而現在更是變成了“合作伙伴”。參觀的許可,甚至合作制造的許可,很快就得到了軍方的同意。

        RIo公司的安檢程序十分復雜,侯飛已經見識過一次了,身上除了衣服以外,所有的金屬、電子和機械結構產品都會被寄存保管。

        池田浩一的辦公室很大,比侯飛的還要大得多,而且外灘北的風景,可不是黑泥大樓可以比擬的。

        氣氛依舊那么歡愉,商場老手,總是有說不完的詼諧故事。上至銀河外的宇宙,下至市井小民的粗茶淡飯,仿佛無一不知。

        侯飛要了一杯咖啡,用勺子不停的攪動著咖啡杯里的那塊方糖,不時附和兩句。

        等了一會,秘書處長劉青海,伊伊的大伯宋忠君也相約而至,遲浩田巨大的辦公室,充滿了爽朗的笑聲,仿佛空氣都變得活躍起來。

        侯飛忽然打斷了宋忠君的一個笑話:“時間差不多了,帶我去參觀一下吧,不知道還安排了那些隨行人員啊?”

        作為秘書處處長的劉海清,當然早已將這些安排妥當:“哦,侯代表放心,都是跟這次業務絕對相關的幾個部門老總,一個是研部的李總……”

        劉海清并沒說幾個人的時候,侯飛再次打斷了劉海清的說話。這樣反復打斷談話的舉動,讓池田浩一眉頭微皺。

        侯飛舉起手上的咖啡勺,用一張餐巾紙,慢慢擦拭:“三位都到齊了,我也準備好了,我先給大家表演一個魔術……”

        劉海清和宋忠君立即拍手稱好,長期的恭維和順從,沒有讓這兩人現有什么不對的地方。

        侯飛將勺子拿起來,忽然將手挪開,勺子居然就那么浮空而立。

        這種障眼法,宋忠君等人也看過不少,但他們都知道,這根金屬勺是RIo本部的,這一點從勺子上的印花就知道了。

        所以馬屁、敬仰之聲一時又如黃河決堤,滔滔不絕起來。

        侯飛慢慢退到兩米五左右,這是侯飛目前“控物”的最大距離。

        手掌憑空一揮,勺子迅的變成了一顆金屬小球。

        劉海清和宋忠君手掌都快拍紅了,而一旁的池田浩一,眼瞳一陣猛縮,下意識的向安全門那邊又退了一步。有些驚疑不定的看著侯飛。

        侯飛轉頭看了池田浩一一眼:“池田董事長,怎么了?是我表演的不好嗎?”

        :“沒……”

        有字還沒說出,金屬小球忽然裂開,變成幾十顆小球。

        哆哆哆哆……

        密集而低沉的沖擊聲響起,辦公室巨大的紅木茶幾化作一蓬木屑,四散飄落……

        金屬球重新變成了三顆,滴溜溜的盤旋在三個人的面前……

        氣氛一下子變得有些詭異。

        漂亮整潔的辦公室,木屑亂飛,但沒有一個人閃躲或者遮擋自己的面部。

        劉海清的臉上還有一些機械化的笑容,兩只手還保持著鼓掌的模樣,也不知道該贊揚還是尖叫出聲。

        宋忠君和劉海清的安全級別不夠,還不明白這代表的是什么意思。

        但是RIo亞太董事長,池田浩一可是參加過聯邦軍方很多高級會議的,關于二級進化者演示錄像,他也看過一次。

        他眼瞳已經縮成了針尖,即使以他的處變不驚,聲音也有些顫:“候飛先生,沒想到,您居然是二級進化者!!不知,您這是什么意思?”

        :“吃了!把這顆金屬球吃了,我就告訴你們什么意思……”

        劉海清剛轉身想跑。

        “噗”

        金屬球擊碎頭骨的聲音想起,金屬球帶著一蓬血霧以及一些白色的東西,從劉海清的前額射了出來,依舊滴溜溜的轉動。

        劉海清一聲不響的倒在了地上,手上的安保單鏡摔落一旁,只剩下了身體神經的抽搐。

        池田也不多說,陰沉著一張臉,將面前的金屬球拿起,扔進了嘴里。

        宋忠君看著地上抽搐的劉海清,已經牙關直響,手抖得幾次沒有抓住面前漂浮的那顆金屬球。

        看著兩個人都吃了金屬球,侯飛才慢慢坐回沙上,拍了拍身上的木屑:“哦,提醒你們一下,你們手上的安保單鏡已經被擊碎了,不過下次你們再嘗試反抗,那就不是一個窟窿這么簡單了。”

        侯飛看了一眼宋忠君:“忘了給你說,如果你再不將你嘴里的金屬球吞下去,它就真的炸了。”

        “咕咚……”

        池田浩一面色陰沉,想轉身坐倒自己的大班椅上去,肚子里傳來一陣劇痛。

        :“對不起,兩位先生,從現在起,離開我三米以后,這顆球就會自動炸裂。”侯飛指了指地上的木屑:“我保證,你們身體沒有一塊骨頭能比這些木屑更大!”

        池田浩一眼角一陣抽搐,最終吐了口氣:“侯先生,您有什么要求,盡管提出來……”

        侯飛站起身:“沒什么,反正聽我的,按我的意思辦,就沒事。走吧,我們去參觀一下RIo的倉庫什么的……”

        被二級進化者喂下一顆“同化”過的金屬球,作為一個普通人,這幾乎是無解的。

        一貫笑靨如花的董事長,今天一臉的陰沉,嚇得隨行人員噤若寒蟬。

        以往參觀,都是在一片歡聲笑語中進行的,至少也會有問詢、解答和講解,而今天的參觀隊伍很奇怪,一行人十幾人,不遠處還跟隨了一大幫秘書、技術骨干,但都沒有說話,最多,也就是身后的秘書們交頭接耳幾句。

        侯飛見過最好的裝配車間,便是怒海盟實驗室的,侯飛也曾砸毀過很大一片竹聯幫的生產車間……

        上一次,侯飛也參觀過滬城東郊的民用及工業車間。

        但坐了兩個小時飛行器,又坐了很久下行電梯才到達的RIo軍械機甲車間,和成品倉庫,還是震撼了侯飛。

        不管是生產規模,還是生產設備,毫無疑問,這里都太大,太夸張了。這里甚至有全副武裝的中型機甲,在地面上巡邏守衛。侯飛甚至看見了一個巨型軍事堡壘拱衛在遠處的山峰上。

        侯飛曾經的計劃是:為伊伊報仇,殺了RIo這三個王八蛋,順便讓他們將倉庫里的好東西搬去黑泥大樓,這樣,自己一下子賺個一兩億,然后,大樓里劉彥、孫仁云那三個老頭,一定對自己心生敬仰,順帶著,自己在員工的心目中建立了威望。

        雖然不會一下子達到張八萬那樣的高度,但至少以后沒事了帶自己狗腿子出去抖威風,還是沒問題的。

        想著為伊伊報了大仇,再帶著一群牛高馬大的嘍啰。

        回到綠區時,那簡直就是踏著七彩云朵的英雄,俘獲了美人的芳心,讓這些嘍啰納頭便拜,這情節,簡直和電視劇里一模一樣,簡直不要太唯美。

        想法是單純的,目的是善良的,唯一就是有點幼稚了。(未完待續。)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