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太古狂魔在線閱讀 - 2688.第兩千六百八十八章 老神山!

2688.第兩千六百八十八章 老神山!

        秦宇按照嘯云子的記憶,一路朝著一方疾飛而去啊。

        因為地圖上并沒有標注亂神之地的位置,所以,還需秦宇花費一番功夫去尋找。

        對于深淵何時會降臨,秦宇一概不知,所以,早點離開為妙。

        好在有著山魂在,為秦宇省去了很多事端。

        時間流逝,轉眼已經是三年之后。

        這三年來,秦宇按照嘯云子的記憶,一路朝著亂神之地的方法前進。

        但這禁區太大了,當初嘯云子等人也是幾經周折,去了諸多遺址,繞的地方也多。

        所以,用了三年時間,秦宇才初步找到亂神之地的方位。

        不過,這里離亂神之地還有很長一段距離。

        秦宇也沒有再去刻意尋找著什么造化,只想早點到達亂神之地,快點去無上。

        所以,一路下來,就算山魂感知到了無上的妖孽,秦宇也是繞著走,就是以防生出些未知的事端。

        但這日,急速前行的秦宇突然停頓了下來,他深深的吸了口氣,一股沁人的清香味撲鼻而來。

        吸入肺腑之中,秦宇竟有股神清氣爽,連神魂都舒坦的感覺。

        秦宇連續深吸了幾口氣,最后,朝著一方看去,神識擴散一番,竟然并未發現什么,當即,秦宇疑惑道:“山魂,那邊有什么?”

        “哪邊?”山魂疑惑,他根本未察覺到什么。

        “那個方位,你好好感受一番。”秦宇指向了一方,神情凝重。

        他神識無法感受到,而山魂都無法輕易感受到,那么,那個方位應該有著某種秘辛。

        從這清香來看,應該是屬于某種果實成熟后的清香…

        如果沒猜錯,那里應該會有一棵果樹。

        “主人,那里應該有著一座老神山,不過,老神山的山魂已經不在了。”山魂的聲音在秦宇腦海中響起。

        老神山?

        秦宇目光微瞇,看來無法看到,是有人在這里布置了某種陣法或者障眼法了,也不知是什么人布置的。

        “走!”秦宇低沉道,說著,便朝著清香襲來的方向飛去。

        很快,秦宇看到了磅礴山脈。

        只不過,這山脈看起來和其他山脈并沒多少區別,所以,若非是聞到了果實的清香,秦宇根本不會多在意。

        “主人,老神山應該就在山脈的中心,不過,那里有力量將神山隔絕了,所以之前我也沒感受到。”山魂一直潛伏在大地里。

        秦宇點頭,直接朝著山脈中心飛去,邊飛秦宇邊警惕。

        既然能夠瞞過他的神識和山魂的注意,這里絕對是有人有意布置的。

        只是,秦宇不確定是無上的妖孽還是無數年前強者所布置的。

        很快,秦宇到達了山魂所說的山脈中心。

        近距離接觸下,秦宇察覺到了陣法的氣息。

        沉吟許久,秦宇緩慢盤坐下來,心神沉入前方天地中,試圖解開前方的陣法,一探究竟。

        “好深奧的陣法!這般的陣法絕不是出自無上妖孽之手,也就是說這陣法是無數年前的了?”

        片刻后,秦宇睜開了雙眼,神色凝重的看著前方。

        他對陣法的造詣堪比三階陣法神師,這就算放在無上,在他這個修為里也絕對是頂尖的了。

        但秦宇沉入陣法中,根本毫無頭緒,想解開這陣法,絕無任何可能。

        “怎么辦?”秦宇神色變幻不定。

        如果無法解開陣法,根本無法進入這老神山中,更不能得出這里到底有何果實了。

        沉思許久,秦宇突然想到了什么,目光微閃,進入了神魔之墓石碑空間中。

        掃了眼石碑空間,秦宇目光落在了被道鎖蒼天困住的陣靈。

        此時的陣靈并沒有掙脫了,化作了一道模糊的身影盤坐在道鎖蒼天中。

        籠罩他的道鎖蒼天還有三道,相比之前也掙扎了許久。

        看著這模糊的身影,秦宇目光閃爍,這次能否成功進入神山,或許還要寄托這陣靈了。

        只不過,讓秦宇頭痛的是,想讓這陣靈出手的難度極大,甚至,將他放了,誰知道會不會逃走?

        沉思許久,秦宇想著要不要用馭魂術方式逼迫陣靈。

        但這陣靈只怕現在無比虛弱,秦宇擔心動用馭魂術,會讓陣靈消散。

        想著,秦宇來到了陣靈面前,注視著盤坐的陣靈,陷入沉思中。

        許久之后,秦宇平緩道:“前輩,當初我好心聽你的,破開你演天陣宗的陣法光幕,而你為何要攻擊于我?”

        這一點讓秦宇不解。

        當初陣靈提出這個要求時,秦宇心里有疑惑,但并未去多想。

        但從后面可得出,這陣靈只怕自己無法破開演天陣宗的陣法光幕,所以才想讓他人破開。

        如果真是如此的話…那這陣靈到底是不是演天陣宗的陣法光幕?

        還是說,有恪守信念的守護者,也有并非想繼續守護的?就如陣靈…

        在換句話說,這陣靈根本就不是演天陣宗的守護者?

        在秦宇沉思時,道鎖蒼天里的陣靈置若罔聞,似乎是進入了某種入定之中。

        “前輩,我們來做個交易如何?”秦宇又道。

        “你幫我解開一處陣法,我助你恢復,否則,憑你這種狀況,支撐不了多久。”秦宇道。

        陣靈依舊置若罔聞,仿佛根本聽不到秦宇的話一般。

        秦宇眉頭微皺,想讓這陣靈出手只怕是不可能了。

        看來,只能動用手段了。

        當即,秦宇將神魂圣力注入道鎖蒼天里,他準備先蘊養一番這陣靈,在馭魂的手段逼迫他解開陣法。

        “我有方法讓他出手!”這時,一道清脆的聲音響起。

        秦宇聞言遲疑的轉頭,看向了旁邊道鎖蒼天里的張幼儀。

        此時的張幼儀越發美麗動人,她的容貌屬于那種甜美可愛的類型。

        但那雙美麗的大眼中透著一份發自骨子里的狂傲、暴戾甚至還帶著一抹不馴,讓人看了情不自禁的會心生想將她征服的欲望。

        “你?”秦宇眉頭一挑。

北京pk10怎么玩 上海时时乐178 湖北快3开奖走势图 广西快三计划免费计划网 急速赛车计划app下载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股票指数期货交易特点 广西快乐双彩24选6走势图 山西快乐十分遗漏 北京11选5预测 宁夏十一选五购彩平台 体彩11选五技巧 天津快乐十分天津快乐十分一定牛 腾讯股票分析报告 内蒙古快3走试图 河北11选5预测专家推荐 福建11选5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