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我成了龍媽在線閱讀 - 第320章 最后的巨人

第320章 最后的巨人

        火葬臺北面圍了數千號人,有野人、有巨人,也有維持秩序的守夜人,丹妮騎在小白后背上,戰在最前邊,身旁是巴利斯坦與幾個守夜人高層。

        史坦尼斯帶著紅袍女與一眾騎士站在東邊角落,那里有兩百多具鹿家將兵的尸體。

        “人數不對,”丹妮皺眉問紅石榴,“總務長閣下,剩下的尸體呢?自由民死亡人數應該在三五千之間,差了一半。而且我親眼所見,巨人至少死了12個。”

        中午時,她親自將收斂尸體、組織野人伐木當晚焚燒的任務交給紅石榴,卻不想差事辦的這么糟。

        “在林子深處,我們不敢進去。”波文馬爾錫道。

        “為什么不敢進去?難道有異鬼?不將尸體燒掉才會變尸鬼。”

        瓊恩無奈嘆口氣,道:“異鬼還不確定,但林子里藏了很多野人。有兩個收尸的黑衣弟兄被挖掉眼珠、割下舌頭,最后腦袋還被掛在林子邊緣的樹枝上。”

        丹妮神色陰沉,低聲咒罵道:“那群雜碎真不知好歹。知道哪個混蛋干的嗎?”

        “哭泣者,”站在瓊恩后面的耶歌蕊特叫了起來,“哭泣者喜歡挖人的眼珠子。”

        待眾人都向她看過去時,紅毛妹還得意地向瓊恩擠擠眼。

        瓊恩別過頭,尷尬摸摸鼻子,道:“哭泣者是個窮兇極惡的野人劫掠者。”

        “我知道哭泣者,曼斯派他引走黑城堡的主力部隊,當時帶隊阻擊他的人就是馬爾錫總務長吧?”

        丹妮挑眉看向紅石榴,“你還說你打了勝仗?連對方頭目都沒干掉,算什么勝利?”

        “哭泣者帶了三百劫掠者。”紅石榴委屈道。

        “可你也有兩百多號游騎兵。”

        紅石榴不說話了。

        丹妮又問道:“為何不派野人去收尸?”

        “他們會逃跑。”

        “唉!”丹妮苦笑一聲,“那么,你們打算怎么處置鬼影森林里的尸體?”

        瓊恩道:“也許野人會把自己族人的尸體燒掉,他們都知道尸體能復活。”

        “沒錯,我們可不比你們笨。”耶歌蕊特連連點頭。

        他們幾個還在討論森林中的尸體,隔壁的史坦尼斯等人已經開始送別故友。

        “長夜漫漫,處處險惡,吾等凡人,獨生獨死,茫然無措,踟躕幽谷......”

        史坦尼斯與紅袍女并肩站在前方,幾百號人排著隊,單膝跪地,整齊誦念,莊嚴肅穆。

        “轟!”紅袍女一揮手,整個火堆像被潑了汽油,瞬間騰起七尺火焰,高溫氣浪跨過幾十米距離,吹亂丹妮額前發絲。

        “咱們也開始吧。”丹妮左右看看,沒找到一個像祭司的人,不由問道:“自由民中沒祭司嗎?”

        “我們信仰舊神,舊神沒有祭司。”曼斯的漂亮小姨子說道。

        “舊神只有刻在樹干上的人臉,有鼻子、眼睛和嘴巴,可惜不能開口說話,不能引導你們誦念經文。”艾里沙爵士嘲諷道。

        “賽勒達修士呢?要不,讓他來客串一下?”丹妮想出個餿主意。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是最后的巨人。我沒有同伴。”耶歌蕊特突然扯開嗓子唱了起來,把丹妮與周圍的人嚇了一大跳。

        “最后的巨人,從大山中走來,

        我們曾經統治世界,

        啊,小人族偷走森林,偷走山脈,偷走江河......”

        剛開始丹妮還一臉不以為然,你個小個子女野人,哪是什么巨人?

        可漸漸的,她臉上的笑意消失,耶歌蕊特歌聲中的哀傷是那么清晰,任何人都無法逃避,也不能嘲笑。

        瓦邇怔了怔,也跟著用低沉的嗓音唱:“他們在谷地筑起巨墻,捕盡溪流所有魚獲。”

        越來越多的野人加入進來,成千上萬個野人組成大合唱,蒼涼渾厚的聲音像巨浪碾壓沙堡,輕而易舉地把紅神信徒的禱詞淹沒:“他們在石廳內燃起大火,

        鑄造鋒利的長矛。

        而我在群山中孤獨,

        沒有同伴,惟有眼淚。

        白天被狗群追趕,

        夜晚還有火炬。

        只因陽光下若巨人存在,

        小人族便寢食難安。

        啊啊啊啊啊啊,我是最后的巨人,

        請記住我的歌。

        總有一天,我將離去,歌聲消逝,

        沉寂持續,長長久久。”

        歌聲停下,偌大平地只剩呼嘯風聲和隔壁火葬臺嗶啵燃燒的聲音。

        火把昏紅的光芒下,每個野人臉上都反射出晶瑩淚光。

        沉默良久,丹妮嘆息道:“這不是你們的歌,不是塞外自由民的歌。”

        “這就是我們的歌,《最后的巨人》,你與瓊恩一樣,you    know    nothing!”耶歌蕊特激動道。

        “不懂的人是你,你們所有人,you    all    know    nothing!”丹妮翻了個白眼,沒好氣道:“這首《最后的巨人》屬于上一個文明,森林之子和巨人,而毀滅他們的人正是你們,塞外野人,南方人,統稱為‘先民’!

        我能聽出你們歌聲中發自內心的哀傷與痛苦,似乎與這首歌蘊含的悲蒼絕望很合拍,但你們的不幸完全是咎由自取。自己不思進取,還瘋狂作死。”

        所有野人都對她怒目而視,如果她不是騎在小白背上,估計有人忍不住沖過去狠揍她一頓。

        “看什么看?”龍女王有一顆“龍膽”,面對“千夫所指”,一點也不害怕,雙眼瞪得溜圓,用比之前更洪亮的聲音吼道:“瞧瞧你們這幅鬼德行,身上披著獸皮,手里拿著木棒,茹毛飲血,不事生產,與野人有什么區別?

        喔,我忘了,你們就是野人。

        可你們是不是也忘記了一件事?

        你們的先祖,從厄索斯大陸渡海來到這個世界的先民們,憑借高人一等的技術與社會制度戰勝了森林之子,驅逐了巨人。

        一萬年過去,你們的文明不進反退,社會制度崩潰,鍛造青銅的技術竟成了少數部落的‘傳世之寶’,丟不丟人?”

        “還一個個有臉唱《最后的巨人》,巨人與森林之子遭到先民的迫害,可有誰去塞外迫害你們?

        難道不一直是野人來攻打長城嗎?還是說,不允許你們越過長城去劫掠北境老百姓就是迫害?”

        “異鬼在迫害我們,不然我才不來這。”耶歌蕊特膽兒特肥,萬千野人都被龍女王懟得面色慘白、啞口無言,就她還敢倔嘴。

        “有骨氣呀!”丹妮點點頭,淡淡道:“那我問你,為了這個冬天,你準備了多少口糧?夠不夠吃兩年?”

        當然不夠。

        除了瓊恩,耶歌蕊特幾乎沒有任何私人財產。

        “我...我,我是矛婦,是劫掠者!”她爭辯道。

        “所以呢,你不越過長城,專門劫掠塞外野人,壓迫野人的就是你們自己的同胞。”丹妮冷笑連連。

        “呃......”這下連伶牙俐齒的紅毛女也呆住了。

        老伊蒙與附近守夜人一樣,高興地笑了,笑容中更多一分欣慰與自豪。

        “陛下,該點火了。”老學士慢悠悠提醒道。

        “嘶嘎——”小白一躍而起,大黑也幽靈一般從城墻上滑翔過來,兩龍低空盤旋,猛然噴出亮紅色火柱,合抱粗,十四五米長,附近的天空都被點亮。

        “轟——”神罰利劍般掃過火葬臺,高熱逼人,烈焰騰騰,火浪翻滾,火海中,巨龍自由翱翔,野人、守夜人,乃至史坦尼斯和他的騎士,呆立當場,神為之奪。

        “這就是巨龍......”搖曳火光下,史坦尼斯面色陰晴不定,猛然間,像是做出一個決定,深藍有如黑色汪洋的眸子里滿是堅定:真龍必須有自己的龍!

        “那條黑龍,狀態似乎有點不對......”梅麗珊卓紅色的眸子閃爍一絲疑惑。

        “嘶嘎——”大黑興奮嘶吼,嘴巴里的龍炎越發激烈。

        外人看不見的意識海,五彩靈質雨如瀑布般灑落,原本運轉遲滯的九色漩渦好似加了潤滑油的軸承,高速旋轉,在巖漿池似的靈魂空間內帶起一股巨大龍卷。

        “有什么不對?魔龍本性殘忍,此時能噴火燒人——哪怕是尸體,它們也興奮異常。”落木城的費爾伯爵不以為然道。

        “我們也需要魔龍,”宋格爵士嚼著一嘴褐色爛牙,低沉有力地說,“龍有三個頭,史坦尼斯陛下也是真龍。”

        粉色臉頰的朱斯丁·馬賽爵士提醒道:“她有些不一樣。白日里我們都看到了,她騎的是黑龍。晚上自南邊回來,到此時為止,她一直騎在白龍后背。兩條龍都老老實實,沒有一絲反抗的跡象。

        而我們都知道,龍有三個頭是因為一個龍騎士只能駕馭一條龍,多出來的龍必須尋找另外的龍騎士。”

        宋格笑了,陰聲道:“我聽說每晚她在國王塔休息時,兩條龍都會守在外面,很多守夜人站在院子里正大光明地偷看巨龍。

        不如,今晚陛下去試著與它們溝通一下,反正沒有危險,如果能降服一條......”

        史坦尼斯心中一動,面色肅然看向紅袍女,“你怎么看?”

        梅麗珊卓想了想,道:“可以試試,但希望不大,你比我更明白,一條龍只認同一位龍騎士。”

        “也許她的龍不一樣,我聽說當日巴利斯坦騎著黑龍落在黑城堡,也許那條黑龍是個沒有真龍氣節的‘濫交貨’。”宋格爵士裂開一嘴爛牙,笑嘻嘻道。

        紅袍女瞥了他一眼,搖頭道:“在黑龍眼中我看到了人性化的智慧與理性,巴利斯坦能騎龍可能是因為龍女王的命令。如果這個猜測成立,那......”

        “那就更可怕了。“朱斯丁·馬賽爵士粉臉慘白。

        接著,這位王領貴族的藍眸開始閃爍晦暗不明的光彩。

        臉上長滿麻子的里查德·霍普爵士低低一笑,輕聲提醒道:“其實,我們都知道,還有一種更簡單有效的法子......”

北京pk10怎么玩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今天 网上股票配资平台 辽宁快乐12开将结果 怎样买快乐8才能赢 浙江11选五中奖规则表 福耀玻璃股票分红记录 上证指数代码 上海快3最新开奖 localhost 上海时时乐和值尾 3d试机号后专家分析汇总 三一重工预测目标价 河南省快三跨度走势图 100元分辨真假钱窍门 极速时时彩登录网站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选九梦.财富 甘肃十一选五遗漏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