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男人的江湖在線閱讀 - 第346章 緣來緣去

第346章 緣來緣去

        過去管理礦山上的幾十個人很輕松,梁惠凱覺得自己還是個人物。而這次進京,讓他產生了很大的挫敗感,誰都能鄙視他,即便是別人不鄙視,自己也鄙視自己。參加了公司年會,讓他意識到自己是當不了公司領導的,差距太大;賭石又讓穆惠嘲笑一通,這還能忍受,小毛孩嘛,何況術業有專攻,哥不擅長那一塊;剛才又讓劉翠花上了一堂課,連前妻都覺得他是井底之蛙了!

        不過,劉翠花這一席話這讓梁惠凱覺得她見識匪淺,長進了不少。一日夫妻百日恩,無論如何劉翠花的進步是他最喜歡看到的,由衷的說道:“翠花,任何一筆經歷都是財富,衷心祝愿你越來越好。”

        劉翠花卻一點都不領情,說道:“再好有什么用?你還是你我還是我。現在想想你也夠絕情的,我把我最好的年華給了你,你卻不給我一點改正的機會,就那么決絕的離開了我!”

        梁惠凱心想,假如我現在是個窮光蛋,你還會這么想嗎?你會慶幸離開我的!當然這話就不能說了,太傷人,勸道:“現在說這些已經沒意義了。咱們分開后,你受了不少罪,我也受了不少罪,慶幸的是咱們都挺了過來,日子也越來越好,珍惜眼前的生活吧。”

        劉翠花說:“但見新人笑,那聞舊人哭?你和鐘靈成雙成成對的,自然感覺生活美滿,而我現在還孤苦伶仃一人,有什么值得珍惜的?我就納悶,鐘靈好歹也是個名牌大學的學生,非要追你干什么?”

        梁惠凱心里不爽,我怎么了?除了沒文憑,別的哪兒差?論武功,還是膽量?論魄力,還是講義氣?說不上貌比潘安,也比張春強吧?忽地想起張春來,梁惠凱怒從心起,說話也刻薄起來:“在你的眼里我不如張春,但是鐘靈稀罕我,也不在乎我曾經結過婚,是個二手貨,蘿卜青菜各有所愛吧。”

        劉翠花不由得臉色一滯,說道:“那時候還小,不懂事,還提那些事干什么?他又不是真的比你好,只是當初我自己在家沒意思,被他甜言蜜語趁虛而入而已。”梁惠凱冷笑道:“是嗎?那天我聽著你挺忘情的,說什么張春比我棒多了!”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劉翠花的那句話讓梁惠凱暴怒,大打出手。事后更是自卑了好一段時間,生怕村里的人說他那個不行,以至于后來見到張春他都覺得沒底氣。好在后來的女人們對他很迷戀,才漸漸的把這件事忘了。這次話趕話的,終于把憋了幾年的心里陰影說了出來。

        劉翠花羞愧的漲紅了臉,忽地又咯咯直笑,解開大衣的扣子,挺了挺愈發豐/滿的身子,扭過去輕輕的拍了一下梁惠凱的手,嬌滴滴的說道:“原來你是在乎這個呀!嘻嘻,傻瓜,女人在床上的話也能信?我只是隨口說說的。在我心里誰也沒你棒,要不我也不會念念不忘你的。”

        梁惠凱不是吃這一套,心里還郁悶呢,說道:“我發現你的話就不能信!不過,這次你衣錦還鄉,張春是不是又要后悔了?說不定還要追你,你們可以再續前緣了。”

        劉翠花恨恨的說:“好馬不吃回頭草,做夢去吧!他比你還可恨,當初騙了我,最后卻嫌我傷風敗俗——他們一家都是小人!尤其是他爸爸,還校長呢,越有文化的人越卑鄙!”

        過去,張春是梁惠凱的禁忌,在他面前幾乎沒有人提起張春,何況他又很少回家,所以張春和劉翠花之間的恩怨梁惠凱幾乎不知道。聽她滿腹怨恨,梁惠凱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說不上是同情,還是幸災樂禍。又想到,這幾年雖然她也走了不少彎路,但也都是生活所迫,或者是急于想證明自己,有些急功近利,但愿以后她有個好歸宿吧。

        聽著身旁的人呼吸聲很重,梁惠凱側臉一看,劉翠花腮幫鼓鼓的,鼻翼一張一翕,胸脯上下起伏著,仿佛是就要爆炸的一個大氣球,這家伙還是滿腔怨恨!如此看來劉翠花更恨張春,梁惠凱心里舒服了不少,說道:“過去的事兒就讓他過去吧。禍福相依,現在你可趾高氣揚的回家了,這幾年的罪沒有白受。”

        劉翠花忽然笑嘻嘻的說道:“是嗎?還挺關心我哈?謝謝啦!嗯,是不是還在乎我?你若是還喜歡我,我就勉為其難的跟著你。”真是蹬鼻子上臉,梁惠凱拉下臉說道:“不敢!還是從此以后互不打擾為好!”劉翠花恨得牙根癢,冷笑一聲,靠在座位上不說話了,梁惠凱更懶得說,車里頓時安靜下來。

        穿梭在車流中,梁惠凱發現京城在不知不覺中發生著變化,出來北京時,大街上夏利、面包車還四處可見,現在的出租車大多變成了現代、捷達,可謂日新月異,翻天覆地啊。

        看著很快就要到了,劉翠花忽然問道:“你賣給穆老板的那只黑碗多少錢?”原來是想問這個!我能告訴你嗎?梁惠凱說:“我們是拿寶物互換的,他送了我一個黃花梨筆筒。”

        劉翠花顯然不信,切了一聲說道:“我給你介紹了一位這么大的金主,還跟我說假話?即便咱倆不是夫妻了,還有誰比咱們互相熟悉的?怎么一點實話都沒了!雖然說古董買賣的中間人也要收錢,但是我還能要你的錢不成?看把你嚇得!”

        不在乎錢你提它干嘛?而且還特意提出中間人來?梁惠凱不禁想笑,只是他還真不知道有中間人抽成這個講究。不過,從這點來講還真得感激她,倒不是因為錢而是跟著穆雷學了一身功夫。

        但是感謝的話是不能說的,不知道她下一步會干什么,梁惠凱想想說道:“人這一輩子能遇見就是緣分,不光是我和穆叔,也包括你。有句話叫有緣躲不開,無緣碰不到,緣來則聚,緣去則散,隨緣自適,煩惱自去,什么事兒都看開些吧。”

        這句話雖然梁惠凱張口就來,也被無數人引用過,但是真能做到的有幾個?最起碼梁惠凱是做不到的。就像他一直忐忑著怎么去見劉若雁,見到了說什么,更不知道劉若雁這一年來有什么變化,她是不是也找對象了?假如找了對象,她的對象是不是能夠疼愛她一輩子?這些問題一直在他心中困擾著,揮之不去。

        劉若雁是梁惠凱心中的女神,崇拜,愛慕,愿意為她死去。只可惜,女神最終還要被別的男人牽走,成為他人的新娘。每每想到這兒,他的心里充滿了酸楚。有時候想,假設第一次來北京找劉若雁的時候已經有了現在的身價,是不是膽子會大一些?或許這就是陰差陽錯吧!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尤其是女神離他這么近,卻又求之不得,更是讓他無限遺憾。而且越到年底梁惠凱越緊張,既渴望又害怕見到劉若雁,所以一直不敢打電話問她回來了沒有。就在他猶豫不決時,不成想劉若雁找來了。

        這天鐘靈剛考完試,倆人正商量著吃什么去,梁惠凱的手機響了起來。一看是劉若雁的,梁惠凱頓時臉色發白,握著手機的手竟然緊張的有些發抖。鐘靈氣壞了,斜了他一眼罵道:“呸!看你那熊樣!接吧,你的女神回來了,這不是你期盼已久的嗎?怎么到跟前卻熊了?”

        梁惠凱尷尬極了,定定心神接通了電話,澀澀的問道:“姐,你回來了?”劉若雁咯咯嬌笑,說道:“我不給你打電話,你是不是就不準備給我打了?嘻嘻,來北京了沒有?”梁惠凱說:“已經來了,鐘靈剛考完試,我們正打算著什么時候去看你呢。”劉若雁笑道:“沒把姐忘了就好,謝謝啊。我想想,別來我家了,估計你也拘束,我去找你們吧。”

        劉若雁的一個電話就讓梁惠凱沒了魂兒,鐘靈恨得真想撓他個滿堂紅。要不是兩家差距太懸殊,他們之間幾乎沒有可能,而且劉若雁也承諾過不和她搶這個傻小子,非要大吵大鬧一番不可!

        鐘靈耐下性子說道:“你現在再惦記著人家就不對了!劉姐把你當弟弟,對你那么好,你怎么能有歪心思呢?既然劉姐是你心中的女神,就不要褻瀆她,而是要祝福她。”

        梁惠凱尷尬的說道:“對不起,寶貝兒!我、我并不是有歪心思,只是……,哎,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說,總之你放心好了,這一輩子我只娶你,哪怕是西施在世也不能和你比!”

        鐘靈心里一暖,說道:“說心里話,過去我最怕的就是劉若雁,知道自己哪一方面也比不過她。但是現在我卻不擔心了,不是因為你,而是因為她。劉姐不僅美如天仙,關鍵是還真誠、睿智,知道自己干什,要不我能允許你見她?再說,沒有人比我更了解你,你這人雖然不咋地,但是好面子,義字當先,所以我知道你不會拋棄我。但是你從小就有女人緣,這讓我很不放心,說,王冬冬這一陣干什么呢?”

        神轉折!鐘靈冷不丁的逼問,讓梁惠凱吃了一驚,做賊心虛呀!裝作生氣的樣子說道:“你的思維跳躍的太快了吧?沒來由的提她干嘛?人家干什么又不給我匯報。好了,一會兒做飯,還是去江燕姐那兒吃?”鐘靈斜著眼盯了他一會兒,似笑非笑的說道:“心虛!越是裝作委屈的樣子越說明你心里有鬼!現在沒工夫收拾你,晚上咱們再算賬!”

        梁惠凱心里一松,抱著她的細腰,在她耳邊賤兮兮的說道:“嘿嘿,晚上算賬?你什么時候是哥的對手?那次不被哥收拾的要死要活?”鐘靈登時羞紅了臉,罵道:“滾!一點正形都沒有!我給江燕姐打電話,讓她給留個雅間。”

        兩人在樓下等了一會兒,劉若雁的紅色法拉利拐了進來。鐘靈假裝熱情的撲過去,和劉若雁抱在一起,說道:“姐,想死你了。”劉若雁飄了梁惠凱一眼,笑笑說:“不討厭我就好啊!”鐘靈臉一紅,說道:“你就愛調侃我!回屋吧,別再樓下凍著了。”

        梁惠凱看到劉若雁思維就枯竭起來,不知道該說什么,進到家里,下意識的幫她脫掉大衣,掛在衣帽鉤上。鐘靈酸溜溜的說道:“姐,還是你的待遇高,他從沒這么伺候過我。”劉若雁咯咯一笑,說道:“他是我弟弟,還吃醋了?小樣!看姐給你帶回來什么禮物了。”

        劉若雁從包里拿出一個盒子,放在茶幾上,說道:“打開看看,情侶表,姐送你們的結婚禮物。”鐘靈看著表盒上的英文是“breguet”,知道怎么讀,但是卻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打開一看,是一對玫瑰金的機械表。雖然不懂,還得拿起來裝模作樣的夸道:“姐,真漂亮,謝謝了!”

        “這是‘寶璣’表,英國女王維多利亞和首相邱吉爾等名人都是它的顧客。”劉若雁笑瞇瞇的說著,又拿起男表解釋道:“它的表殼是以18k玫瑰金鑄造,側面精美的紋飾叫錢幣紋,表背是藍寶石水晶。刻度盤是用大明火燒制的琺瑯藍,表帶是鱷魚皮的,據說它的軸承是有25顆寶石構成。”

        鐘靈一聽就緊張起來,說道:“姐,這也太貴重了吧。”劉若雁說:“我是從國外買的,相對便宜。為什么送你寶璣表,是因為寶璣始終秉持對女性深刻的體察與理解,將繞指綿柔化作腕間永不止息的時計,獻予披裹無上榮光的母親,用咱們國語講:‘寄情于腕,燦若云錦。’知道姐的用意了吧?”

        鐘靈眼睛紅紅的,說道:“謝謝姐!你對我們的好,我會永遠記著。”劉若雁說:“小梁對我不僅僅是救命之恩,而是有更深的生死情誼,我希望他過得好勝過對我自己的期望。”鐘靈感動的說道:“我知道,姐,你就是我們的親姐。”

北京pk10怎么玩 777娱乐电玩城 上海时时乐怎么停了 上海11选五走势图一牛 上证蓝筹股有哪些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贵州十一选五 江苏快3发彩网 浙汇体彩11选5走势图 时时彩历史开奖数据 基金配资申请 广西快3快三遗漏值统计 幸运28彩票是合法的不 江苏11选五专家推荐号码 2012年3月上证指数 看贵州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 用真钱打麻将的软件 重庆快乐10分开奖结果同尾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