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姐妹花的最強兵王在線閱讀 - 第1733章 三個原因

第1733章 三個原因

        如果這世上有蠢人鉆到一條大蟒的肚子里,林軒自問,絕不會是這樣的蠢人。

        但現在,他豈非比這種蠢人還要蠢?

        鉆入了一條誕生自從極之淵深處的生靈狂蛟肚子里,這世上,已不會有第二個這樣的人。

        因為這世上本就沒有第二條這樣的蛟龍,至于林軒為什么會突然鉆到這狂蛟的肚子里,卻有三個原因。

        第一個原因,當然就是他已走投無路。

        這狂蛟實在是不弱,否則的話,林軒又怎坑被他銜著飛出去十幾里而掙脫不開?

        是他不想嗎?

        是他不能!這狂蛟之力大,便是他使勁渾身解數,融合天皇鏡后,踏入武道人仙巔峰的八百枚穴竅全力運轉,他自忖就連周圍的海水都要被他的氣勁給加熱到沸騰蒸發了!這種力量和溫度,足以融化鋼板,可卻無法讓這狂蛟柔弱的嘴唇燙傷哪怕半點。

        一個人的嘴里,無疑是柔軟的,無論哪里藏著一條靈活軟糯的舌頭,這地方就一定會溫暖且潮濕且脆弱。

        這狂蛟之強,林軒暗中想到,恐怕單純從身體強度而言,甚至比得上老龍王!不過老龍王的法相著實厲害,日月星辰若出其中,的確不愧是上古龍族最后的王者。

        他彼時的確已走投無路,既掙脫不開,又想不到法子擊敗這一條狂蛟,更何況,狂蛟上下顎的力量幾乎將他壓癟!而狂蛟嘴中凝聚的靈力洪流,則是真正致命的手段,就算是巔峰人仙,被這種程度的靈力洪流吞噬,恐怕也要粉身碎骨,死無葬身之地。

        林軒當然不想死無葬身之地,一個人若是真死了,也一定會想要有埋骨之地。

        曝尸荒野豈非悲哀?

        葬身在狂蛟的肚子里,也遠比在靈力洪流之下粉身碎骨好得多。

        至少,他還能作為養分,成為狂蛟的一部分,或許還能報仇也說不定。

        而第二個原因,則是他看到了一樣東西。

        這是一樣只有男人才有,女人絕不會有的東西。

        但凡接觸過女人的男人,都不會懷疑,之前與林軒對話的,絕對是一個真正的女人。

        只有真正的女人,才有那份幽怨,那份嬌柔,那份不經意間流露出的嗔意。

        毫無疑問,林軒也知道,剛剛與他對話,并且大方送出天皇鏡,然后聽到蚩尤之心四字翻臉的,只會是一個女人。

        如果林軒和一個絕世美女在約會,到了香軟臥榻上才發現這女人身上有一件男人才有的東西,他的表情一定會十分精彩。

        好在這里并非是鋪滿了香軟被褥的大床,他眼前的也不是絕世美女,而是一只誕生自從極之淵的狂蛟。

        而且還是一只公的。

        就這一條,足以讓林軒鉆進狂蛟的肚子里了。

        更何況,他還有第三個原因。

        因為他已進入過另一只大魚怪的嘴里,他發現那里既潮濕又腥臭,任何一個人,只要去過一次,絕不會想去第二次。

        但狂蛟的嘴里,非但沒有腥臭味,甚至十分的干凈。

        林軒恐怕自己的嘴里,都沒有這狂蛟的嘴里來得清潔干凈,因為他的確是用過餐而且還未曾刷牙。

        可這狂蛟的嘴里,卻仿佛每時每刻都有人在為他清潔,是如此的干凈,粉紅色的肉壁比少女的閨房還要來得粉嫩。

        而那一條鮮紅分岔的蛇頭,豈不是如一條歡迎客人進入的紅毯?

        既然有人歡迎他,他何不妨大大方方的走進去?

        但到底有些狼狽,他是滾進去的。

        因為無論誰在狂蛟的嘴里,面對如此浩瀚的靈力洪流,恐怕也無法做到鎮定自若的走進去,林軒也做不到。

        還好狂蛟的嘴里并不算太滑,林軒一個翻身又站了起來,這三條理由,已足夠林軒冒險。

        更不用說,他滑入狂蛟的腹內,便已聞見了一種芳香。

        這是一種只有女人才有的芳香,混合著一點淡淡的乳香,簡直要人老命。

        這狂蛟的腹內,別有洞天,是林軒已想到的。

        可他沒想到的是,這狂蛟的腹內,竟是一座少女閨房。

        而且此地張燈結彩,卻已成了婚房,大紅的帖喜被褥,對鏡貼花黃的丫頭,柔柔的露出的香肩,林軒幾乎以為這是一場夢!這女人是新娘子,他是不是男主角?

        抑或是他闖入了別人的夢中。

        一簾幽夢。

        少女柔柔的手,有些笨拙的對著鏡子擺弄珠釵,珠釵并不算好看,只是普通的珍珠。

        普通的珍珠,就連釵子也只是普普通通的梨花木,甚至品質都不算好,看上去幾乎有些枯黃,或是蟲蛀。

        可點綴在她的秀發上,卻成了這世上最美妙的珠寶,無論多少錢,也休想買到。

        也無論多少男人,都足以為之瘋狂。

        就連林軒看到眼前的少女,恍然如夢之間,也是癡了。

        無人能不癡,除非這人本就是癡子。

        所以他身上噗噗噗多了三個血洞,若不是林軒修為尚算不錯,只怕身上已多了三百個血洞。

        因為這一個剎那,少女已驟然出手,她致命的武器并非是刀、是劍,而是她手中的珠釵。

        如果這世上有人說,一根破木頭能洞穿林軒的胸膛,能在一個武道人仙巔峰的開七八個洞,恐怕無論是誰,都只會覺得這人瘋了。

        林軒也不相信,但現在他信了,因為這一根珠釵,的確在他身上開了三個洞,鮮血汩汩流出,他卻全無感覺。

        他沒有動,因為他愕然發現,眼前的女人,是他此生見過最強的人。

        武道最強的人!她豈非就是一位武道通神的高手?

        否則的話,林軒又怎會無法從她身上察覺到任何氣息,只因她的修為,遠超過了林軒!林軒驟然明白過來,她為何能在從極之淵深處活下來,而且能活幾十萬年之久。

        她已能控制全身上下每一個細胞!再加上從極之淵深處的法則之力,她當然能活這么久!“你應該走的,更不該來。”

        少女收了手,那珠釵上,一塵不染,便是剛剛才洞穿了一個人的胸口,卻也沒有沾上半點鮮血。

        少女幽幽的嘆了一句,林軒已覺頭大如斗!因為少女眼眸之中,無意的流露出一股淡淡殺意,便讓他感覺到了如海一般的浩渺與不在乎。

        一個人會不會在乎一只螞蟻的死活?

        當然不會。

        所以少女好似也全然不在乎他的死活,因為在她看來,林軒就是一只螞蟻。

        荒唐的人,做荒唐的事,林軒到了這時候,心中反倒是輕松起來。

        只因無論是誰,如果知道自己明天會死,也一定會豁達開來。

        他搖頭笑了笑:“我不能走,如今見到了你,更不會走了。”

        少女風情萬種的看了他一眼,嬌嗔道:“油嘴滑舌,你許是知道,女人最喜歡聽男人騙鬼的話,可見你身邊的女人一定不少。”

        林軒并不否認,也不承認,只道:“我若是死了,她們也不會如你一樣,獨守空閨,傻傻的等待幾十萬年。”

        少女平靜如水的看著他:“只因她們或許不是真的愛你,不過這世間的男女之愛,又有誰能說得清呢?”

        她說不清,也看不透,所以在這里守了幾十萬年。

        她嘆了一句:“你可知道我為什么還不殺你?”

        林軒笑道:“因為你已有幾十萬年,沒有和別人說過話,所以你其實很想和我說說話,你不想我太快的死掉。”

        一個人如果幾十萬年如一日的面對黑暗,面對古怪不通人言的深淵怪物,面對浩瀚美麗卻沒有回應的深淵。

        那無論是誰,幾十萬年后遇著一個能和她說話的人,都不會想他很快的死掉。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