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從復制開始稱霸天下在線閱讀 - 第70章 重回虎山

第70章 重回虎山

        陳一何酒沒有喝完就跑回了房間,畢竟和尚是因為他送了命,等官府派人來了,可就不好收拾了。

        剛才刀客出手,替陳一何除去了和尚,陳一何只是敬了他一杯,卻沒有追出去多問。

        陳一何知道,此地不宜久留。

        至于下一處,陳一何在喝酒的時候也想好了,如今龍王雖然不在了,但他仍然要回虎山,徐甲還在那里等他。龍王的死訊,也需要他親自帶回去。

        第二天清早,陳一何悄悄溜出客棧。臨走前,他還不忘看了隔壁客房一眼。

        大半年前,在那間客房里,他跟龍王偷了吳川老怪師徒二人的錢和武功秘籍……

        “駕!駕!駕!”

        快馬加鞭,沒有墨跡,陳一何要在最快的時間里趕回虎山!

        ……

        “吁……”穿過群山城,等到了虎山的時候,已經是晚春了。

        轉眼近一年,虎山幾乎沒有什么變化……

        這里,群山仍然四面環繞,樹木仍然重重疊嶂,山頂仍然聳入云端,云霧將翠綠的山體包圍,顯得山色空漾,虛幻縹緲……抬頭看過云端,陽光從正上方不偏不倚地照下,正好一只老鷹飛過,投射下一塊漆黑的影子……

        與去年來時,一模一樣。

        只是,這一次,沒有龍王為他接風洗塵,沒有徐甲跟他同行。

        陳一何跳下馬,等著徐甲來迎接他,他要將自己這一年來的經歷都跟徐甲說,還有有關龍王的事情。

        可是久久等不到徐甲。陳一何心中尋思,“不應該啊!站在虎口上隨便一張望,就能看到我啊!”

        陳一何靜下心來,才感覺到周圍的異樣,沒有熟悉的氣息,沒有人的氣息。

        找遍整座虎山,沒有發現一個人!龍虎門的旗幟下面,空空蕩蕩,虎口上積落的灰塵與落葉,很厚很厚。

        “徐甲呢?龍虎門的兄弟們呢?”陳一何納悶。一絲不安在他心中升起。

        順著記憶中的印象,去找白毛巨虎,溪流還是那條溪流。

        陳一何走進黑暗的山洞里,他能夠清楚地聽到自己腳步的回音,與當初一模一樣,可是那股恐怖的氣息不復存在了,陳一何不知道是因為自己變強了的原因,還是……

        還是白毛巨虎的恐懼已經不在了。將整個山洞搜尋了一遍,沒有發現白毛巨虎的蹤影。

        山洞空空蕩蕩,等到陳一何走回到洞口的時候,才發現能夠封鎖洞口的那塊巨石,碎成了七八塊較小的石塊。

        陳一何撫摸在石塊的裂縫上,上面還殘留著一種陌生的力量。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陳一何懷著惴惴不安的心,緩步走回虎口。

        他在虎口上坐了三天三夜,依舊沒有看到任何人,他決定離開。

        “誰!?”就在陳一何轉身的時候,突然怒喝道。

        只見一個人趴在登上虎口的臺階下面,小心翼翼地看著陳一何,眼神中滿是警惕。被陳一何這么一喝,他差點從臺階上滾了下去。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陳一何已經站在了他的身前。

        陳一何認得這個人。這個人是龍王的好幫手,也算是龍虎門的得力干將,之前還給他倒過酒的。

        “你鬼鬼祟祟的,在干嘛?”陳一何問道。

        “呃……唔……”那人支支吾吾的,被陳一何這么一刺激,一時半會說不出什么話來。

        “龍虎門的兄弟們呢?徐甲呢?”陳一何又問道。

        那人“哇”一聲就大哭了起來!

        “你安撫一下情緒,慢慢跟我說,沒事的。”陳一何有一種不祥的預感,不由得皺緊了眉頭。

        那人哭了很久,哭完便對陳一何跪下了,哀求道,“一何,你一定要為我們龍虎門做主啊!”

        “你有話好好說啊,干嘛跪下啊!”陳一何有點急了,他心一疼,對那人說道,“你……你是不是知道……龍王的事情了……”

        那人點點頭,眼淚又嘩啦啦地流下了……“我本來還不信,直到今天看到你一個人坐在虎口上,才不得不信……我們的老大……嗚嗚嗚……”

        陳一何苦笑一下,怎么會不知道呢?他又怎么瞞得住呢?他還想著親自把龍王的死訊帶回來。現在江湖上的消息滿天飛!他好心地安慰,“我實在沒有龍王的消息,他的生死,我真的也不知道。”

        不知為何,陳一何心中突然閃過一道龍王還活著的念頭,畢竟他沒有親眼見到龍王的墳墓和尸體。

        活要見人,死要見尸。沒有見到,什么都不作數。

        “老大,你怎么就這樣把兄弟們丟下了啊!”陳一何沒有得到龍王的消息,基本就宣判了龍王的死刑,那人痛苦地大叫,“兄弟們還等著你啊……”

        “到底怎么了?”陳一何把那人扶起來,焦急地問道,“兄弟們人去哪了?徐甲呢?”

        那人將手朝遠方一指,回答道,“他們被抓起來了!”

        “具體怎么回事?”陳一何知道那是群山城的方向。

        “半年前,你們離開虎山兩三個月的時候,來了一眾錦衣衛,將我們龍虎門一網打盡了!”

        “龍王不是說過,虎山群山疊嶂,樹木茂盛,只要兄弟們躲起來,就不會被抓了啊!而且,小小的群山城,哪里來的錦衣衛啊?”

        “長樂門的老板馬明被殺,朝廷將責任怪到了我們龍虎門的頭上,后來張公公派錦衣衛取代了群山城的官兵……正好是入秋時節,草木干燥,他們就放了一把大火,將整個虎山都點著了!”那人強忍著哭腔,繼續說道,“我們在山洞中嗆得不行,只能走出山洞,不然就要被火燒死、被煙熏死……”

        “好狠的錦衣衛!”陳一何恨得一拳在巖壁上打了個窟窿!馬明明明是李瀾殺得,朝廷竟然將這個仇算在了他和龍王的身上!

        好一招栽贓嫁禍!

        “等我們走出山洞的時候,錦衣衛早已在等待,等著我們自投羅網。徐甲,也被抓了。”

        “他們還在群山城嗎?”

        “好像還在群山城的大牢里,不過過兩天就要被押往帝都了!”

        “押往帝都?”陳一何不解。

        “等待秋后問斬。”

        “當著長樂門所有人的面?”

        那人搖搖頭,“我只知道,所有人都會看得見。”

        “才出來的消息嗎?”

        那人又點點頭,“三天前才傳的,三天后動身。”

        “媽的!”陳一何知道,現在龍王不在了,朝廷的人敢動龍虎門了!而他們恐怕只是為了讓長樂門不再糾纏此事。“不能讓徐甲和兄弟們白白送死啊……”

        陳一何拍了拍那人的肩膀,說道,“這件事交給我了,你現在負責去準備好馬匹,這些是銀票,三天之內,有多少買多少!”

        “這?”望著陳一何掏出的一大疊銀票,那人問道。

        “記住,別暴露了身份,將馬匹在城外一里路的地方捆好,下一步,我會再跟你說。”陳一何吩咐道。

        “好!”

        “對了,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回答道,“我叫高地淳。”

        “高地淳?”

        “高山的高,大地的地,淳厚的淳,三點水的淳。”

        “好,快去吧!一切小心行事。”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