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大將軍的小男人在線閱讀 - 第72章 八卦

第72章 八卦

        有人天生喜歡當官,有人天生喜歡育人,也有人天生喜歡經商,黃浪就屬于天生喜歡經商的那一類。

        只要提到賺銀子,立刻就能精神百倍,膽子變壯了,口才變好了。

        方旭打量著黃浪的變化,他發現這種變化黃浪自己都未必清楚,而是真的發自內心的興奮,積極。

        “表姐夫,你放心,這事我會辦好,您現在還,還能出府看莊園嗎?”黃浪問道,很擔心方旭出不了府。

        事實證明黃浪的擔心是對的,方旭也被禁足了,理由是這段時間燕京不太平,別出去浪了。

        這次的禁足是武安伯下的,至于何時出府,待到西陵使者團到了再說,那時候燕京會戒嚴,就算有人想搞事,也得掂量一下。

        當然了,武安伯真正擔心的是那些殺手刺客,萬一對方刺殺的心思未熄,現在出門太危險了。

        方旭能說什么呢,只能苦哈哈接受。

        “莊子的事情你盡快落實,然后我整個了個染布的莊子,你有時間幫我盯一下,我手里沒有人可用。”

        方旭雙手一攤相當無奈,手中無人難辦事啊,而且還被禁足,只能找一個會做生意的人去盯著。

        至于指望大將軍提供的那些老兵,還是算了吧,那些人出苦力還行,別的不行。

        “放心,保證給你辦好。”黃浪拍拍胸膛,相當給力。

        于是方旭把老兵的事情一說,黃浪嘴角一陣狂、抽,跟定國公府合作,還真是哪都能看到老兵的影子。

        一個個脾氣又臭又怪,很不好打交道,不過對定國公府的忠心倒是令人佩服。

        “既然提到了定國公府的生意,我就把這國公府這兩天發生的事情跟你講一講吧,省得你什么都不知道。”

        黃浪湊到方旭耳邊,小眼睛折射、出八卦的神光,就跟八婆上身似的,那肥胖的身子一動,肥肉顫抖。

        “講講。”方旭來了興致,回門后就在想定國公夫人,也就是他的丈母娘會怎么處理鋪子的事,也沒聽大將軍提起。

        還以為這事需要一段時間處理呢,沒想到人家已經開始處理了。

        “這事說來話長,拿杯茶來。”黃浪一伸手,被方旭一巴掌拍下去,什么臭毛病呢。

        “小孩尿床說來話長,你丫的給我長話短說。”方旭一指黃浪的大肥臉,真當他時間多呢,就算禁足也有很多事情要忙滴。

        “哎,好來。”黃浪是個見風使駝的,那是方旭怎么說,他就怎么做,立刻長話短說,短話長說,叨叨了一上午。

        定國公很熱鬧,在方旭離開后,定國公就開始著手分家的事情,不管對方愿意不愿意,統統分出去,他現在要嚴格掌控定國公府。

        所有的不穩定因子統統排出去,限期搬出定國公府,想在府里繼續混,不可能。

        李玄義氣的跳腳,他沒想到定國公翻臉無情,說分家就分家,他不過是嘲笑方旭幾句,那紈绔就那么香嗎?

        比他們這些流著相同血液的人還香!

        是的,方旭就是那么香,誰都不能嘲諷,分家,必須分,不管你樂意不樂意,統統分掉。

        定國公這次異常的堅決,誰都勸不了,親情牌在定國公這里完全打不響,你打一張他撕一張。

        常年帶兵養成了定國公說一不二的性格,意志相當堅定,誰來都不管用,就連大皇子親至說情都不管用。

        大皇子為什么親至呢?

        那是因為有人把禮送到了皇子府,需要銀子的大皇子拿錢辦事,同時也想在定國公面前落個好印象,順便還能拉攏一批人。

        定國公府的那些人,別看一個個沒啥大用,如果利用好,也可以起到出乎意料的效果。

        皇子們都在使手段拉攏定國公府的人,定國公這一脈很難拉攏,主要是成員少。

        老大李蕭蕭自小跟著定國公在軍營混,老小李易水被大將軍從小調、教到大,后來大將軍去了邊關,又被定國公夫人調、教。

        根本沒機會也拉攏不到,只能從旁系下手。

        大皇子的面子給嗎?

        當然不給,定國公對大皇子的出現相當無語,這人表現看著挺忠厚,怎么心眼也那么厚呢?

        那些托關系找上門的家伙都有主子好吧,他們的主子自己不出現,把大皇子捅出來,大皇子還真就上門了,哎喲我去!

        定國公當時真的有種日某動物的沖動,都是一個爹生的,智商咋差那么多呢?

        大皇子無功而返,心里對定國公相當不滿,認為定國公不給他面子,于是小本本上記了一筆。

        定國公府的分家繼續進行,因為那些族產都是定國公一脈打下來的,其他人想染指很困難,再加上定國公的強勢,一個個那叫一個失落。

        定國公雖然強勢,也不算絕情,都給他們分配了院子,只是以后沒有了月俸可領的這些族人,生活肯定陷入困難。

        如果沒有本事掙銀子,就等著餓肚子吧。

        定國公在行動,定國公夫人也沒客氣,那些主要的街道上的鋪子一一收回,只有那些不重要的鋪子才分給族人。

        定國公府缺錢,對族人也就沒有必要大方,誰讓他們不能堅定的站在定國公府的立場上呢。

        對于那些立場堅定的,自然分家的時候好處也有不少。

        兩個厚道的人主持分家,一碗水真沒端平,于是引發了不少爭吵,最后被定國公派人拿棍子趕出去。

        黃浪講到興奮處,手舞足蹈,好像他在現場親眼看到一般。

        “這消息你從哪聽到的?”方旭好奇的問道,這種嗅事那些人應該沒臉往外說,定國公也不會往外傳,黃浪怎么會門清呢?

        “從定國公府下人嘴里傳出來的,只要有人往外傳,我就能知道,這年頭消息靈通很重要,要不然生意怎么做大做強。

        我跟說,我可以清楚的知道哪家府上的小姐生辰,我還知道她們何時辦宴會,請什么人,需要準備什么東西。

        這些都是從那些權貴府中的下人嘴里買來的消息,而我也會適當的推出鋪子里的商品,大賺一筆。”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