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國醫無雙在線閱讀 - 第0035章 真正的欲情故縱

第0035章 真正的欲情故縱

        翌日,從床上爬起來,洗漱后,陳步感受了一下體內的真元,還是嘆了口氣。

        “看來,確實得找個機會搬出去。宿舍里想要吸納足夠多的星月光華,實在有些困難。”陳步心里念叨著。

        但是眼下,陳步自己還是個窮逼,這想法也只能往后推了。

        重新給自己的手纏上了紗布,董初洛的微信也發了過來。

        “出發啦!先吃早飯,再去圖書館,沖鴨!”

        陳步腦子里自然而然浮現了女孩俏皮的笑容,覺得清晨的陽光都分外柔和。

        現在才早上七點多,圖書館也是八點鐘才開門,等陳步到了學校食堂,看到已經買好早餐的董初洛,手里舉著一個包子,沖著他揮著手,臉上洋溢著純凈的笑容,脖子上掛著一張借書卡,身上換成了一套藏青色拉鏈衫,腳上也換了一雙小白鞋,扎著一個馬尾辮。

        等陳步坐在面前,董初洛推過去一個鐵盤子。

        “快吃快吃,吃完我們一起去圖書館。”

        “好。”

        南城大學食堂的早餐還是比較豐盛的,董初洛為他準備的是小米南瓜粥,還有一籠小籠包,一份蒸餃。

        “你們男生都挺能吃的吧?你也要多吃點,嗯……你現在還是有些瘦呢!”董初洛一臉認真說道。

        陳步一口一個小籠包,反觀董初洛,一個小籠包還得分三口吃,慢慢悠悠的。

        “對了,昨天那個劉什么,送你回宿舍了嗎?”陳步忽然問道。

        “啊?”董初洛微微一愣,搖了搖頭,“對哦,你說這個,我還覺得奇怪呢,他沒和我一起回去,讓我先走,然后我今天早上聽同學說,他昨天在學校外面喝酒喝多了,還和別人打架了,估計要受處分。”

        “那我就放心了。”

        “什么?”

        “我說,那我就很痛心了。”陳步一臉認真說道,“大家都已經是大學生了,又不是小孩子,怎么可以喝多了就到處尋釁滋事呢?等有時間我一定要好好勸勸他,有些不像話了。”

        董初洛點點頭,深以為然:“我也是這么覺得的,喝了酒就打架,太惡劣了。”

        陳步眼珠子一轉,立刻接著話說道:“其實這還算好的,我是比較同情他未來的妻子。”

        “為什么?”董初洛眨巴眨巴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陳步,眼睛里寫滿了小問號。

        陳步解釋道:“你想啊,這劉同學結了婚之后,估計還會酗酒,這要是喝多了,就會家暴,而且,現在他的暴力傾向已經體現出來了,現在新聞上不都經常說嗎?總有一些渣男,酒喝多了,就對自己的女朋友或者妻子拳腳相向!”

        董初洛嚇了一跳:“不……不會吧?劉凱奇平日里看著挺好的啊!”

        "對啊,那些人沒喝酒的時候也挺好的,但是一旦喝了酒,就會家暴自己的另一半,這是什么?這就是披著羊皮的狼啊!"

        董初洛小臉煞白,使勁點頭:“我覺得你說的對,我爸爸有個朋友也是這樣,喝多了就會打自己老婆孩子,哎……看來以后,我要離劉凱奇遠點了。”

        陳步笑著說:“其實也不能這樣,大家還是同學,該相處還是得相處,就是適當保持點距離挺好的,相信劉同學以后也會洗心革面,希望他能夠重新做人吧。”

        董初洛忽然深有感觸,認真看著陳步,眼睛里還有點贊賞:“陳步,你這個人真挺好的,劉凱奇都那樣了,你還一心希望他變得更好!”

        如果劉凱奇在這里,怕是會一口老血吐出來。

        老子到底怎么樣了?

        陳步擺擺手,不以為然:“只要人人都獻出一點愛,這個世界就會變得很美好,不說了,不說了!”

        “嗯!”

        等吃過早飯,兩人一起去了讀書館。

        董初洛先是還了兩本書,隨后又找了一本《中國古代文化常識》看,而陳步自己,轉悠了兩圈,等到回來時候,拿著好幾本書。

        《黃帝內經》、《本草綱目》、《傷寒論》。

        “咦?陳步,你對中醫很感興趣嗎?”董初洛壓低了嗓子小聲問道。

        “嗯,想學習學習。”

        “為什么啊?你不是計算機系的嗎?”

        “是啊,但是如果以后,我有了心愛的女孩子,她要是忽然生病了,我可以更好保護她。”陳步認真說道。

        董初洛頓時一臉驚訝:“哇,那你以后喜歡的女孩子,一定很幸福!”

        “哪有自己夸自己很幸福的,傻孩子,謙虛點。”

        董初洛:“???”

        “噓,圖書館呢,不要說話了,先看看書吧。”

        “哦!哦!”董初洛腦子還有些懵,總覺得哪里不對勁。

        剛才自己想吐槽什么來著?

        等看了一會書,時間差不多了,陳步站起身,和董初洛一起出了圖書館。

        一上午的時間,陳步將《黃帝內經》和《傷寒論》看的差不多了,主要是他有非常好的基礎,再加上這兩本書上的一些論點和想要表達的東西,和他前世看過的書差不多。

        倒是《本草綱目》上出現的一些藥材,是他以前沒見過的,所以需要帶回去多翻翻,與自己腦子里的記憶好好比對一下。

        “陳步,你下午要做什么啊?”董初洛問道。

        “嗯……要去看望一下林無的父親,他父親身體不是很好。”

        “哦!那我就不去了。”董初洛點點頭,似乎還有些失望。

        雖然這種失望是一閃而過,可觀察力敏銳的陳步還是將其收入眼底,心中格外欣慰。

        讓董初洛露出這樣的表情,就意味著,對方其實很享受和自己待在一起的時間。

        不過,也正是在這種關鍵時刻,自己應該適當拉開些許距離,讓董初洛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多想念一下自己,并且還會覺得有些期待著下一次見面。

        這才是欲情故縱的正確使用方式。

        告別了董初洛,回到宿舍里,又是趕緊將手機充上電,隨后將那本帶出來的《本草綱目》放在書桌上。

        “老陳,你這一大早的,去哪了啊?”老四睡眼朦朧道。

        陳步看了眼時間,現在是十一點半了。

        還特么一大早!

        “別問,問就是談戀愛。”陳步說。

        老四不吭聲,拿起肥皂加上一塊毛巾。

        “大中午的,要洗澡?”陳步驚訝道。

        “洗頭!”老四罵了一句,“草!老子這發型,現在還配用洗發水嗎?搓點肥皂擦一擦不就行了?”

北京pk10怎么玩 宁夏体彩经网彩十一选五走势图 管家婆资料大全管家婆 天津11选5拖胆 正规配资平台 辽宁11选五走式图 无息股票配资 快3上海 重庆时时开奖最快直播 连码高手论坛 私募基金配资利率 上海快三预测上海快3推荐 北京pk10三码公式教程 北京十一选五前三遗漏 安徽快3号码走势图 重庆时时免费计划软件app 期货配资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