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先婚厚愛,厲少的神秘啞妻在線閱讀 - 第八百六十三章 到底誰是主宰?

第八百六十三章 到底誰是主宰?

        電腦屏幕中,安嘉言冷冽的俊顏泛起了笑,那笑容濃烈,也很顯諷刺。

        厲沉溪卻冷眸黯黯,一言不發,陰鷙的雙眸如炬,冷冷的看著他,一瞬不瞬。

        “請問厲董,你這個所謂的‘放’指的又是什么?”

        安嘉言反問。

        放了舒窈,還是放過讓她做替罪羊,這是兩種概念。

        厲沉溪冷凝著他,再溢出的字音,平緩無波,“碲金礦這一個項目上,你還看不出我指代的是什么意思嗎?”

        言外之意,他在籌備經手碲金礦這一項目時,就已經做好了用自己替換舒窈的打算,安嘉言需要一個擋箭牌,一個可以對外有所交代的替罪羊,那么,這個人選,他甘愿是自己。

        安嘉言也斂去了面容上的笑,靜靜的看著他,輕微的深吸了口氣,轉而出口的字音冷了很多,“厲董的意思我明白了,但是,你不是已經和警方聯手了嗎?”

        “和警方那邊聯手備案,然后做警方的線人,日后的污點證人,假意犧牲厲氏,還有你朋友的江氏和陸氏等,引我出面,不得不說,厲董這招引蛇出洞,倒是還算高明,只可惜,并沒有達到技高一籌的地步。”

        安嘉言下屬的眼線,完全像一個巨大的蜘蛛網,密密麻麻,遍布眾多,雖他本人不在A市,但這邊發生的任何事情,細微到他和舒窈都說了什么,談了什么,他都一清二楚。

        所以,厲沉溪和陸少嶺,乃至江濟生三人的舉動與謀劃,他又豈能不知?

        如果知道這一切,還繼續一味的讓他們進行下去,那就真成徹頭徹尾的大傻瓜了。

        厲沉溪緊了緊眉,“如果你知道了一切,那你就更應該知道,不是我主動聯系警方的,他們徹查的雖然和你有關,但與我的關聯并不多,這個時候,如果你將一切都轉到我名下,不是最好脫罪的時機嗎?”

        “脫罪?”

        安嘉言不屑的輕喃著這個刺耳的詞匯,白皙的面容上,淺笑泛寒。

        厲沉溪沒再說什么,陷入了短暫的緘默。

        安嘉言稍微思量了下,才說,“或許可以,但要改變一下,清清和莫小姐要留在我這邊。”

        他刻意頓了下,又道,“對了,還有江總那位新婚小妻子,叫什么來著,好像是蕭小姐,我沒說錯吧?”

        不遠處的沙發上,江濟生言猶在耳,驀然神色倏地一冷,接連抬起的鳳眸,染滿了難以置信的凜冽。

        厲沉溪面容也十分不桀,陰云密布,“你到底什么意思?”

        “只要你們聽命行事,那她們就不會有危險,否則……”安嘉言拉長了聲音,饒有興趣的輕瞥著屏幕中的厲沉溪,“當然了,清清是個例外,我不會傷她的,而且她在我這里,才會更幸福。”

        “她不是安宛清,她是我的妻子!”

        厲沉溪低沉的嗓音,一字一頓。

        安嘉言卻笑而不語,只是瞇眸望著他,良久,才薄唇微掀淡道,“她到底是誰的,暫時并不重要,清清自己會選擇的,厲沉溪,別忘了這場游戲中,誰才是主宰,你們都要聽命于誰?”

        “如果想讓她們安然無恙,那么,怎么做應該不需要我提醒了吧!”

        話音一落,安嘉言那邊就自動結束了視頻通話,電腦屏幕上,也再次黑了下去,只留下一串不斷跳動的代碼,片刻后,又回到了桌面待機。

        厲沉溪憤懣的閉了閉寒眸,不耐的抬手一把扯開了領帶,再睜開眼眸時,盡可能的壓了壓眸底的陰霾,幻化的眸色清遠似水,又慢慢恢復了一派泰然。

        但不同于他的處變不驚,江濟生反復聯系了數遍蕭奈,一直都無法接通,打去家里,電話也仍舊無人接聽。

        他的秘書火急火燎的從外面跑進來,太過于慌忙連敲門都忘卻了,氣喘吁吁的一進來就說,“江總,不好了!”

        秘書抬手擦了擦額上的汗珠,再度說,“我剛接到的消息,太太和保姆去逛超市,竟被人綁走了,我們安排保護太太的人,也都出了事,已經被送醫院了!”

        “我女兒呢?”

        江濟生焦急反問。

        秘書說,“小小姐被留在了超市,我已經派人接來了,您稍等……”他說著,一轉身向外又跑了出去,片刻后,秘書抱著年幼的小女孩走了進來,江濟生連忙起身,箭步沖過去就將女兒接入了懷中,緊緊抱著。

        孩子還不太懂的具體發生了什么,只是下意識的用手環住了男人的脖頸,還親昵的在他臉頰上親了親,“粑粑。”

        江濟生看著女兒,心里忽悠一沉,將孩子暫時放在沙發上,支走了秘書,繞步就來到了辦公桌旁,“安嘉言綁走了我們每個人的女人,他這是……純屬瘋子!”

        “別急。”

        厲沉溪低沉的嗓音很淡,也很輕,而緊蹙的眉心,卻染出了愁緒,“暫時她們不會有事的,我們先冷靜一下。”

        “冷靜冷靜!”

        江濟生不耐的聲線發啞,“你除了會說冷靜還會說什么?

        阿奈這輩子跟我吃了那么多苦,我沒讓她徹底幸福一天,現在竟又因為我被連累,如果她出什么事,我……”沒讓他說下去,厲沉溪就直接起身霍然截斷,“不只是阿奈一個人,舒窈和晚晚同樣也被抓走了,她們其中任何一個人出事,你以為我們會心里舒服嗎?”

        事到如今,不是只有江濟生明白了蕭奈的重要性,同樣,厲沉溪也深愛著舒窈,如果她出事,那他……陸少嶺也適時的邁步走了過來,動手拍了拍江濟生的肩膀,“你太激動了,和我之前的狀態是一樣的,濟生,我們的女人都被抓走了,所以我們才更要冷靜,更要團結,想盡一切辦法才能去救她們啊!”

        “貿然行事的話,你知道安嘉言會將她們帶去哪里?”

        三言兩語,江濟生徹底沉默了。

        他不知道,厲沉溪也不知道,陸少嶺也查不到。

        安嘉言的勢力太過龐大,海外名下資產無數,龐大的地產和私人宅地,這些如果一一細查起來,最少也要幾年的時間!之前安嘉言帶走了舒窈,厲沉溪徹查了多久,都沒能找尋到任何有用的線索,更何況是現在了!江濟生努力將滿腔躁動的情緒壓了壓,也平緩的深吸了口氣,再恢復的面容冷靜了很多,眸色卻深邃了不少,“好,冷靜,我們暫時先按兵不動,都可以,我聽你的。”

        厲沉溪輕嘆了口氣,也繞過辦公桌輕扶了扶江濟生的肩膀,“我們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相信自己,也相信她們,她們每個人都是我們深愛的女人,應該能挺過這一關的。”

        “或許吧!”

        江濟生愁緒滿懷,無力的喟嘆了口氣,“不過,相較于犧牲,你犧牲的才是最多的,沉溪,那件事你到底要什么時候才告訴舒窈?”

        “不是我不想說,而是那邊一直沒什么動作,沒有合適的機會,再等等吧。”

        厲沉溪側身靠在了辦公桌旁,動手抽出一支煙,放在嘴邊點燃了。

        陸少嶺皺起的眉心緊蹙,“孩子和老婆,你都搭進去了,如果成了,你就是功德圓滿,如果敗了,也是一無所有啊!”

        厲沉溪無力的唇沿染指輕笑,一口濃煙緩緩噴薄,“但愿能是前者吧。”

北京pk10怎么玩 股票是什么意思 pk10计划专家在线计划 幸运农场有什么规律 7乐彩彩票app 实时股票行情查询 甘肃十一选五今天推荐 福利彩票几等奖怎么分 新加坡2分彩平台注册 重庆时时现场开奖结果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佣金再多少 十种投资理财产品 天津十一选五走势图带连线 安徽快3基本走势图结果 玩游戏赚钱红包提现 浙江快乐12走势图一定牛 极速时时彩4个号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