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我在東京當怪獸在線閱讀 - 第一幕 吃人了啦!

第一幕 吃人了啦!

        東京灣的水很涼……

        “各部門準備!3,2,1!開拍!”

        超亮的燈光把小孩玩具一般的微縮城市街景照的明亮的不行,數臺攝影機從不同角度對著這里,看著一個穿著紅銀緊身衣像是個變態一樣的人,做著各種讓人感到羞恥的動作。

        渾身濕漉漉地怪獸,眼神茫然的看著眼前這個眼睛像是咸蛋一樣的怪人,不知道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停!”

        導演拍著手中的文件卷快步走到怪獸身邊,“你怎么搞的?動作呢?表演呢?你這是在耽誤大家的時間,一會的盒飯沒雞腿了!”

        表演?盒飯?這是在演戲?

        怪獸這時候才忽然反應過來,眼前這個緊身衣變態好像是奧特曼啊!

        那自己……

        他低頭看了看自己,自己是被奧特曼打的小怪獸?

        天吶!

        這是怎么了?

        他抬抬手伸伸腳確定自己這不是丑陋的“外套”,而是真真切切有觸感的皮膚,他的臉更加呆滯了。

        自己不過是來曰本旅游,怎么會變成這樣……變成一只被緊身衣變態欺負的怪獸?

        怪獸懊惱地捂住腦袋的同時,他了感覺到自己好餓。

        我叫什么?

        新垣。

        我要干什么?

        吃東西。

        空氣中似乎彌漫著食物的香味。

        新垣尋著味道聞過去,看到了餐車上一層又一層羅列整齊的盒飯。

        餓。

        能直接過去吃么?

        新垣望了望導演,望了望劇組人員,這么多人看著呢好像不行。

        那是不是演好了,就能吃盒飯了?

        看著回到監視器后邊,剛剛坐下的導演,新垣又看了一眼眼前的咸蛋頭。下定決心,為了吃的就出賣一次尊嚴,和你一塊羞恥一回吧。

        “開始!”

        “第c4場,鏡頭三,開始!”短發的女場務合上板子。

        奧特曼先開始動了,像是做廣播體操一樣做了一套很奇怪,很夸張的動作。

        就是這樣么?

        新垣照葫蘆畫瓢,也是如此,做了一套很夸張中二的動作。

        不錯。

        捏著臺本的導演看著小怪獸的動作,不住的點頭,不愧是最新的技術,以往套著皮套的那種僵硬感真的沒有了。

        新垣看著迎著自己飛奔而來的奧特曼,揮起了自己的尾巴。

        尾巴掃過之處,微縮的建筑模型就想多米諾骨牌一樣倒塌。

        新垣詫異的瞅著橫著飛出去、帶著風聲、看上去力氣就很大的尾巴,他忽然想到,別真把奧特曼抽死了。

        他連忙反方向扭動屁股,試圖收回尾巴的力量。

        但是似乎晚了一些。被尾巴抽重的奧特曼“嘭”的一下就飛了出去。

        “嘭!”

        奧特曼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這還沒停住,地上的他,又滑行出去一大段距離,樓房模型被掃倒了一大片。

        “導演,申一君好像起不來了,咱們要不要先停下來……”奧特曼扮演者的經紀人小心的建議道,場務小姐側過頭,準備執行導演的命令。

        “不能停!這演的多好!這種拳拳到肉的風格就是我所追求的!你看看奧特曼倒下時掙扎地樣子,你看看奧特曼想起卻起不來的樣子。這!簡直太完美了!”

        導演說到興頭,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握著臺本的手,隨著奧特曼的掙扎起身又倒下,由握的緊變為握得更緊。

        他凝神屏氣,臉色漲紅,像是拉屎一樣駑足了力氣。

        “太棒了!就是這種感覺!”導演看著終于掙扎起身的奧特曼,揮舞著手臂在原地打了一個回旋,那樣子簡直就像曰本足球國家隊贏了巴西。

        奧特曼掙扎著站了起來,被怪獸尾巴抽到的地方火燎燎的疼。

        他剛剛的感覺就像是迎面撞上了一輛大卡車,飛出去時候失去重力的感覺,比做過山車從“死亡之峰”下來還要刺激。

        “滾蛋!”奧特曼的嚴重滿是怒火,怎么下手這么重?要不是還在拍戲,他早過去把怪獸的扮演者罵的狗血噴頭了。

        但,導演沒喊停,就還得繼續演……

        這是作為一名演員的基本素養。

        新垣看到奧特曼重新站了起來,松了一口氣。他真擔心自己沾上一條人命。

        不過……好餓。

        饑餓感都快要占據他的大腦了,當他看到奧特曼胸前的燈不停的閃爍的時候,他知道這段戲要結束了。

        按照劇本這時候奧特曼要爆種反殺了。畢竟,奧特曼的劇本,不就是正義戰勝了邪惡,奧特曼打敗了小怪獸么?

        “啊!”

        “啊!”

        “啊!”

        新垣賣了一個天大的破綻,倒在了奧特曼射出的動感光波里。

        “停!”

        導演興奮的從椅子上跳了下來,他走到奧特曼身前,關切的問道,“申一你的身體沒問題吧?”

        “沒……沒問題。”奧特曼皮套里的演員逞強道。

        “沒問題就好,這個鏡頭拍的很不錯,再接再厲。”

        導演好像沒聽出演員語氣里逞強的味道,他走到新垣身邊,看著這個栩栩如生的怪獸說道,“你也演的不錯!給你多加個雞腿!”

        “嗷嗷嗷……”已經快餓瘋了的新垣,想說話卻發現自己發不出聲音。

        “真敬業,演員要都像你一樣多好,去那邊吃吧……”導演的話沒說完,就聽到“導演,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導演聽著聲音轉過頭去,看見了另一只怪獸,“這……”他的語氣里充滿了疑惑。

        鞠躬如搗蒜的怪獸,當然看不到導演疑惑的眼神,他自顧自的道歉道,“都是我不好!昨天吃了過期食品壞肚子了,一直上廁所耽誤大家了。”

        “可是,戲都拍完了啊……”導演抬起頭想要看向新垣的時候,卻發現那里空蕩蕩,什么都沒有了。

        “那只怪獸呢?”導演問道。

        “領了盒飯就走了。”場務說道。

        “馬上把他找回來,幫我要他的聯系方式,他個好演員。”導演說道。

        “是!”場務在小本子上記下了導演的要求。

        怪獸的扮演者,見導演沒有怪罪自己,稍稍的松了一口氣。

        看到正經小怪獸來了的真怪獸新垣害怕穿幫,趕緊拿了盒飯一口氣跑了好幾個街區。

        一條幽暗僻靜的小巷。

        看看四周沒人,他才把盒飯打開,三口兩口就吃完了。

        可就算吃完了,還是好餓……

        “難道是吃了輻射食品,我才變成這樣的?”

        稍微不那么餓了的新垣思考道。

        “汪!”

        “汪汪!”

        稍微緩解了一點饑餓的新垣這才聽到不遠處的聲音。

        兩條流浪犬,支出黃色的犬牙,圍住一個小孩。

        “duang!”

        一只黑色的皮鞋,踢在了其中一條的腹部,把它卷了起來。

        “嗷嗚……”

        敗犬在空中翻轉哀鳴。

        另一條夾著尾巴,飛速逃走了。

        “謝謝。”小孩子想要離開。

        那條踢狗的腿,支在了墻上。

        “謝謝?嘴上謝謝就夠了?我們可不是白救的。你的錢包給我當謝禮吧。”

        三個暴走族恐嚇著不如他們膝蓋高的小孩。

        “我……我……”穿著蓬蓬裙,提著淡粉色錢包的小孩看到坐在馬路牙上的新垣,大聲喊道,“怪獸救救我!”

        “怪獸?小怪獸?好怕怕啊!”為首的混混裝出一副害怕的表情。

        “你瞅啥?你有錢么?也想借我們花花?”為首的混混扯著話尾卷音,腦袋都快昂到了天際。

        新垣無動于衷。

        “不回答?你是想挨打嗎!”新垣左手邊的混混,一拳大力的擊在墻壁上,墻皮就像是花生酥一樣皸裂碎在地上。

        好餓啊……

        新垣站了起來。

        “看來你是不交咯,打他!”三人里為首的那一個,一歪頭,向后退了一步,讓剛才那個打墻的小哥上。

        打墻的那個小哥,也不知道是有真功夫,還是只是單純的傻而已。他看到新垣不躲不避,還特意擺出了一個能夠發力的好姿勢,向新垣轟出了一拳。

        “嘭!”

        新垣腦補出動畫片里大力撞擊就會有的氣浪。

        說真的,一點都不疼,他沒有感覺到疼。

        “誒喲!”疼的反倒是那位懟墻都面不改色的混混,他左手扶著剛才出拳的右手,緩慢地蹲下身子不停地呻吟。

        “還挺厲害?”混混頭子從路邊抽出一條鋼筋,向怪獸身旁摸去。

        “老大!老大!”

        “干嘛!?”

        “狗!狗!我們被狗包圍了!”

        “汪!汪!汪!”

        逼仄的小巷里,犬吠聲此起彼伏,一條條流浪犬高聳脊背涌了進來。

        “別打擾我,不過是一群狗而已。”頭目揮起鋼筋,抽向新垣,“我倒要看看是鋼筋硬還是你硬!”

        “duang!”

        仿若金屬撞擊的聲音。

        彎了。

        鋼筋彎了。

        你們耽誤我找食物了。

        我生氣了。

        新垣的怪獸臉上露出憤怒的表情。

        還在震驚鋼筋怎么彎了的混混頭子,和另外一個還站著的暴走族相視一眼,臉上皆是不可思議的表情。

        他們想問對方,現在怪獸皮套都這么先進,如此堅硬的同時,還能有豐富表情了么?

        然而,沒有人能給他們答案。

        流浪狗動了。

        一條身形碩大,宛如頭狼的流浪犬,從背后撲向了混混頭領,一口咬了下去。

        “啊啊啊!”

        混混頭領揮舞手中彎折的鋼筋,與頭犬搏殺。

        與此同時,還有數條咬向了新垣。

        新垣的兩條胳膊迅速掃過,將雙臂中不知道多少流浪犬揉在了一起。

        “啪嘰!”仿佛爛番茄的聲音。

        好餓……

        還是餓啊……

        它們能吃么?

        新垣歪頭想著,他像捏飯團一樣把體積不小的肉球的更緊致了。

        他把“飯團”拎起來,仰起頭張開嘴,像蛇一樣擴張的大嘴一下就把“大肉丸”吞了下去。

        撕斗中的混混們,看到了他們永生難忘的一幕。

        不過一人高的怪獸,張開一個巨大的完全和他身形不相匹配的大嘴,將一個還噴涌著鮮紅色血漿的肉球,塞入了口中。

        不可名狀的恐懼,占領了他們的中樞神經。

        求生的本能,支配著他們的身體。

        “我不想死啊!”

        “我還不想死啊!”

        混混們連滾帶爬的朝著巷子的出口跑去。

        以前覺得自己就是陰暗巷弄生物的他,從來沒想過自己居然如此渴望光明。

        瘋狂地流浪狗們,還在攻擊他們。

        一道道齒痕,一行行血槽,不斷地增加著。

        他們跑不動了,只能爬了。

        他們感受不到身體的痛楚了。

        每一下的攀爬,街口的光明就離他們更近了一分。

        當他們覺得光明觸手可及,內心的希望之火可以燎原的時候,他們卻發現自己動不了了。

        他恐懼的回頭看著自己不能移動的后腿,發現自己的腿正在被怪獸踩著,而怪獸的身形則從剛才的普通人大小,直接大了一倍有余。

        狹窄的小巷仿佛已經被這只怪獸的身軀給填滿了。

        絕望!

        恐懼!

        小混混已經忘了自己手上的疼痛,他掙扎著,掙扎著想要脫出怪獸的魔爪。

        可是在絕對的力量面前這又有什么用呢?

        新垣看他好像都要嚇尿褲子了,趕緊一巴掌把他拍暈,他既不想吃人,也可不想吃屎尿橫流的食物。

        “嗝!”

        飽嗝的聲音。

        “吃掉壞狗!怪獸棒棒!”渾身猩紅的小孩絲毫沒被血腥的場面嚇到,崇拜強者的他,反而眼睛里冒著小星星蹦蹦跳跳,歡呼雀躍。

        奉命尋找怪獸的劇組場務,氣喘吁吁轉到小巷,大口喘氣的她,抽動鼻子嗅到了空氣中的血腥味。

        她抬起頭看到了爬到巷口的絕望之人。

        她看到了地上成河的鮮血,零碎的殘肢,還有浴血的怪獸。

        它不是假的……它不是演員……它是真的怪獸!是真的會吃人的怪獸!

        “呀啊!!!!!!!”她在尖叫中昏厥。

        剛剛吃飽卻馬上又有些餓了的新垣,并沒有聽到女場務足矣震碎玻璃的尖叫,因他的腦海里響起了更大的聲音,“怪獸系統激活中……”

北京pk10怎么玩 手机赌钱网站送彩金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结果 下载股票行情软件 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爱彩乐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直播视频 广西快乐十分在线购买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直播视频 幸运飞艇交流吧 排列7135264的逆序数 注册即送现金平台 重庆最新幸运农场开奖 辽宁11选五前三组走势图 线上股票配资平台 股票分析方法介绍 云南十一选五手机版 正规的彩票软件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