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我在東京當怪獸在線閱讀 - 第三幕 安全?

第三幕 安全?

        無人機圍繞怪獸盤旋。

        導演覺得自己的雙腿似乎在一瞬間被抽干了力氣,讓他就像煮熟的面條一般癱軟在地。

        他的視線逐漸上移,從怪獸的鉤型腳趾到沾滿猩紅的猙獰大嘴。

        在接觸到那長著蜥蜴一般豎瞳的巨大眼睛時,他深深地覺得,自己這一生應該是走到了盡頭了吧。

        但就在這一瞬間他的腦海中突然浮現了家中書架上,那些自己從小到大收集的各種怪物模型和有關怪物的書籍。

        我之所以成為一個導演,并不是有多么喜歡這個職業,也并不是多么天才。

        我只是想要的是向別人展示他所喜愛的怪獸,展示那種強大力量,那種未知的恐懼感和神秘感。

        我的一生所求不就是拍攝出一部無論比的怪獸大片嗎!

        而現在站在自己面前的巨大生物,不同于模型和書本上的插圖,而是一個真實的,有血有肉的,自己從孩童時期就開始迷戀的怪獸。

        他擁有了它的錄像,也就算完成了自己的畢生所求了吧。

        在想到這些的一剎那,導演原本恐懼的心竟然平靜了下來。看著上方飛行的無人機攝影機,感受著地面傳來怪獸腳步的震動,自己死在怪獸的嘴下,算是死而無憾了吧。

        他閉上了雙眼。

        這一刻,他釋然了。

        “來吧!我的怪獸!來吧!”

        新垣低下腦袋看著坐在地上高喊的男人。這個人原本和其他人一樣坐在地上一臉驚恐的垂死掙扎,但是只是一瞬間這個人就平靜了下來。

        他甚至從這個人身上感覺到了一股大無畏大氣勢。

        腦子壞掉了?

        新垣伸出一只巨大的爪子將地上的男人抓在手里,另一只爪子剛想要拿起他身后的自動販賣機。

        他卻再一次注意起了這個表情無所畏懼,但身體在瘋狂顫抖的男人。

        “嗷?”

        新垣將這個男人舉到眼前,看著這張有些慘白的臉,似乎有點眼熟……

        想起來了!

        雞腿!

        這個人是那個怪獸劇組的導演。

        他還給了自己盒飯吃,那是自己變成怪獸吃的第一份食物、……

        原本導演以為自己馬上就要被怪獸塞進嘴里吞下去了,沒想到怪獸居然抓起自己細細的打量。

        這會兒他甚至在那巨大的眼睛里看到了猶豫和糾結。

        導演覺得,自己一定是太緊張眼花了。

        突然,怪獸又有了動作。

        導演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直到感覺雙腳踩到了地面,導演才驚訝的睜開了雙眼,看到的卻是龐大的怪獸疾馳的背影。

        新垣忍著腹中傳來的強烈饑餓感,快速的奔跑著。

        他糾結了一會,最終還是將手中抓著的導演放回了地上。

        吃人。

        不行。

        更何況還是給過自己食物,有一腿恩情的怪獸導演。

        可是,哪里還有超市啊!

        好餓啊!

        新垣舉目四望,哪里還有超市的影子。

        “嗷!”出來!

        超市快出來!

        越來越強烈的饑餓感讓新垣感覺很暴躁,看著周圍的房屋只覺得十分礙眼。

        巨大的獸爪猛的揮了出去,直接將離得最近的房屋屋頂掀開了一半。

        堅固的房屋在怪獸的力量和利爪之下,就像是小孩子玩的積木一般脆弱,原本一間一戶式的二層小樓轉眼變成了廢墟一片。

        可新垣覺得還不夠,他抓住路旁礙事的電線桿,微微用力就整根拔了出來。

        連接的輸電線被外力硬生生拉斷,噼里啪啦的電火花四處迸濺,落在周圍的可燃物質上,很快就有幾處燃燒了起來。

        “嗷~”礙事的東西!

        暴躁的新垣手抓著電線桿,直接揮向另一座房屋。

        被擊中的房屋半邊瞬間變成一片瓦礫,慘叫夾雜在房屋倒塌的聲音里。

        有人!有人!

        人們依舊在逃跑。

        新垣扔開手中的兇器,迅速來到半邊廢墟前,用巨大的爪子扒拉著一堆瓦礫殘垣。

        難以忍受的饑餓感讓他的口中不斷分泌唾液。

        空氣中隱隱飄散的淡淡血腥。

        碧綠粘稠的液體順著他的嘴角滴滴答答的落在腳下的地面上,伴隨著“嗞嗞”的腐蝕聲和淡淡的青煙。

        年輕地警員與同事們仰望著不遠處肆意破壞的怪獸,他覺得自己好像是在一部科幻的災難電影里。

        周圍的建筑已經被摧毀,所見之處一片斷壁殘垣,樹木狼藉一片。幾處地點閃爍著通紅的火光,滾滾的濃煙似乎讓此處的天空都陰沉一片,這時在一片瓦礫中的怪獸似乎在翻找到了什么。

        “啊!救命!啊!”

        沒等大家看清怪物手里抓了什么,那歇斯底里的叫聲就讓在場的人心中一震。

        那是一個受傷的男人,被巨大的怪獸抓在手里,只見他用力的用手撐著怪獸的爪子,拼命的想要將身子掙出來,可是哪怕他使盡了力氣被握住的部分依舊紋絲不動。

        新垣看著手里這個拼命掙扎的家伙,注意力轉移到了他身下的瓦礫,他知道那底下埋藏著豐富的食物。

        大米。

        方便面。

        軍用干糧。

        各類罐頭。

        大包裝的純凈水。

        小小的一戶建下,竟然有足夠上百人,吃上幾年的事物。

        “放、放下手中的人。”

        沒等新垣把食物從地下室撈起,身后就傳來了另一個聲音。

        他下意識的回頭,只見不知道什么時候,它的面前出現了一輛警車,從警車上陸續下來了四個警務人員。

        “快放下你手中的人類,否則我就開搶啦!”

        小警員手里拿著手槍,對著眼前的怪獸喊話,他自己也不清楚怪獸能不能聽懂人類的話語,只是看著那個人馬上就要被怪獸吞下肚子了,身為一名警員的他絕對不能見死不救。

        “我數三個數,你快放開他,否則我真的開槍了……一……二……”

        “啊!”哀嚎劃過天際。

        “該死!”

        沒等小警員數到三,新垣就將手中還在掙扎的男人放在了地上,摻雜著建筑碎片的牛肉罐頭,在他尖牙的咀嚼下肉汁炸裂,香甜的味道無可言說,讓他覺得美妙極了。

        怪獸狂吃海塞的模樣,極具震撼力。

        它來了,它朝著自己過來了。

        小警員感到全身的毛孔都緊縮了起來,身體也抑制不住的發抖,但是他仍然舉著槍站在眾人的最前方。

        他是警官,他的職責的保護人民的生命和財產安全。

        “跑……跑吧……”

        身后傳來手槍掉落的聲音。

        除了小警官外的三名老警官,坐上警車跑掉了。

        “嗷!~”

        新垣不受控制的發出怒吼,他弓腰咆哮道,從他嘴里呼出的風把眼前的一切吹得里倒歪斜。

        近處的小警官從地上爬起重新站穩,小小的身軀橫亙在怪獸身前仿若長城。

        遠處剛剛啟動的汽車,則被吹得嵌在了樓體中。車門畸形,郵箱破裂。

        “轟!”

        警車連同里面逃跑的警員,化為一坨火球。

        “停下!”

        小警員全神貫注的盯著怪獸。

        “再不停下我開槍了!”

        “我真的開槍了!”

        “嘭!”

        小口徑警用手槍的子彈射出彈膛,跨越了十多米的空間,射在了怪獸身上。

        “噗!~”

        子彈射入了新垣的手臂,但卻沒有多少疼痛。

        新垣低頭看著自己的怪獸手臂,那彈頭居然一點點從皮膚里退了出來。

        “叮!~”

        子彈掉落,在地上彈了又彈,最后才不甘心的歸于平靜。

        自己看上去粗糙的皮膚這么神奇么?

        新垣心頭略微疑惑,朝著勇敢的食物,和懦弱的,已經燒烤好的熟食前進。

        “砰!砰!砰……”

        子彈傾瀉而出。

        “叮ing!叮ing!~叮ing……”

        子彈落在地上。

        新垣放心的走在彈雨中,子彈射在身上的感覺就像是被大一點的雨點砸中一般,對自己毫無影響。

        這種肉體的強大也讓他感覺十分愉悅,就連這些槍聲在他的耳朵里都格外的悅耳了。看著越來越近的小警員身后的自動販賣機,他的口水又不受控制的流了出來。

        “怪物!我打不過……”

        崇尚正義的小警員,第一次體會到正義是如此的渺小,自己是如此的無能為力。

        在絕對的力量面前,堅強與懦弱,正義與邪惡毫無意義。最后能夠存活下來的便是真理,強權既真理。

        “真是個好警官啊!”

        新垣從嚇傻的小警官身后,抽出了自動販賣機。

        “跑啊!警官被吃拉……”

        那些不知道是嚇傻了,還是真以為警官能解決怪獸的圍觀群眾,見到怪獸吞了什么,再一次落荒而逃……

        青棕色的角質皮膚,巨大而猙獰的腦袋,一切的一切,都宛若夢魘。

        失去了警官保護的平民,就像是一頭頭慌亂奔逃的綿羊,雖未落入怪獸口中,但均以傷痕累累。

        云層之上,高懸于太空中的衛星之眼。鎖定了橫行無忌的恐怖怪獸。

        紅色的電話響起。

        “喂!?是!自衛隊出動!”

北京pk10怎么玩 天津11选五开奖结果32期 体育彩票22选5 四川快乐12软件下载 快乐十分山西最大遗漏 湖北11选五玩法 威海股票融资 福建快3走执图 海南环岛赛彩票开奖 排列五app下载官网下载 股票涨跌由什么决定 江苏十一选五预测一定 江苏快三计划软件免费 多乐彩下载 安徽体彩十一选五开奖 北方期货配资 福彩软件官方网站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