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我在東京當怪獸在線閱讀 - 第十七幕 罪惡之花

第十七幕 罪惡之花

        福島縣距離東京有200公里,怪獸的恐慌并沒有波及這里的寧靜。

        金田家的一家之主坐在餐桌前看著報紙等待開飯,太太在廚房為一家人制作美味的食物,他們唯一孩子太郎在窗邊鼓弄著自己的怪獸玩具。

        “啊!不要吃我不要吃我!”

        “嗷!”

        太郎嘴里小聲嘀嘀咕咕為自己的怪獸配音,將小人形狀的玩具放到怪獸的大嘴巴里,讓怪獸躍上了窗臺。

        外面的夕陽十分美麗,太郎忍不住向外看了一眼。

        “爸爸!天上!啊!”

        “轟!”

        仿佛泰坦巨人的大錘擊打在地球表面,巨大的響聲伴隨著強大的震顫。

        讓方圓幾公里的之外的人們都有明顯的震感。

        震動漸漸平復,太郎媽媽迅速從廚房跑出來抱住趴在窗邊的太郎。

        “媽媽剛剛有個好大的黑東西從天上掉下來,掉到山的那邊去了。”

        “什么,什么東西隕石么?”

        太郎媽媽順著孩子手指的方向看過去只是一片熟悉的遠山。

        怪獸從突然從千米高空開始墜落,在慣性的作用下的它速度越來越快,落在地面的一剎那不亞于幾百噸炸藥的爆炸威力。

        一座低矮的小山被瞬間炸成一個大坑,大批的土石被掀起,升起巨大的煙塵,將上空的戰斗機的視線完全阻隔,各種觀測設備的傳感器在瞬間失去了對目標的感應。

        半個小時過后,視線開始逐漸清晰。重疊的山間沒有見到怪獸的蹤跡,原本是山的位置多了一個數十米高的土堆。

        “總部總部,目標以成功降落,具體方位140.1°e,38.2°n。收到請回答。”

        “收到收到,繼續觀察目標情況。”

        多架偵察機在山區上空盤旋,傳往合作組織臨時辦公室的現場資料沒有一絲波動,觀測設備的傳感器也沒有一絲動靜。

        各國的科研者在會議室里緊急召開會議分析情況,各種猜測經過排除和分析。

        大部分專家不認為從如此高度向地面做自由落體的生物還能擁有生還的可能,怪獸很有可能已經被摔死的結論一出,會議室里進入前所未有的激烈爭論。

        “怪獸是在日本出現的應該屬于日本的特有生物,在擊殺行動中我們兩個國家付出的代價不是你們任何一個國家能夠比擬的!尸體的研究應該由美日共同聯合進行。”

        “米方這種說法我們不能同意,怪獸不屬于任何國家,應該交給聯合國決定。”

        “應該組成國際聯合研究組!”

        就在全世界出名的各界精英,在日本的一間會議室里爭執的面紅耳赤毫無風度,甚至馬上要大打出手的時候。

        米國五角大樓閃電般發出命令,駐日米軍部隊集結軍力向福島移動,尋找怪獸尸體,讓其他國家措手不及。

        與此同時行動的還有東京塔下聚集的怪獸虔誠的信徒。身為怪獸信徒的他們堅信要緊緊跟隨怪獸大人的腳步,才能進入美好的新紀元。

        他們開始朝著怪獸離開的方向的前進。

        “報告少將,前方有一群人個人擋住了去路。”

        “什么?把他們趕走不就好了,這么簡單的事情還用問我。”

        “我們已經鳴槍示警了,可是。”

        “媽的,瘋子。直接壓過去。”

        雷歐看著顯示器里公路中間站著的27名男女,絕對不能因為這些土撥鼠影響自己立功。尤其是萬一被他最討厭的弗蘭斯搶先更是不能忍受的。

        看著絲毫沒有停下來意思的米軍部隊越來越近,曾經挑戰過游佐的眼鏡男站在最前排將手向前伸出,白色的指骨從指間鉆出,子彈一樣噴射而出。

        米軍前排越野車擋風玻璃應聲而碎,失去駕駛員汽車瞬間失控,和后方部隊撞成一團。

        “有人襲擊!有人襲擊!”

        十三個使者同時行動沖進混亂的米軍部隊,這一瞬間在這些受過數不清嚴酷訓練的米國大兵眼里仿佛電影異形的現實版。

        一個胖胖的中年人雙臂暴長數十米,將附近的大卡車緊緊纏繞狠狠地砸向部隊人群。發射子彈的戴眼鏡男子從脖子后面摸索,看似痛苦又好像歡愉的將自己的脊柱抽出,拿在手里像鞭子一樣攻擊四周的軍人。

        槍林彈雨仿佛都對他們沒有效果,一個年輕女孩的身體像是柔軟的的淤泥擊中身體的子彈直接陷入體內,在下一瞬間直接反彈。

        “我們是怪獸的使者,普度眾生是我們的使命,來吧,為了美好的新世界!為了偉大的怪獸!”

        “為了美好的新世界!為了偉大的怪獸!”

        十三使者渾身浴血,嘴里高呼著怪獸組的口號。

        像傳說中的死神一般收割一條又一條生命。前排的一名士兵沒等舉起手中的槍,一個壯碩的男人瞬間跳到他的跟前伸出大手捏住了他的腦袋。

        “啪嘰!”

        好像是雞蛋被捏爆的聲音,鮮血混合著腦漿濺出老遠。他身邊的士兵甚至來不及尖叫,只覺得自己肚皮上傳來微微異樣低下頭去的剎那仿佛是西瓜裂開的聲音,內臟和腸子流了一地……

        槍口的咆哮、炮彈的轟鳴,人類驚恐的尖叫和瀕臨死亡的哀嚎,在怪獸組虔誠的組員耳朵里就像是美麗新世界的前奏。

        正常的人類在怪獸賜予的力量對比下顯得不堪一擊,單方面的虐殺讓這個幾百人的隊伍瞬間損失大半。

        “我的老天!上帝!”

        雷歐30年來從來沒有如此恐懼,他的心跳如雷,拿槍的手甚至無法端穩。

        一節指骨貼著他的臉頰飛過,他快速趴在地上地上,從下屬的尸體和殘肢之間匍匐前進,原本潔凈的制服沾滿了黑紅血泥,整個人就像是個死尸。

        他迅速爬上越野車,什么立功,什么最討厭的弗蘭斯他只想馬上遠離這里。

        一把暗紅色的大刀輕松的割破車頂,一只手探進來一把將驚叫的雷歐拖出車外。

        “怪獸大人降臨到哪里去了。”

        “啊!啊!求你不要殺我!”

        “怪獸大人在哪里?”

        “福島!它在福島!求你放了我!”雷歐跪在這個身體附滿血色硬甲的男人面前涕淚雙下,沒有一點尊嚴的發出懇求。

        暗紅的大刀手起刀落,溫熱的鮮血噴了游佐一臉,一個球形物體從車頂滾下來,掉落在地。

        “鮮血澆灌罪惡之花,純凈之心才能碩果累累。”

北京pk10怎么玩 股市k线图基础知识及k线图图解 南宁期货配资公司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天天 吉林快3号码推荐 十 运夺金开奖号码走势回 云南11选5定位走势图 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图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一定牛 百度 百度 百江苏 哪个软件打麻将赢真钱 河内一分彩后二论坛 体彩11选5开奖查询新疆 京东股票 广东快乐十分公告 南粤风采好彩1奖金 安徽体彩十一选五有规律 场外配资合同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