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我在東京當怪獸在線閱讀 - 第二十四幕 你,已經敗了

第二十四幕 你,已經敗了

        “我的手!”

        鮮血像是噴泉一樣,從斷裂的傷口向外噴去。

        身穿學生制服的襲擊者,痛苦的哀嚎著。

        遠處傳來金屬制品相互撞擊的聲音。

        慘叫。

        哀嚎。

        求饒。

        新宿中學變得像是地獄一般。

        這種殺戮對于新垣來說毫無意義。

        他的目標,就是回收怪獸元素,讓自己變的完整。

        杏子已經習慣了沒有回應的交流。

        “小哥哥的意思是說,找個地方隱藏起來,保存實力,在最后的時刻出擊,成為最后的勝利者么?”

        她拎著柴刀,腦補完善著一套全新的計劃。

        “這樣的話,我把你的手接起來吧。”她撿起地上的斷手接了回去。

        骨頭都被砍碎的手,在她的觸碰下,竟然完好如初的長好了。

        學生模樣的少年,沒有一句感謝,他要讓眼前這個女人,感受到自己承受的痛苦。

        他一拳打向了杏子。

        杏子笑瞇瞇的蹲在那里,她什么都沒做,襲來的拳頭竟然自己從胳膊上掉了下來。

        “要乖哦,不要想著襲擊我,不然手又會掉下來呢。”

        杏子說完,小步快走追上了新垣。

        “有意思的能力,我要一個小時內看到她的資料。”舉著望遠鏡的撫子,對身邊的人吩咐道。

        她饒有興致的觀察著新宿中學內的每一個沖突點,操控著整場試煉的節奏。

        “差不多了,放出那個吧。”

        “是。”

        新宿中學生物教學實驗室里,一個滿是溶液的玻璃器皿,突然炸裂。

        浸泡在溶液中,仿佛巨型蜘蛛,但只有四條腿的怪物,爬上了房頂。

        聽到器皿炸裂,手持撬棍,戰戰兢兢的少年,謹慎的四處望著。

        忽然覺得自己頭上有點涼。

        他用手摸了一下,放在眼前一看,黏糊糊的奇怪液體,像是膠質一樣,讓他的五指不太好分開。

        他抬起頭,看到從天花板上垂下來一根繩子,下意識的拽了一下。

        這個繩子猛地勒住了他的脖子,把他的身體拉離了地面。

        “咕嘰。”

        “咕嘰。”

        “咕嘰。”

        ……

        三分鐘后,他從半空中躍下,四肢落地。

        只見他臉色灰白,頭蓋骨上,多了一個像是貝雷帽一樣的東西。

        “小哥哥,你喝什么口味的飲料?”

        杏子一腿鞭在了自動販賣機上,捧著數瓶飲料問道。

        她見新垣沒有回答,就擅自拿了一瓶紅茶,灌入到了新垣的嘴里。

        飲料進入了口中。

        養料有些短缺的怪獸線粒體,立即馬力全開。

        細胞里的線粒體,就像是閃爍的太陽,全力輸出著能量。

        新垣控制聲帶發聲,“糖。”

        “要含糖的飲料嘛?沒問題!”

        杏子將所有含糖的飲料,全部擰開,都倒入了新垣的嘴里。

        充足的能量,解鎖了怪獸線粒體的算力。

        “是否分析已采樣基因:指刃基因、狂舐基因、獸化基因(貓科)。”

        “是。”

        每一個怪獸線粒體,就像是一個中央處理器核心。

        億級的怪獸線粒體計算網,連接在一起,就是一臺算力無比強大的超級計算機。

        當然,能耗也同樣恐怖。

        一瓶飲料所含的糖分,也就是運算一秒左右的能量。

        飲料中的水分,都化作汗水,在皮膚表面排出,為體內的細胞降溫。

        杏子看到新垣坐在那里,渾身冒著白煙,皮膚發紅,仿佛要成仙一樣的模樣,碰了一下他的皮膚。

        觸感很燙。

        得病了么?

        “修復。”

        杏子使用自己從怪獸那里得來的能力。

        無效。

        不是得病了。

        “糖!”

        新垣的聲音竟然有了語調。

        “好好好!”

        杏子用柴刀劈開了自動販賣機,擰開一瓶飲料,就放在新垣向上抬起的嘴里,讓它自然流出,然后就去開下一瓶。

        自動販賣機里的飲料,都快被拿光了。

        走廊里已經彌漫起了濃濃霧氣。

        那是新垣蒸發出的水分。

        “分析已完成。”

        新垣抬起手放在眼前,圓潤的指甲開始快速生長。

        十余厘米的刃鋒,最薄的地方接近透明。碰在自動販賣機的鐵皮上,似乎一點阻力都沒,就割開了一道巨大的口子。

        “好厲害!”

        杏子雙眼閃爍小星星,“這不是那個混混的能力么?小哥哥能吞噬別人的能力么?”

        她的夸贊沒有結束,前方走廊里的玻璃,突然爆的粉碎。

        蒸汽中,傳來憤怒的聲音,“就是你們兩個狗男女,傷了我德川惠介的弟弟么?”

        “你們這些怪物,就應該去死!”

        德川惠介踩碎了腳下的玻璃碎片,雙手握緊武士刀,速度極快的擊出了一式上挑。

        銀亮的刃鋒,折射燈光,拉出了半輪月亮。

        “去死吧!月光斬!”

        新垣抬起指刃。

        “叮!”

        清脆而悠長。

        德川惠介向后一跳,看清了新垣那從指尖延伸出的武器,“果然是怪物!看我斬妖除魔!”

        劍道世家出身的德川惠介,盡管并未擁有最近這幾個月才開始出現和泛濫的力量。

        但是他的戰斗機巧,他的身體素質,他的意志。

        都比那些突然擁有強力能力的怪物,高出不知道多少。

        他僅憑手里這把刀,就已經斬殺了不少獲得了魔鬼力量的人。

        甚至,他進入新宿中學這個避難點,也是想集中處刑魔鬼的代言人。

        他發誓,他要讓這個世界,回歸正常。

        “叮!”

        “叮!”

        “叮!”

        打鐵的聲音不絕于耳。

        新垣的指刃,并非金屬,卻也迸發出了火花。

        利刃雖強,他的身體素質,卻漸漸跟不上了。

        “怪物!只有這點能耐么?受死吧!”

        德川惠介將新垣逼到了墻角,卡住了所有位置,發出了必殺一擊。

        “爆發。”

        怪獸線粒體爆發能量,彈開了這一擊。

        德川惠介雙手有些發麻,口里大喊一聲再一次看來。

        “獸化。”

        新垣激活了新的能力。

        大量普通細胞迅速增長。

        “撕拉。”

        他身上的衣服,撕裂成布條。

        對于人類來說退無可退的死角,對于此刻的新垣來說,卻充滿了活動空間。

        擁有貓一樣彈跳力的新垣,一腳踢在了墻上,整個人從刁鉆的角度彈向天花板,再從天花板彈到了德川惠介身后。

        “你,已經敗了。”

北京pk10怎么玩 中国福利深圳风采 时时彩软件毒胆免费版 天津快乐10分开奖结果查询 肇庆股票配资公司 山西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体彩环岛赛开奖官网 3d试机号今天绕胆图 河南11选5今日开奖 炒股最惨真实的故事 河南快三走势图一定牛预测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查询结果 白小姐最准免费网站 炒股软件哪个好用2018 甘肃福彩快三 上海时时乐2元网 st钒钛股票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