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我在東京當怪獸在線閱讀 - 第三十幕 D級出擊

第三十幕 D級出擊

        在舊時代,乘坐希望號列車,從京都到東京只需要兩個小時。

        可惜,舊時代過去了。

        地震和海嘯不光對高速鐵路造成了破壞,就連高速公路想要直通東京也是一種奢望。

        d級實驗人員,是廉價的消耗品,他們是罪犯,他們是囚徒。昂貴的航空燃料不可能用在他們身上。

        “六個小時內到達東京范圍內,你們沒有拒絕的權利,如果逃跑……‘嘭!’你們脖子上的項圈就會炸掉。”

        穿著白大褂,戴著細邊眼鏡的女研究員,居高臨下,看垃圾一樣,看著這些d級改造者。

        這些改造者,雖然從身體機能方面,每一個都強過她,但她還是能輕松處死他們。

        他們脖子上的項圈,不僅僅會是爆炸而已。

        其中刺入血管,日常吸收能量,維持項圈運行的針頭。

        爆炸的時候,會釋放包含有氰化物、蓖麻、河豚等毒素的復合毒素。

        這些還僅僅只是常見的不同毒素,ips細胞研究所,還秘密研制了多功能干細胞毒素。

        它能在極短時間內,將重要器官內的細胞,轉化為多功能干細胞。

        在舊時代,少數幾次使用中,中毒者都被當做心臟麻痹處理。

        這也是ips細胞研究所經費充沛的原因之一。

        為了科學研究不擇手段。

        這是瀨戶秀明的特質,也是研究所的特質。

        為了人類世界科學技術的發展,總會付出一些代價,不是么?

        d級改造者,全部低著頭,他們聽著研究員刺耳的語氣,乖巧而又順從。

        “開始計時。”

        “00:01′”

        女研究員按下手中的卡西歐秒表,d級改造者,就以最快的速度沖出了研究所。

        “d級人員記錄開始。”

        徒步六個小時從京都到東京是癡人說夢,就算是體質最強的d級改造者也做不到。

        京都大學內停留的汽車,成為了搶奪的目標。

        “這輛車是我的了!”

        “我能搭車么?”

        “你……你……”

        掌握了特殊能力的小偷,剛燃著一輛汽車,就被另一位d級人員背刺。

        短短幾分鐘內,派出的d級實驗人員,就損失過半。

        “導師,d級已經全部派出,請指示。”冷面的女研究員說道。

        瀨戶秀明快樂的玩弄著掌心的火焰,“加速胚胎孵化。”

        “是!”

        “先期孵化一百只,空頭新宿中學。”

        “是。”

        女研究員來到培養室,“加大功率。”

        “可是……”

        “沒有什么可是!”

        “是!”

        小學弟順從的加大功率,澄黃色液體中的氣泡明顯增加,懸浮在里面的胚胎,不安地運動著。

        ——

        東京都,新宿中學。

        新垣坐在記錄電腦前,已經看了數個小時。

        實驗記錄和資料如瀑布一般從他的眼前刷過,但卻看不到盡頭。

        合二為一的杏子,耐不住寂寞跳來跳去。

        時不時的戳一戳橙黃色液體的玻璃容器。

        時不時戳一戳椎名撫子頸后處的小怪物。

        德川惠介瞧見杏子作死的動作,就一再頭皮發麻。

        他藏在陰影里,不像是個劍士,而像是個忍者。

        他一動不動,就連呼吸都很輕微。

        他的頭腦漸漸冷靜了下來,那種想要擁有超凡力量的念頭逐漸退潮。

        “我只想當一個普通人……”

        他在心中默默想著。

        “你想擁有力量么?”

        “誰?”德川惠介身后突然傳出了一個沒有語調的聲音,他的汗毛瞬間嚇掉了一萬三千根。

        “你轉頭。”

        德川惠介轉動僵硬的脖子,看到了那個將自己打敗的男人。

        “你會讀心術?”

        “通過對你的行為模式的分析,你在渴望力量。我這里有兩顆藥丸,你選擇哪一顆?”

        新垣攤開手心,躺著紅色與藍色藥丸各一枚。

        德川惠介咽了下口水。

        “它們都代表什么?可以不要么?”

        “藍色代表你最想擁有的能力,紅色代表你潛力最高的能力。可以不要。我只是進行實驗。”

        新垣的話語里,聽不到什么個人感情。

        德川惠介糾結了一會,咬著牙說道,“我全都要!”

        他一把抓過兩枚藥丸,都塞入了嘴里。

        “水!”

        “水!”

        德川惠介擠著嗓子大喊道。

        兩枚看似不大的藥丸,剛一進口他就感到不對。

        外表看似光滑的他們,就像是一粒特大藥丸卡在嗓子里一樣,讓他非常難受。

        “正常情況。”新垣冷聲道。

        兩枚膨脹的藥丸,釋放出了含有怪獸線粒體的細胞。

        新垣的手放在德川惠介的喉嚨處,像是桌子下面放吸鐵石,影響桌子上面的鐵片一般。

        怪獸線粒體鉆入德川惠介的細胞,開始搜集數據。

        “改造開始!”新垣的話音剛落,他手下的德川惠介就瘋狂的掙扎了起來。

        一種由內而外的劇痛,席卷他的全身。

        他從未體會過這樣的痛苦。

        大量的汗液,就像是瀑布一樣,從他的體表流出。

        “哈!哈!哈!”

        他大口喘息著,像是暴露在水面的魚兒。

        他想要掙脫新垣的手,卻發現新垣的手,像是鐵鉗一樣,固定在他的頸部。

        新垣無視德川惠介的痛苦模樣,他正把此刻的實驗數據,與椎名撫子的研究數據進行對比。

        無論是注入怪獸血清,還是怪獸線粒體,都是強行改造基因。

        加大功率。

        “啊!啊!啊!啊!”

        慘叫聲由小變大,不光響徹整個地下,還蕩著回音。

        繼續加大功率。

        到達臨界值。

        “啊……”

        德川惠介的痛苦嚎叫聲,微不可聞,整個人氣若游絲。

        改造完畢。

        新垣手一抬,怪獸線粒體,從德川惠介的嘴角流出。

        “他沒事吧。”

        杏子看著地上慘的不成人形的德川惠介,有那么一點點擔心。

        她曾經也接受過改造,是怪獸大人親自改造的她。

        在她的記憶中,那改造就像是母親的懷抱。溫暖且舒適。

        不僅沒有痛感,甚至還讓她感覺到愉悅。

        為什么……

        現在的改造看起來這么痛苦呢?

        其實她不知道……

        怪獸將她吞入口中的改造,就像是忒休斯之船。

        她雖然還是她,但組成她的材料,已經發生了改變。

        數據分析完畢。

        經常鍛煉的人,意志堅定的人,改造潛力確實更大。

        新垣望了一眼高懸在空中的水泥球,怪獸元素容量有限的他,開始了鍛煉。

北京pk10怎么玩 幸运飞艇全国统一开奖怎么作假 江苏快三豹子走势图 北京快3走势图表下载 腾讯分分彩软件下载app 天津快乐十分复式计算 股票推荐低价股 江西十一选五杀号技巧 快乐双彩开奖号码走势图 管家婆精选资料八码中特 太仓东莞市股服务 河南快三形态走势 pk10彩票 云南11选5玩法 河南快三形态走势图一定牛 陕西快乐十分怎么玩 最新内蒙古11选5任选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