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諸天仙魔在線閱讀 - 第七百三十章 卷土重來

第七百三十章 卷土重來

        葉霖聽后,不由微微動容,道:“那前輩的實力恢復了,便不等于一尊天帝。”

        澤羅看著葉霖,當即笑道:“小娃娃,哪有這么簡單。”

        不知道你有沒有發現,我體內的殺戮之氣,已經少了很多。

        葉霖皺了皺眉頭,道:“兩者有關系嗎?”

        自然有關系,就像你當年見到的那把短劍流光,一把銹跡斑斑的劍,在經歷了風雨之中,變成了廢鐵。

        我以殺戮入道,我就是魔頭,你覺得一個魔頭已經失去魔性,那這樣的魔頭,還會擁有強大的力量嗎?澤羅不禁反問道。

        葉霖有些茫然道:“我不知道。”

        澤羅的身軀微微一變,而后變成一名砍柴的柴夫,道:“英雄遲暮,早已經凋零,何況我只是一個末世的膽小鬼。”

        說完這句話,樵夫拿起刀,朝著葉霖體內世界的那片密林走去。

        葉霖有些復雜的看了一眼離去的澤羅,他嘆了口氣,心神緩緩的從體內世界中退了出來。

        此時,巖洞內,天依舊黑漆漆的,還未天明。

        騰蛇看著葉霖,開口道:“你這一睡,倒是安安穩穩。”

        怎么啦,葉霖疑惑的看著騰蛇。

        聽到了嗎,外面的聲音,騰蛇提醒道。

        葉霖這才注意到外界發出隆隆的響聲。

        難不成是打雷,葉霖有些疑惑道。

        打雷,騰蛇翻了翻白眼,看向葉霖,道:“是仙**手的聲音。”

        走,出去看看,騰蛇緩緩道。

        帶著好奇心,兩人走出巖洞,身軀躍到一棵大樹上。

        下意識的,葉霖的目光朝著前方看去,他的神識小心翼翼的延伸。

        借助月光,葉霖的視野更加寬闊。

        突然,在距離他不足數十里處,一直巨大的蜘蛛,不斷的在密林中竄動。

        單單是蜘蛛的觸角,便足足有八只。

        這些觸角極大,單一的觸角也有三米長。

        葉霖看到這一幕,不由倒吸了涼氣,他的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在蜘蛛的頭部,那是一張大口,毛茸茸的大口中螯牙露出。

        葉霖發現,這只巨形蜘蛛并不是為了捕食,而是在不斷的逃竄。

        從他那不斷飛奔的速度,以及地面掀起的層層塵土,便可以看出端倪。

        單單就氣息而論,這只巨形蜘蛛,至少可以比擬景霄境仙人。

        就是這樣一只蜘蛛,竟然也會逃竄,難以想象,追殺這只蜘蛛的究竟是個什么樣的怪物。

        近了,這樣的感覺近了,葉霖的心神微微一顫,不自覺的朝著蜘蛛的后方望去。

        不遠的地方,地面掀起了颶風。

        天空中,一聲尖銳的響聲傳出,隨后虛空中的怪物俯沖而下。

        密林之中,樹木被撞得橫七豎八,樹葉發出沙沙的響聲。

        短短的呼吸間,虛空中的那只怪物,便已經趕到了蜘蛛的身前。

        他張口一咬,便活活的將蜘蛛吞入腹中。

        葉霖看著那龐然大物,不由得倒吸了涼氣,他開始慶幸,慶幸自己能夠和騰蛇找到一處巖洞。

        正是這樣一處微不足道的巖洞,讓他們避開了危機。

        目力所及之處,那龐然大物也漸漸顯露身影。

        這是一只有著巨大的翅膀的老鷹。

        他的身軀,在葉霖的眼眸中,簡直可以成為龐然大物。

        在巨鷹的身上,渾身長滿著厚厚的羽毛,他的爪子,覆蓋著無數的鱗片。

        他的嘴巴,如同利刃一樣。

        光是整個身軀給人的感覺,便極為強大。

        就氣息而言,巨鷹絕對比蜘蛛要強。

        這樣的巨獸,葉霖絲毫不懷疑,他的殺傷力該是有多么的恐怖。

        即便隔著老遠,但一股濃郁的血腥味傳播而來。

        那地面上,留下的只有蜘蛛凌亂的骨頭,還有那一灘充滿腥臭味的黑血。

        騰蛇看著面前的一幕,臉上依舊平靜,似乎眼前的一切,他早已經習以為常。

        兩人的身軀沒用動,而是靜靜的等待巨鷹離去。

        保持在原地不動,毫無疑問,是最為明智的選擇。

        倘若移動,或者氣息外泄,很有可能引來巨鷹。

        一雙強有力的翅膀拍打一下,巨鷹展翅,朝著黑夜中月亮的方向飛去。

        漸行漸遠,巨鷹的身影也漸漸變小,消失在葉霖的瞳孔中。

        片刻后,葉霖和騰蛇再次來到巖洞內。

        葉霖依舊沒有說話,他仍舊處在震驚之中。

        騰蛇看了一眼葉霖,開口道:“習慣就好,這也算是常態。”

        葉霖心有余悸道:“那只蜘蛛,可是堪比五重天宮的存在,就這么一口,就被老鷹吃了。”

        不對,是兩口,騰蛇補充道。

        第一口,吃了他的腦袋,第二口咀嚼了他的骨頭,而后吐了出來。

        這有區別嗎?葉霖瞪著大大的眼睛,看著騰蛇。

        他們只是洪荒森林中食物鏈的中端,越往深處,越是有著強大的仙獸。

        那巔峰的四大兇獸,豈不是吞噬了很多的仙獸,葉霖不禁反問道。

        洪荒生靈之所以尊四大兇獸為主,便是因為四大兇獸的實力實在太強。

        他們是仙獸中脫穎而出的佼佼者,他們之所以能夠統治洪荒森林,是因為那些不順從他們的仙獸,都已經被他們吞噬。

        葉霖咽了口水,他心中自然難以想象,四大兇獸,究竟存活了多少萬年。

        難怪四大兇獸聯合起來,堪比天帝級別的存在。

        他們活著太久了,久到體內的力量已經達到極致。

        葉霖再去想想那高高在上的天帝,不由心中一陣發怵。

        境界越高,對于天帝反而愈加忌憚。

        甩了甩腦門,葉霖眼中再次恢復清澈之色。

        他盤膝在一側,吐納直到天亮。

        天亮之后,洪荒森林恢復了往常的模樣。

        一縷和煦的陽光緩緩的照耀在密林之中。

        陽光透過樹葉的縫隙處,穿射到巖洞內。

        葉霖和騰蛇走出巖洞。

        經歷了一宿時間,騰蛇看了一眼葉霖,發現葉霖眼眸中的恐慌之色,已經消失不見。

        他不由得有些疑惑,他還以為葉霖今日便會離開洪荒森林。

        想來,是他看錯了葉霖,至少,現在的葉霖,神情極為平靜。

        縱然前路有兇險,也不為兇險所折服,騰蛇心中暗道。

        騰蛇對于葉霖,又多了一絲欽佩。

        不知不覺中,兩人又向前走了數百里。

        就是他們,突兀的一聲傳出,一名中年男子走近,在其身旁,幾只白虎已經圍堵上來。

        在中年男子的身旁,則是兩名化為人形的老者。

        葉霖眼中射出寒芒,打量著中年男子,道:“昨日放你一馬,不想今日又過來送死。”

        中年男子平靜的看了一眼葉霖,道:“此事,必須有一個交代。”

        葉霖目露沉吟,道:“在洪荒森林里,需要交代嗎?”

        兩名老者聽著葉霖的話,眼中閃過一絲精光,其中一名灰衣老者開口道:“你們是外來的入侵者,對于你們,對于你們這些肆意妄為的行為,我們可不會手下留情。”

        此事,昨日我已經和他說了,信不信由你們,葉霖目光微皺,開口道。

        綠衣老者當先走出來,呵呵一笑,道:“說,能說得清楚嗎?”

        他們剛好在,他就死了,你覺得這件事情就這么巧合。

        而且,死的并不是普通的白虎,而是族長的世子,綠衣老者沉聲道。

        葉霖眼眸微動,道:“那你們又待如何。”

        還請兩位隨我們一同走一趟,是非曲直,自有公斷。

        葉霖一聽,不由哈哈一笑,道:“是非曲直,自有公斷,這是我聽過最大的笑話。”

        我再次說一遍,那只白虎并非我所殺,葉霖當即開口道。

        兩名老者一聽,俱是搖了搖頭道:“閣下這樣,我們無法交代。”

        “莫非……”

        你們想要動手,葉霖眼露精芒,平靜的開口道。

        閣下,若是不愿意離去,那我們只能請你去了,灰衣老者冷哼一聲。

        葉霖,還是殺了他們,省得麻煩吧!

        騰蛇有些不耐煩的看著這些白虎,開口道:“殺了他們,可以避免很多事情。”

        說完這句話,騰蛇有些嗜血的舔了舔嘴巴。

        我對殺弱者沒有興趣,但他們倘若咄咄逼人,我也是不介意大開殺戒的,葉霖眼眸微動,其眼中射出一抹寒芒。

        他的氣息漸漸舒展。

        兩名老者打量著葉霖和騰蛇,眉頭越皺越緊,顯然他們從中年男子的口中得到的消息是面前的男子修為不錯。

        但他們也沒有想到,葉霖和騰蛇的氣息竟然如此恐怖。

        看來,只能請求族長支援,你去請族長來,灰衣老者對面面前的中年男子開口道。

        那中年男子有些遲疑的看了一眼灰衣老者,長老,可是這里……

        這兩人并不簡單,你快些請出族長前來支援,才能夠讓我們脫離險境。

        中年男子咬了咬牙,沒有任何猶豫,朝著后方倒退而去。

        葉霖見中年男子離去,也并未阻止。

        雙方的氣息,在這一刻快速的攀升。

        你選還是我選,葉霖平靜的看著騰蛇。

        騰蛇打了個哈欠,有些不耐煩道:“灰衣的交給我,綠衣的你負責。”

        葉霖沒有多說話,點了點頭,在其手中,虛劍已經緊握。

        不遠處,灰衣和綠衣老者亦是瞳孔一縮,兩人的氣息緩緩舒展開。

        大戰,一觸即發。

北京pk10怎么玩 辽宁11选5一定牛走图 北京快三在线计划 广西十一选5网投 上海十一选五一定牛网 排列5玩法及中奖规则 体育泳坛夺金河南 排列7135264的逆序数 云南快乐十分钟走势图开奖结果 股票指数投资策略课后答案 什么是股票涨跌幅 陕西十一选五一定牛走势图 彩易网福彩3d字谜图谜总汇 彩票榜cpbapp官网 即时开奖网极速时时彩 极速时时彩是合法的吗 股票融资卖入是好是坏